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2-05-14 23:20:42

这句温柔如水的,普普通通的言语,传向楚思耳中,却令她不由得一凛:谢安是个很精明人,在他面前说谎但是大不很容易。又低头,楚思羞红着脸,低低的,轻轻地的地说:“你,你先松绑我的手。”声音轻软,不不自禁的再带了几分娇贵。这语气这神态,却是楚思无意为之。果真,谢安一低下头,楚思羞红着脸,低低的,轻轻的说道:“你,你先放开我的手。”声音轻软,不自禁的带上了几分娇气。。

>>>《千面风华》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精选

这句温柔的,普通的言语,传到楚思耳中,却令她不由一凛:谢安是个精明人,在他面前撒谎可是大不容易。

低下头,楚思羞红着脸,低低的,轻轻的说道:“你,你先放开我的手。”声音轻软,不自禁的带上了几分娇气。

这语气这神态,却是楚思有意为之。

果然,谢安一见她羞如莲花的美态,双眼一直,本来要问的话也给吞到了肚子中去了。

楚思现在的这张脸,只能勉强称得上美人一个。可是,月光如洗,林荫树下,美人含羞,这本来是人间至景。因此,以她现在的容色,居然也把心中认定了她的存在的谢安给迷得说不出话来。

两人站在树下,一个含笑凝视,一个含羞低头,都没有注意到,在两个护卫的扶持下,慕容恪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他愣愣的望着不远处的这对佳人,直过了好久,久到两人都离开了,慕容恪才狠狠的把头一晃,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喃喃说道:“真是昏了头了,她又不是我的思儿,她又不是!我怎么,怎么也?”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慕容恪一直醉到了第二天晚上,才闷闷的走出了房间,而这时,楚思和谢安,早就离开了蓟城。

再走不久,就是赵国境内了。楚思掀开车帘,望着前方出神:上一次在战场上,没有机会好好欣赏石虎的表情。这一次又要经过他的地盘,要不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戏弄一番他?

可是楚思一想到石虎,便不由自主的直打寒颤。虽然她现在有一身功夫,可是光凭这个要去面对那杀人魔王,楚思可没有这样的勇气。

望向前方马车上的谢安,楚思不由想道:也不知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马车全力行驶,终于在傍晚时分,队伍重新来到了那座与石闵相遇过的城池。这一次因为经过好几个国家,谢安的使臣队伍,都是轻装简行,一派普通的晋人装扮。

出乎楚思意料的是,谢安当真挑选了原来的酒楼住了进去。

当两人带着众护卫,重新在二楼坐下时。楚思看向谢安的眼神中,不由充满了疑惑。

谢安对上她的双眼,低声道:“楚思姑娘,就是在这里被石虎带走的。”他的声音压得相当低,表情中带着淡淡的冷意和对自己的嘲弄。

楚思正在回话,忽然听到下面传来一阵喧嚣声。这喧嚣声中,混合着哭啼声,和绝望的求饶声。楚思心中一紧:这石虎又在造什么孽?

他们坐的位置,原本便是靠着窗户。楚思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约过了五六分钟,一队队伍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数十个全副盔甲的军士,手持着长枪和佩刀,正在驱赶着二三十个少女。这些军士的身边,有抱着他们大腿苦苦泣求的老汉,也有痛哭不已的妇人。在这些混乱的声音中,还伴合着婴孩“姆妈,姆妈”的哭叫声。

一个军士脚一伸,便踢开了匍匐在他脚前的老汉,他把手中的长枪恶狠狠的朝地上一扎,吼道:“都别哭了!别哭了!再闹下去,老子叫你们这些蠢人先去见阎王!”

凶叫一阵后,军士走上几步,一脚踢出,正好踢到了一个少女的屁股上。在令得那少女一个踉跄后,军士哈哈大笑起来:“兀那痴汉!大王看中了你们的闺女,想给她们一个富贵,居然还在这里不知死活的嚎嗓子!再哭再哭,恼了我家大王,干脆把这些女子一并烹了赏给群臣食用!哈哈哈哈。”

在军士猖狂的笑声中,周围的哭泣声慢慢的安静了少许。那些被驱赶的少女,一个个强忍着哭声,浑身如同抖糠。

看到这一幕,楚思不由低声说道:“这样残忍变态的人做大王,赵国能长久才怪呢!”

“只是蛮夫而已,哪里懂得这些家国的道理?”谢安的声音温和的传来。他看向楚思,目光中带着笑意:“妹子刚才一脸的激愤,看来对石虎颇有恨意啊。真没有想到,在晋时那么温柔如水的闺秀,不但才华超群,还见识不凡,真令愚兄惭愧啊。”

楚思被谢安这么突然的一夸奖,不由秀脸羞红。她过了好一会,才想明白过来,谢安所说的见识不凡,指的就是她先前那一句“这样残忍变态的人做大王,赵国能长久才怪呢!”

想明白了这一点,楚思不由有点好笑。怎么我这么说上一句,也能冠上见识不凡的评语?

她没有想到,晋女虽然有不少奇女子,但她们的才华在做诗,在指点文字上,对于这种极为简单的家国道理,却是所知者甚少。

楚思低下头,轻轻的说道:“如此涂炭生灵,倒行逆施,我没有办法不生气啊。”声音依旧温婉娇弱。

她一句话说完,抬头却见到谢安正在好整以暇的打量着自己,那表情中,似乎带着某种兴味盎然?楚思纳闷不已,隔了一会见他的目光还锁在自己身上,不由问道:“你看什么呀?”

谢安一晒:“无他,只是突然觉得,妹子穿上这身男装,宛然一佳公子也。”

才怪!楚思扫了他一眼,知道他不愿意说出来,便不再理会。转过头,又看向下面的人群。

紧紧的抿着唇,楚思看着啼哭绝望的众女被军士们越赶越远,渐渐的,她的双眼一弯,露出一抹浅笑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5:46:33','','classid=14','0','5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