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仙文里当女配 第三章 路非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修仙文里当女配小说简介

《在修仙文里当女配》是作者年少的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如果时间能重来,她会继续保持沉默。然而没有如果。在小说中的字里行间,恨不得标明女主的占有欲多重,多容不得女配染指男主。庄苓懊恼地不敢抬头,她盯着脏得看不出花纹的鞋面,暗自...

在修仙文里当女配小说-第三章 路非雪全文阅读

如果时间能重来,她会继续保持沉默。

然而没有如果。

在小说中的字里行间,恨不得标明女主的占有欲多重,多容不得女配染指男主。

庄苓懊恼地不敢抬头,她盯着脏得看不出花纹的鞋面,暗自思索自己应该没有那么倒霉吧?

既遇男主,又遇女主。

在她穿进来的修仙文里,遇到一个都够呛,更别提是遇到两个!

若说女主下手狠,那么男主就是递刀子,还帮忙毁尸灭迹的人。

这种恶劣的行径,男主自以为是宠妻,女主亦是觉得宠溺。

如果她没有穿书,男女主爱杀谁杀谁,杀到只剩对方都没事。

因为火没烧到自己的跟前,永远都不会觉得疼。

庄苓无奈扶额,她想再多都改变不了自己向少年求过嫁。

如果少年也是男主里的一员,她直接社会性死亡。

本来她不想过早地惹到女主,只是嘴快,快到挖了坑。

现在她往下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

说得难听点,她现在就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怎么着都是要挨刀。

庄苓顾不得再和女主结梁子,她扯着少年的衣袖,急声问道:“我之前摔到头了,不太记得起事,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呀?”

现在她只能祈祷少年在女主的后宫里,不是很得宠爱的司夜玄。

曲瑶看着她那像是想上门提亲的猴急样,想到自己对他的那点小心思时,瞬间不满道:“婚姻大事,应听从父母的安排,哪能私自做决定!”

庄苓鄙夷地翻了翻白眼,女主真是双标,自己做不到的事,还能厚着脸皮去要求别人做到,委实不愧是大女主啊。

但凡女主的脸皮薄点,估计都开不成后宫了!

如果她没看过剧情还好,可能会检讨自己表现得不像古人,思想有些超前之流,下次不要再闹出引猜疑的岔子。

然而女主也不赖,和她都半斤对八两。

因为一个退婚,一个求嫁,也没差在哪。

在守旧的古代,她和女主都是逾越规矩,谁也没资格说对方做得不对。

庄苓可是记得小说中,女主准备离开新手村的时候,含泪告别阿爷前的剧情。

当时女主和阿爷的对话,曾提及过女主的娘想为了头牛,强迫女主嫁给村里的八旬老汉做续弦呢。

那时女主还小,没有话语权,女主以死相逼都改变不了女主娘的心意,后面全靠女主的阿爷出来摆平哟。

就这啊就这,女主还敢舔着脸对她说:应听从父母的安排?

呵呵呵…她笑了。

庄苓满脸天真地看着曲瑶,软声道:“瑶姐姐,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你肯定比我清楚吧?”

潜台词即是,你不听,她也不听,少来教训她!

曲瑶气得指尖直攥进掌内,她确实清楚庄苓所说的道理。

清楚到一想起那牙都快掉光,还色眯眯地盯着她的老汉时,她就控制不住脸色难看地狠瞪着眼神无辜的庄苓。

然而庄苓很快垂下羽睫,眼观鼻,鼻观心,左右不看她的脸色,令她就算有气也没处撒。

即使能撒气,她也不会撒。

因为她还要拜托庄苓拉下脸,去为她哥哥说情。

曲瑶想到她那不成器,整天游手好闲的哥哥时,恨不得庄家人直接打死她哥哥算了!

然而不行,她不能让她哥哥出事,省得她带着污点去华清派,脸面过不去,还会被仙人们瞧不起!

曲瑶越想,越是受够了她娘和她哥哥的拖累。

等她解决完家里的破事后,真想心狠点,一劳永逸!

虽然庄苓避开了曲瑶投向她的眼神接触,但身为和女主对手戏最多的女配,她还是挺关心女主的动静。

毕竟,女主和女配的碰面,纯粹是相杀再杀的情况。

庄苓能感觉到女主开始有了黑化的征兆,那么剧情也将步入正轨了吧!

此刻无形之中卷起暗潮,沉默多时的少年,淡漠眉眼仍是不起波澜,他垂眸看向攥紧他衣袖,生怕他会抛下她的小姑娘,忽地笑起。

那清浅的笑意,似击破凛冬的暖阳,别样扣人心弦。

少年薄唇轻启,只道了句:“路非雪”

啊啥…路非雪?!

庄苓闻言,震惊地看着少年。

这名字背后的意义,实乃是修仙文里后期最强的剑修,也是全文里唯一一个不受到女主魅力影响的男性角色!

难怪他能成就无上大道,果然是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的真实典范啊!

庄苓眼里闪着亮光,觍着脸抱住路非雪的手臂,她要跟着他混!

今后路大神走哪,她就走哪!

曲瑶看到庄苓做了她想做又不敢做的动作时,心里升腾起妒火,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拉开形若树袋熊抱桩的庄苓。

“苓苓,男女授受不亲,你快从非雪哥哥的手臂上下来,免得被外人看到了,丢的可是你老庄家的脸面!”

庄苓抱得贼紧,死活不撒手,本能地出声呛道:“你还知礼?那你娘骗我去找你,你哥哥一上来就要辱我清白的事,你怎么不懂得去对你家里人说教啊!”

“我只不过是叫你一声瑶姐姐,你们家就蹬鼻子上脸地想成为一家人了?”

那怨气满满的话,一股脑地往外蹦时,庄苓愣住了,曲瑶也愣住了。

庄苓感觉自己要裂开了!

这么毁自己清誉的事,她怎么能张口就来啊!

以古代为背景的修仙文,思想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卫道士。

庄苓清楚自己又不是像女主一样有玛丽苏光环庇佑,广开后宫还能硬理解成真爱。

即使原主没有失身,脸面也会挂不住,大概还会被舆论的力量,强压着嫁给女主的哥哥吧?

难怪原主那么爱针对女主,换作是她也会恨屋及乌啊!

当初她看小说的时候,都挺讨厌女主爱作妖的哥哥,更别提差点惨遭女主哥哥辣手摧花的原主!

那得有多恨啊。

庄苓也好恨,恨作者君的眼里只看得到女主,还含糊其辞地写原主的过去,就是为了集中骂名到原主的身上,借原主的无脑针对来衬托出女主的冰雪聪明!

即使作者君曾写过,是因为男人而起的恩怨,但因为什么样的男人的性质,是不一样的啊摔!

那女主的哥哥是个泼皮,还一事无成地啃老,能是需要争的男人吗?

作者君是普信男吗?

难怪她穿过来的时候,曾看到原主吊死在树上,简直是经历了生命所不能承受之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