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后遗(三更中的第一更到)

发布时间:2022-05-14 23:20:38

说起这里,她当心的上下打量着慕容恪的脸色。慕容恪铁青着脸,重重一拳就打在席案上,直打得木板一阵摇晃,他才恨恨的咬着牙地说:“这个石虎,那真是太猖狂了。”打了一拳后还不解气,慕容恪伸脚对着席案是一踢,直踢到它翻腾在地,已发出重重的“砰”地一声巨响打了一拳后还不解恨,慕容恪伸脚对着席案就是一踢,直踢到它翻滚在地,发出重重的“砰”地一声巨响,才发出气急的喘息声。。

>>>《千面风华》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后遗(三更中的第一更到)》精选

说到这里,她小心的打量着慕容恪的脸色。慕容恪阴沉着脸,重重一拳就打在席案上,直打得木板一阵晃动,他才恨恨的咬着牙说道:“这个石虎,当真是太嚣张了。”

打了一拳后还不解恨,慕容恪伸脚对着席案就是一踢,直踢到它翻滚在地,发出重重的“砰”地一声巨响,才发出气急的喘息声。

慕容恪虽然年轻,但他给楚思的印象一直是沉稳内敛,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气恨一个人,楚思不由诧异的瞪大了眼。

慕容恪在房中大步走动着,他冷着脸,重重的喝道:“这个石虎,他把他当作了什么人?还有这个赵国,当真以为我们大燕是软汉子不成?他前来结盟,不但言语无理,条件苛刻,现在还敢在我们邺城胡说八道,语出威胁!他当真以为我们大燕便怕了他不成?他当真以为我们燕人弱小,便可以任由宰割不成?”

慕容恪显然怒到了极点,他脸上青筋暴露,肌肉也连连抽动不已。那张俊美的脸,更是青中带着黑色。

一转头,看到了那张倒在地上的席案,慕容恪又冲了过去,对着它重重的几脚踢出。“砰砰砰砰”的巨响不绝于耳,直踢得席案“叭”地一声四分五裂了,他才收回脚,站在原地喘息起来。

慕容恪一动不动的喘息着,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他一清醒,马上回过头关切的看向楚思,见她睁着水般的双眼,静静的瞅着自己的,并没有被吓坏。不由暗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自嘲的想道:我怎么老是忘记了,她原是一个武林高手的!她连人也杀得下手,怎么会害怕呢?

抬眼温柔的看着楚思,慕容恪低低的说道:“刚才吓倒你没有?”

楚思摇头,双眼关切的望着他,问道:“你似乎对石虎,对赵国很痛恨?”

慕容恪冷冷一笑,说道:“我学兵书,习武艺,为的便有一天,要把这个国家,把石虎全部踩到脚下。”说到这里,他声音一弱,无力的说道:“可是,我们燕人还是太弱了。”他转过头看着楚思,坚定的说道:“我们大燕应该联合起来,应该所有人都服从燕王的号令,这样,才能对周边的强敌有一战之力!”

楚思静静的听着,见他说到这里脸色又是一黯,便走上前去,伸手抚着他的手背,轻声说道:“别担心,你是最强的,这个世上,没有敌人会是你的对手。”

“小思!”慕容恪紧紧的把楚思搂住,感动的说道:“小思,听你这么说,我的心很舒服。”把下巴放在她的头发上,慕容恪暗暗想道:只是,今天石虎看到了你,那明天结盟时,他说不定便会向陛下索取你。

想到这里,他把楚思一放,急急的说了一句:“我去找陛下商量一些事。”声音末落,人已经消失在楚思的面前。

慕容恪离开不久,一个婢女便来到书房外,她冲楚思福了福,轻声道:“楚思姑娘,夫人有请。”

楚思点了点头,跟在婢女的身后,向高氏所住的院落走去。这时慕容恪的院落里,又添了三个丫环,四个家丁。她一路走来,不时有人向她悄悄的打量着。

来到高氏所住的院落里,她正端坐大堂中,看到楚思来了,高氏屁股动了动,想是刚准备站起,忽然想到自己是她的长辈,用不着起身相迎。

示意楚思在自己的对面坐下,高氏低着头,轻轻的说道:“楚思姑娘,我这次叫你,是想让你离开我的恪儿。”

楚思一听,连忙望着她,问道:“你找到了解开我功夫的高人了?”

高氏摇了摇头,楚思见此脸色一黯。见她不快,高氏有点不自在的咬了咬唇,犹豫一会才继续说道:“楚思姑娘,你的长相能给恪儿带来灾难啊!听说你今天上街又惹事了?”

楚思闷闷的回道:“夫人,我没有惹事!”

高氏急急的说道:“事情因你而起,怎么不是你惹的事?楚姑娘,恪儿对你仁尽义至,你不能拖累了他啊。上一次,他还可以以军功相抵,那么这一次呢?他是不是要以性命相抗?楚姑娘,求求你走吧,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到恪儿的身边。”

她说得很急,说到最后,双眼中泪水汪汪,高氏抽泣了几下,哽咽道:“恪儿从小便受尽冷落,受尽欺凌,他好不容易才开始出人头地,怎么又遇到你这样的女人?你怎么能呆在他的身边?你会害了他啊!”

楚思只觉得额头隐隐生痛,她见高氏的哽咽声越来越大,泪水都成珠串儿了,不由长叹一声,连连挥着手,苦笑道:“夫人,你说重了吧?我也是受害人呐!”

高氏掏出手帕拭着泪水,可她的泪水实在流得太快了,转眼间,一整条手帕便湿透了。看到她如此伤心,站在旁边的两个婢女,都向楚思怒目而视。

“砰——”

重物摔倒的声音突然沉沉的传出,这声音突如其来,而且极沉极闷,正哭得高兴的高氏,被这么一吓,顿时狠狠打了一个激淋,抬起了头。

楚思慢慢的弯腰,把撞倒的椅子扶正。她站起身来,静静的凝视着高氏,慢慢的说道:“夫人,我说得很清楚了,你要想我离开的话,很简单,你儿子制住了我的功夫,你只需要找一个懂的人来帮我恢复便可。你别哭得这么伤心,我一点也不想赖在你儿子旁边,更不想害得他失去什么。夫人,事情很简单的,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一定可以找到那么一个人来帮我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19:22','','classid=14','0','6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