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团宠后她只想认真搞事业 第3章 喜获贴心小棉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团宠后她只想认真搞事业小说简介

《穿成团宠后她只想认真搞事业》是作者椰子盏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变了,就连一贯温柔可亲的夫人,也变了。只有陆夫人扑倒在地,嚎哭着,撒泼着,“你们将军府以少胜多,欺负人,我可是你们的亲家!”“用不着以少胜多,我一个人,就能打得你满地找牙!”温夫人又...

穿成团宠后她只想认真搞事业小说-第3章 喜获贴心小棉袄全文阅读

变了,就连一贯温柔可亲的夫人,也变了。

只有陆夫人扑倒在地,嚎哭着,撒泼着,“你们将军府以少胜多,欺负人,我可是你们的亲家!”

“用不着以少胜多,我一个人,就能打得你满地找牙!”

温夫人又是一圆凳拍过去,在陆夫人杀猪般的叫声中快意地说:“我早就忍你这死婆娘多时了,要不是我的阿棠一心对你们好,我早就要抡大棒子给你打出去,这下好了,阿棠觉悟了,老娘再也不用堵这一口气!”

“你……你……你们将军府从上至下,都没教养!没教养!”

“我们将军府本来就讲究一个以武服人,你有本事就站起来和我对打啊!”温夫人圆凳一丢,拎起裙子又踹上两脚,“我没出阁时就跟着我爹学武,出阁后又跟着夫君学武,竟让你这种贱人踩在头上作威作福那么久,呸!”

场面陷入混乱,温若棠双手一直举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上去补两脚,还是该去拉着自家娘亲让她别气坏了身子。

好在小厮的一句话,中止了温夫人的动作。

“夫人,三姑娘,老爷和大公子回来了!”

随着这声提醒,温将军温景焕带着大儿子温亦涵大步往归耘堂中来。

温景焕常年征战,身上沾着洗不净的血气,又留有短髯,不怒自威;温亦涵则通身温润如玉的书生气息,只消站在那里,便会让人赞一句“真乃翩翩佳公子”。

本来打人打得正欢脱的温夫人忽然就停住了,也不知从哪个袖子里抽出一张帕子,在看到温景焕时,直接开始擦拭眼角那说来就来的眼泪。

“夫君,咱们将军府,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

温若棠的嘴角抽了抽。

不是吧,这娘亲的脸,堪比六月的天哪,那巴蜀之地的变脸绝活,怕是也比不上!

可偏偏温景焕就吃这一套,走到温夫人身边就一把将她揽在怀中,沉声安慰,“萱妹,为夫回来了,莫怕,你先坐着休息,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温夫人老老实实地坐了,温景焕转头就瞪了一眼温若棠,“孽障,你是不是又惹你娘伤心了?!”

“不是阿棠……”温夫人赶紧分辩。

“你别说话,我就知道陆家人一来,这丫头肯定胳膊肘往外拐,没想到急急忙忙赶回来,还是看到你落泪。”

温若棠哭笑不得,爹娘太过恩爱,倒霉的就是她这个出气包,赶忙上前一步福了福,“爹爹先别动怒,听女儿慢慢说。”

“你叫我如何不动怒?”温景焕指着伏在地上叫“哎哟”的陆夫人,“平日里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今天简直是反了天了,你未来婆母到我们府中,给折腾成这样,你还想不想嫁人了?!”

紧接着他又骂仆人们,“你们都是死的吗?还不快把陆夫人搀扶起来?”

陆夫人浑身上下都痛,尤其是臀部,挨了好几下,坐到椅子上都艰难,直叫唤个不停。温景焕看这不是个事儿,低声吩咐温亦涵,“你快出去找个郎中,尽量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小。”

温亦涵点了点头,轻声说:“爹,阿棠刚摔了一跤,身上还没大好,您别罚她。”

温景焕一巴掌拍到大儿子肩膀上,“都闹成这样了还不罚?!她就是被你们宠坏了,你们能护得她一时,能护一辈子吗?”

温亦涵了然一笑,“爹就别说这话了,您想要消除影响,不也就是怕阿棠名声再坏下去吗?要论起宠阿棠,这家里谁越的过您?”

温景焕咳了一声,“胡说,我一向是严父。还不快去?”

温若棠在旁听着,心里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感动,眼见温亦涵要出去,赶紧上前阻拦,“大哥,不用请郎中了。”

“嗯?阿棠听话,不管闹成什么样,接下来的事情,我和爹帮你解决。”

“不是的,大哥。”温若棠十足认真地道,“我不打算嫁去陆家了,所以陆夫人便是下一刻就死了,也是她咎由自取,不该由咱们去请郎中。”

温景焕还没反应过来,“胡闹,她可是你未来……等下,你说什么?你不打算嫁去陆家了?”

温若棠使劲点了点头,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又把温夫人拉过来,“你们问问娘亲,刚才我就和娘亲说过了这想法,可爹爹一过来就生气,都不让我说。”

温夫人轻轻推了温景焕一把,嗔道:“就是,我们阿棠醒过味儿来了,她说要一辈子都在将军府陪我们,可你只晓得骂他,骂的我的心都一颤一颤的。”

“这……这……一辈子呆在将军府吗?也挺好,也挺好……”温景焕搓着手,胡须抖动着,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才阿棠好像是在和自己撒娇?

为了这小闺女,他简直操碎了心,还被陆家拿捏得不知如何是好,如今阿棠觉悟了,这世上还能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吗?没有了!

如果不是要一直保持严父的形象,他简直想立刻出去亲自放几挂子鞭炮!

温亦涵嘴唇蕴藏着笑意,走到温景焕身边,拱了拱手,“恭喜爹,喜获贴心小棉袄一枚。”

温景焕白他一眼,肃然道:“什么贴心小棉袄,我看是个炮仗,就算要退婚,也不该把陆夫人打成这样,传出去,骄纵任性的事迹又要添上几笔。”

温夫人讪讪地笑了笑,拉住温景焕的袖子,小声说:“夫君,其实……人是我打的……”

温景焕看着她,一时语塞。

温夫人又摸出帕子,眼泪滚滚而落,“夫君不知道,这陆夫人辱骂我们阿棠,阿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从小没被弹过一指甲,她竟然敢骂阿棠是,是小贱人……”

“打得好。”温景焕立刻夸赞,“我看萱妹是打轻了,阿棠就算再顽劣,也轮不到别人来管教。这陆家人想要踩在我们家头上,简直是痴心妄想。来人,把陆夫人给我立刻请出去,别脏了我将军府的门楣。”

陆夫人在一旁,一直想插话,奈何这家人一个比一个话多,她完全逮不着机会,这下什么都没做,就要被请出去,凭什么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