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53章 我讨厌她

发布时间:2022-05-14 20:51:19

景熙园是一座风景如画的小院,面积虽然也不是很大,虽然胜在位置极佳,出门时离就是湖水,随时随刻随时随地都也可以去欣赏到自然优美的风景。并且每到冬季,从湖面上吹来凉风阵阵,更是让人通体舒泰。这座小院本来是老侯爷的书房,老侯爷死后,便成了靳绍康的书房,再后来靳嫣然逐这座小院原本是老侯爷的书房,老侯爷死后,便成为靳绍康的书房,后来靳嫣然逐渐长大,喜欢小院周围的景致,靳绍康疼爱妹妹,就将书房搬到了楚天阁,将小院让与妹妹居住。。

>>>《世家名门》章节目录<<<

《第53章 我讨厌她》精选

景翠园是一座风景如画的小院,面积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胜在位置极佳,出门不远便是湖水,随时随地都可以欣赏到优美的风景。而且一到夏季,从湖面上吹来凉风阵阵,更是让人通体舒泰。

这座小院原本是老侯爷的书房,老侯爷死后,便成为靳绍康的书房,后来靳嫣然逐渐长大,喜欢小院周围的景致,靳绍康疼爱妹妹,就将书房搬到了楚天阁,将小院让与妹妹居住。

此时靳嫣然正坐在书桌旁,满心怨气地抄着女论语,旁边一叠厚厚的纸,上面是娟秀古雅的字迹,这是她一天书写的成绩。

门外传来贴身丫鬟冬雪的通报,“小姐,侯爷来了!”

靳嫣然扁扁嘴,头也不抬,继续自己的抄写,一副赌气的模样。

门吱啊一声被推开,接着响起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靳嫣然仍然不抬头。右手书写不停。

“怎么,还在生哥哥的气,真的不理哥哥了吗?”耳边传来靳绍康温柔的声音。

靳嫣然不知怎么的,眼圈儿一下就红了,她抬起头,看向靳绍康,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哥哥现在已经不疼嫣然了,哥哥欺负人!”

靳绍康笑了笑,走到书桌旁,拿起靳嫣然写好的字,在烛光下仔细地看了看,赞道:“嫣然的字是越写越好了。”

得到哥哥的夸赞,靳嫣然的脸色才稍稍好些,她抬起头,瞟了一眼靳绍康,嗔道:“这还不是哥哥的功劳,每次都罚人抄女论语,如今我都可以将女论语倒背如流了!”

靳绍康放下手中的纸张,又将妹妹抄好的纸张弄整齐,用纸镇压好,一边柔声道:“我还不是为你好,女孩子只有规规矩矩的,以后才会得到夫君的欢心,得到婆家的宠爱。”

靳嫣然是个直肠子,见哥哥肯过来看她,现在又这么和颜悦色的与她说话,心中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她抬起头,看着靳绍康笑道:“就像秋月嫂嫂一样,对吗?”

秋月?靳绍康想起记忆中于秋月所表现出来的贤良大度,微微点了点头。

靳嫣然说得兴起,干脆放下笔,继续说道:“秋月嫂嫂是我见过的女子中最漂亮,最贤惠,最善良的女子了!由正室变为妾室,一句怨言都没有,还对蒋若兰低声下气的,换做是我,一定做不到!”

真的没有怨言吗?靳绍康想起于秋月在松香院里说过的话,她的心中只怕也不是那么平静吧,不过正如嫣然所说,由正室变为妾室,又怎会没有怨言?

提起这件事,靳绍康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他在书桌旁的一张红木椅上坐下,看着她正色道:“嫣然,我知道你不喜欢蒋若兰,可是她现在是圣旨御赐的侯夫人,你以后可不能再对她没规没距。你的言行这么多下人都看着,要是传了出去,大家会如何看你?哥哥并不是想罚你,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再这样无礼,最后受伤害的终究是你自己!”

靳嫣然感觉到哥哥的关心,心中生出些感动,她转过书桌,搬了条凳子紧靠在靳绍康的身边坐下,像小时候一样,将头靠在他强壮的手臂上,这么个动作让她充满安全感。

她轻轻说:“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蒋若兰吗,我讨厌她并不是因为她之前的恶迹,也不是因为她的性格有多刁蛮。而是因为,她破坏了哥哥的幸福!”

“哥哥与秋月嫂嫂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记得那时秋月嫂嫂第一次来到府中时,我看见你与她在后花园里撞见,还说了一会话,你们那时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的画面很美,哥哥的表情很温和,你们似乎也聊得很开心,当时我就在想,要是哥哥能有这么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做妻子,相谈甚欢,琴瑟和谐,那么哥哥这一辈子都会很幸福吧!”

靳嫣然轻轻的声音充满感情,靳绍康听了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记忆也跟着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里,他和于秋月碰到后,只是随便聊了一会,于秋月出口成章,他实在惊异于她的才华。回想起来,那时他的心情是很平静的,无波无澜。不久后,母亲提出向她家提亲时,他答应了,因为他觉得,于秋月作为他的妻子很合适。如果没有蒋若兰的搅局,或许他与于秋月正如靳嫣然所说,会琴瑟和谐吧。

可是却出了蒋若兰逼婚的事,那时,秋月流着泪对自己说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愿意为妾,当时,他是真的被感动了,所以才会请求皇上赐她为平妻……

“可是这一切都被蒋若兰给破坏了!”靳嫣然恨恨地说,“她怎么配的上哥哥?却硬插入哥哥与秋月嫂嫂之间,让秋月嫂嫂心里不痛快,哥哥喜欢的女子却总是被她压上一头,总是受她欺负,哥哥又怎么会开心?就像是一副最美丽的图画,被人忽然划上几笔不协调的线条,所有的美感都被破坏了!所以我讨厌她,看到她趾高气扬,得意的样子我就想骂她!”

见妹妹咬牙切齿地说着蒋若兰的坏话,靳绍康的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他收回手,犹豫着说了一句:“其实……她也很努力了……”他想起那天看到她认真练习走路的样子,一次又一次的重来,尽管满头大汗也没想过放弃。

靳嫣然惊异地抬起头:“哥哥,你这是在为她说话吗?”

靳绍康的心中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他站起身,神情又恢复成一贯的镇定默然。

“时间不早了,你也不用抄到太晚,小心伤了眼睛。”说完,抖了抖衣袍,转身离开了妹妹的房间。

靳嫣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靳绍康离去的背影,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

于秋月正在欣赏着古宝斋送来的一只鎏金珐琅花瓶,她虽然身为妾,但是太夫人对她很大方,知道她喜欢古玩,便叫古宝斋的掌柜送上珍品供她挑选。

这时身边刚升上来的大丫鬟丽珠却急急忙忙地进来告诉她,侯爷中午去了秋棠院!

于秋月心中一惊,手上一滑,“砰”的一声,价值几百两的花瓶立刻摔到了地上化成碎片!

于秋月心中又气又急,当即一个耳光甩过去,“死奴才,你不能等我放下花瓶再说吗?”

丽珠跪下磕头求饶,“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这时,几个丫鬟闻声走了进来,太夫人送过来的丫鬟月桃也在其中。

月桃看向地上的碎片,问道:“姨娘,发生了什么事?”

于秋月连忙收起脸上的怒气,指着地上的丽珠说:“丽珠不小心打碎了花瓶!”

月桃看了一眼地上半边脸红肿的丽珠,没有说什么,只是招呼着小丫头们将碎片清理干净。然后转身退了出去。

于秋月狠狠瞪了月桃背影一眼,咬牙道:“还真是无处不在!”然后走到丽珠身边,压低声音问道:“侯爷在那里呆了多久?”

“据说,没呆多久就出来了!”

于秋月咬着嘴唇,阴阴地说道:“泼妇,竟然想跟我抢侯爷,也不去照照镜子!”

谢谢萨洒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还有一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1:21:12','','classid=14','0','58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