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二章 失望

发布时间:2022-05-14 23:20:44

刘离郎一看见楚思和谢安的朋友相处方式,难免怏怏。他终于等到在楚思的身上转而谢安,提问道:“我是擅自离开了家族。”他用劲的拍了拍腰间的长剑,腰板胸脯叫道:“我乃堂堂男儿,也要穿行四方,递归天下。谢安,你可不能够跟我家说到。”谢安懒洋洋的一笑,道:“可。”谢安懒洋洋的一笑,道:“可。”。

>>>《千面风华》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失望》精选

刘离郎一看到楚思和谢安的相处方式,不免怏怏。他终于在楚思的身上转向谢安,回答道:“我是私自离开家族。”他用力的拍了拍腰间的长剑,挺直胸脯叫道:“我乃堂堂男儿,也要行走四方,遍历天下。谢安,你可不能跟我家说起。”

谢安懒洋洋的一笑,道:“可。”

刘离郎显然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不由大喜,连声道:“好,你可是应允了的。”说罢,他转头再次凑到楚思面前,深深一嗅后,扬长而去。

看到他一个人向城门方向走去,楚思不安的说道:“外面兵荒马乱,他这样去,不妥吧?”

谢安微笑道:“他很快便会回来,外面如此惨景,他走不了三里远,便会返回。”说到这里,谢安转头看向楚思,凝视着她,认真的问道:“妹子,你没有话跟我说吗?”

楚思不敢与他对视,忙低下了头。她知道,谢安此语,是要自己向他坦白一切。或者,解释一下。可是,她却从何解释起,从何坦白起?

谢安直视着低头不语的楚思少许,良久才化成一声长叹。

见谢安的视线从自己身上转移,楚思心中一松的同时,也一阵怅然,她感觉到,自己令谢安失望了,或者说,自己令他不能全然相信了。

虽然两人并没有说话,谢安的身边,却依旧围着一群少女。这些少女看到她们心目中的檀郎,与楚思如此亲密,不由心中微恼。

于是,在有意无意中,她们向楚思挤去,眼看一只只小手,争先恐后的向自己的纱帽扯去,楚思躲了几下后,不耐烦起来。她向后一仰,娇喝道:“别挤了。”她这声音不小,众女被她这么一喝,手下的动作一僵。

楚思站直身子,手放在纱帽上,悠然说道:“你们不过是想看我的容颜嘛,直说就是,何必这般费力拉扯?”她这话说得甚慢,放在纱帽上的手,却久久没有动作。

一个少女叫道:“取下来啊,你怎么不取下来了?”

楚思忽然觉得甚是有趣,她格格的轻笑出声。她此时顽心一起,本来放到了纱帽上的手,反而给放了下来。对上众女表现出来的不满表情,楚思嘻嘻一笑,道:“不过,我曾经许愿过,我这纱帽,须我的夫郎亲自摘下才成。”她转向谢安,眼眸流动,语气娇嗲:“三郎,我先到那边转转哦。”

把尾间拖得长长的,楚思娇柔无限的丢下这句话后,转身便向前面走去。走了两步,她脚步一顿,又回头说道:“对了,他是我一个人的檀郎,你们花可以使劲的砸,手可要放稳一点,不能乱碰哦。”说罢,她袖子一甩,极有风度的翩然离去。

众女愕然的看着飘然离开的楚思,在她们怔忡的表情中,谢安哈哈大笑起来。他长笑着望着楚思的身影,心情愉悦的想道:这样一个女子,既温婉可人,善解人意,又旷达洒脱,谈笑从容,正是我的佳偶啊。

这个念头才起,他忽然想到了楚思的可疑之处。顿时心中一酸,不由对着楚思的背影,怔怔不语,他心中烦闷,脸上的笑容也是一凝,露出一抹苦涩来。

这时,一个清朗的笑声传来:“正道是何人来了,以致满城美人皆喧哗,一看,却原来是谢安谢三郎啊。”

笑声清悦,让人一听便心情大为舒畅,谢安转头一看,便对上一个三十来岁,青衫飘然的中年文士。这中年文士正坐在一辆驴车上,驴车披绵着缎,装饰得极为华美。

谢安一看是他,不由哈哈一笑,越过众女走向中年文士。他来到驴车旁边,***着驴头叹道:“好小子,一些年多末见,你可瘦了不少啊。连胡子也寥寥落落的,难不成是去岁的寒风太过凛冽,它们全被卷走了不成?”

一边说,他一边抚着驴的脸,时不时的在它的下巴上摸上几下。

谢安这么一说,旁观围着的,向他痴痴打量的众女,这才发现这个中年文士长着一张瘦长的脸,那脸型,还真与他的坐骑有几分相似。更绝的是,他的下巴上的胡须,稀稀落落还是其次,它们还严重的长短不齐,一副被雨打风吹过的狼狈样。

众女看了看那驴,又看了看中年文士,一个个团扇掩嘴,窃笑起来。在她们的笑声中,中年文士瞪大双眼,怒视着谢安,从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两声后,见谢安根本就不看自己的脸色,他不由郁闷的抚上胡须,刚摸了两下,便又想到了谢安刚才的调侃,忙不迭的把手放了下来。

众女见此,窃笑纷纷。

中年文士摇了摇头,说道:“好你个谢玄恭,一来便如此损人。对了,你这一年多的游历,可有不少威悟吧?我们找个酒楼,好好的吃上两杯,诉诉离情。”

谢安微笑道:“甚好。”他转过头,冲着身后的一个护卫说道:“你去找到王小姐,跟她说一声,我在前方的“如安酒家”与好友畅饮,她如逛完了,便也来吧。“

那护卫领命,转身匆匆离开。中年文士却伸手一把扯住谢安,哈哈笑道:“好小子,出外一年多,却带了佳人回来了?不对,她姓王,难道,她就是你的末婚妻,琅琊王氏之女?”

中年文士是提着声音说的,一句话说完,周围便是一静。谢安正准备回话,忽然听到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传来:“东郡谢三郎?咦,你不是对瘐氏女颇为钟情么?怎么只是一年不见,一直宣称要毁去婚约的谢三郎,谈起自己的未婚妻来,却是好不痴迷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5:19:05','','classid=14','0','5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