重生九零做团宠 三、初步判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九零做团宠小说简介

《重生九零做团宠》是作者紫雨漪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季昌河听到外面传来警笛声,放下碗筷走了出去。看到一辆警车从门口呼啸而过,季昌河微微皱了皱眉,对屋里喊道:“悠然,长乐,我出去一下。”季悠然也听到了外面的警笛声,眼睛微微眯了眯...

重生九零做团宠小说-三、初步判定全文阅读

季昌河听到外面传来警笛声,放下碗筷走了出去。

看到一辆警车从门口呼啸而过,季昌河微微皱了皱眉,对屋里喊道:“悠然,长乐,我出去一下。”

季悠然也听到了外面的警笛声,眼睛微微眯了眯。之前季昌河的意思是原主杀了老无赖,不知道原主有没有处理干净,她可不想替她背锅。

想到这里,季悠然走下床,向着外面走去。她上辈子被人称为‘鬼医’,不但精通医术,同样也精通用毒,她相信自己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老无赖的死因。如果原主不小心留下了后遗症,她去或许可以将那些痕迹抹去。

“姐,你怎么下床了?”看到季悠然从房里出来,季长乐连忙放下手中的抹布,上前扶住了她。

季悠然浅浅一笑,“待在房里太闷了,我想出去走走。”

“不行,外面太冷了,你出去万一又着凉了怎么办?”季长乐摇头反对道。姐的烧才刚退,她怎么可能放心让她出去。

“我就出去透透气,一会儿就回来,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季悠然伸手揉了揉季长乐的头发,笑着向外面走去。

“姐,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季长乐见劝不住,干脆也跟了上去。

村民们看到警察过来,立即让开了一条通道。

李顺林关上车门,带着两名手下来到死去的老无赖身旁,蹲下身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村民们都盯着李顺林,脸上都充满了期待之色。他们都想知道老无赖的死因,是不是与季悠然有关。

“他是病死的?还是被毒死的?”见李顺林检查完,村长走上前问道。

“初步判断应该是病死的,具体还要进一步检查。”李顺林是专管这一块的,和村长有过几面之缘。

“好的。”村长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毒死的就好,季悠然虽然名声毁了,但是她毕竟是个小姑娘,他不希望她这辈子在监牢里度过。

“我们先把尸体带回去,等结果出来了,我打电话通知你。”李顺林对着两名手下挥了下手,让他们将尸体抬上车。

“好的,麻烦李所了。”村长将李顺林送到车前。

“警察都说老无赖是病死的,我就说悠然没有那么坏吧。”

“现在结果还没出来,谁知道呢。”

“就是,警察不是说还要进一步检查吗?”

“反正我相信悠然是清白的。”

“清不清白等检查结果出来了就知道了。”

村长见众人争论不休,摇了摇头,目光瞥到正向着这边走来的季昌河,心中叹了口气,“大家都散了吧,等结果出来,我会告诉大家的。”

季昌河走到村长和李顺林面前,“村长,老无赖是怎么死的?”

“初步判断是病死的,具体还要等结果。”村长将李顺林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季昌河点了下头,“如果结果出来是病死,我希望村长能替悠然主持公道,我家悠然已经够可怜了,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伤害。”

村长伸手拍了拍季昌河的肩膀,“老季你放心,我绝对会替悠然主持公道的。”之前看到老无赖的死状,又看到季芳芳慌张的神色,他心中的确有些怀疑老无赖是喝了农药才死的。

不过现在他已经想明白了,季悠然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再说老无赖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闻不出农药的味道还喝下去。

而且季昌河可不是一般人,他以前可是上过战场,立下过无数战功的,他怎么允许自己的孙女做那样的事。

季昌河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冷冽的目光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不希望再听到你们在背后说悠然一句坏话,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他的声音冰冷,目光中的薄凉和深沉,让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尽的威压。

季悠然停下脚步,看着季昌河的眼中扬起浅浅笑意。虽然她不是原主,不过她很羡慕原主有这样一个护着她的爷爷。

眼角瞥到李顺林带来的两名手下正抬着尸体走向警车,季悠然转目看了过去,目光看似无意的扫了一眼老无赖的尸体,玩味的挑了挑眉。原主的手段比她想的要厉害一些,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了。

“爷爷真是太霸气了!”季长乐眨着亮晶晶的双眼,一脸崇拜的看着季昌河。

“悠然,你不是还在发烧吗?怎么来了?”季芳芳走到季悠然身旁关心的看着她。

季悠然淡淡的扫了季芳芳一眼,没有回答她的话。

“悠然,我跟你说...”季芳芳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挽住季悠然的手臂。

季悠然侧身向着旁边让开了一步,躲开了季芳芳伸过来的手。

季芳芳尴尬的收回手,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以后你就不要再去小树林散步了,那里太暗一个人不安全,而且现在老无赖也死了。”

“他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季悠然嘲讽道。

“我也是好心提醒你,毕竟你是一个姑娘,那么晚去小树林,难免会被人说闲话。”季芳芳看了周围一眼,凑上前小声道:“还有那件事,我会帮你保密的。”

季悠然冷冷一笑,推开季芳芳,“有什么事就直接说,我没什么事需要你帮我保密。”

季芳芳没想到悠然会这么说,愣了一下,“我是你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她这么说就是为了要让大家去猜测,哪怕老无赖的死和季悠然没有关系,季悠然这辈子也别想清白。

季悠然看向周围看热闹的众人“季芳芳,你想说什么就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这样藏着掖着到底是帮我,还是想要陷害我?”

季芳芳一噎,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有,我怎么去的小树林,怎么会掉进河里,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我不说并不代表你就可以随便污蔑我。”说完,季悠然不再理会季芳芳转身离开。

“姐!”季长乐跟上季悠然,想到季昌河还在这里,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季昌河,“爷爷,你要回去吗?”

“嗯。”季昌河走到季长乐身旁,伸手拉住她的手,目光冷然的看向季芳芳,“你也不小了,说话做事该有分寸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