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出言不逊

发布时间:2022-05-14 23:20:39

她不张口,谢安也缄默沉默不语。四人丢了坐骑,没办法一路步行时间。这样又走了一个时辰,才走出来了四五十里路。慕容恪说我是晋女,可谢安见了,还说对我也没印象。我这张脸长到这个样子,只要你在晋国,就不可能会不引发世人的特别注意。么说,我并也不是晋人,或是?我其中来历慕容恪说我是晋女,可谢安见了,却说对我没有印象。我这张脸长成这个样子,只要在晋国,就不可能不引起世人的注意。难道说,我并不是晋人,或者?我另有来历?。

>>>《千面风华》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出言不逊》精选

她不开口,谢安也沉默不语。四人丢了坐骑,只能一路步行。这样又走了一个时辰,才走出了四五十里路。

慕容恪说我是晋女,可谢安见了,却说对我没有印象。我这张脸长成这个样子,只要在晋国,就不可能不引起世人的注意。难道说,我并不是晋人,或者?我另有来历?

想到这里,楚思的心少少的激动起来。自穿越以来,她怕在慕容恪面前露馅,可是尽量做到少说话少露马脚的。现在身边的谢安既没有见过自己,她又何惧之有?

一时之间,她的心情不由大好。脸上也浮出了一个快乐的笑容。

楚思看向谢安,见他一身白衣,在这般急速行驶中都没有沾上灰尘,他行走的姿式也十分的优美,仿佛闲庭胜步。

对上楚思的打量,谢安微笑道:“看什么?是不是在想,眼前这个谢家儿郎,人既聪明,长得也是大好?一身白衣映衬下,当真令奴心大悦?”

楚思嘴角抽动了几下,她羞红着脸,过了好一会,才“咄”地轻啐一声。

谢安望着她羞恼的样子,一阵失神后,又是哈哈一笑。

两人说笑着,疾走了两个小时左右,才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城。那小城外,一道长长的河流环绕而过,倒给本来不高的城墙,增加了几分险峻。

临进城门时,楚思取出斗笠戴上。这小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程度一点也不比蓟城差。窄小的黄土街道上,叫卖声,喧嚣声不绝于耳。

当谢安过来时,虽然有不少人的眼光向他看来,却没有多作停留。他们在转向谢安身边的楚思时,更是一眼带过。

看来,这个城虽小,却是交通要道。百姓们对于各种各样的人看得多了。

谢安的双眼扫过众人后,朝前面一指,说道:“前面那处酒家不错,我们去用餐吧。”

酒家是一幢不大的木楼,有两层。三人进了酒家,在小二的带领下,直接向二楼走去。二楼中坐了七八个人,都是衣绸披锦。这些人一看到谢安,便同时一愣。片刻后便恍然一笑,一个大汉朝谢安举了举酒,叫道:“晋国世家弟子?好风采!于此乱世携美远游,好胆量!”

谢安哈哈一笑,说道:“一般而已,一般而已。”说罢,带头在靠窗的桌旁坐下。

那些人的目光对着谢安打量了一会,在转过楚思时,都略略一扫,便移开了视线。

坐上桌子后,楚思的双眼,却时不时的扫向刚才开口的大汉。这个大汉约十八九岁,下巴上留着粗短的小胡子,黑黑的脸膛,一双狭长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给人一种刚硬傲岸的感觉。

。按理说,他一身普通的蜀绸,动作也粗陋,应该不显目,可不知为什么,楚思总觉得这人有一种霸气,很吸引人的目光。

大汉的桌旁,放着一顶斗笠,而他的身后那一桌,坐着的三个饮酒的青年,从神情看来,分明是他的护卫。

楚思戴着斗笠,打量人的时候并不显眼,除了那个大汉扫了她一眼外,并没有引起谢安的注意。楚思有心想向谢安询问那人来历,见那大汉刚才那一眼中,威严毕露,便有点不好问了。

不一会功夫,店小二便把酒菜送了上来。这些酒菜,全部制作精细,谢安一边优雅的用着餐,一边对着楚思笑道:“看不出这小小的地方,酒菜做得倒是相当的不错。”

他的话音一落,那大汉哈哈一笑,说道:“好一个世家子弟,好一个谢玄恭!出行在外,不但携美同游,还食必精细,出必乘车。也不知这兵荒马乱的,怎么就没有把你这个小子给灭了去?”

他的声音极为豪迈,这笑声远远的传扬开来,让众人不由都转头看向几人。

他话中的嘲讽之意颇浓,楚思纳闷的望着青年大汉,暗暗忖道:“他是谁呀?”

谢安却是不恼,他也跟着一笑,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悠然的说道:“兵荒马乱的,谢某人都能摆出名士派头,自是胸有成竹,能避险就安,石闵公子认为然否?”

石闵?这个名字好熟悉,他是谁呢?

对楚思来说,能让她熟悉的名字,那肯定是极了不得的大人物,可是她想来想去,也记不起这个人到底有过什么功迹。

石闵冷笑一声,他重重的朝桌子上一拍,厉声喝道:“小二,上大碗!”

等店小二把大碗送上后,他单手提起酒瓮把酒碗满上,然后仰头一饮而尽。伸袖把嘴角的酒水拭去,石闵又是哈哈一笑,声音震得屋顶嗡嗡作响:“名士派头?晋国一朝比一朝弱,就是始于你们这些名士派头。”

他斜着眼睛看着谢安,冷笑道:“天下混乱,百姓不安,你谢玄恭还算是一个人物,却窝在家里,荡什么船,当什么隐士!连出了门,也要带个只有屁股有用的女人同行!这种名士派头,当真笑煞闵某人也!哈哈哈哈,可笑,当真可笑!可笑之极!“

他仰头大笑,笑声还没有停息。只听得“啪——砰”一声巨响传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5:41:32','','classid=14','0','5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