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52章 别扭的猴子(三更)

发布时间:2022-05-14 20:51:19

出了松香院,靳绍康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着,蒋若男有气无力的在后面跟随。望着前方那个矮小欣长的身影,蒋若男的心中直打着鼓这会是引狼入室吧……他要是兽性大发怎么办……表示拒绝?又用什么理由呢?总不能够说,猴子,我嫌你脏,你切记碰我!她可没那么勇敢地……可看着前方那个高大欣长的身影,蒋若男的心中直打鼓。

>>>《世家名门》章节目录<<<

《第52章 别扭的猴子(三更)》精选

出了松香院,靳绍康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着,蒋若男有气无力的在后面跟着。

看着前方那个高大欣长的身影,蒋若男的心中直打鼓

这不会是引狼入室吧……他万一兽性大发怎么办……

拒绝?又用什么理由呢?总不能说,猴子,我嫌你脏,你不要碰我!她可没那么勇敢……

可是不拒绝,难道真的任由他……蒋若男整张脸都皱起来,他那儿真的很脏啊……

随即又想到,猴子既然是守规矩的人,这大白天的应该不可能有这些淫/邪的念头,自己说不定是多虑了,或者他真的只是想做按摩,才不想碰自己!他小老婆一大堆,个个都貌美如花,才不会对自己有什么邪念……

蒋若男不像于秋月对靳绍康那么上心,早已将靳绍康的习性摸得一清二楚,她要是知道靳绍康是五天一次的人,现在就不会如此担心了!

身后的映雪一脸的兴奋,蒋若男回头看了看她,心中很郁闷,至于这么高兴吗?像是得了宝似的……

前面靳绍康的心情也轻松不到哪里去

鬼使神差的,他怎么就应承了呢?自己明明发过誓绝不踏入秋棠院一步的……他这么一答应,她的心中一定很得意吧,她现在的表情是什么,害羞?切……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要皇帝赐婚的女子懂什么叫害羞?他很想回头去看看,可是脖子僵硬僵硬的,怎么都转不过去。

又想,她见自己去秋棠院不会误会什么吧……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呢?

脑子里乱成一团,怎么都理不清楚。

走动了几步,头痛稍减,他此时有充分的理由不去秋棠院,可是不知为什么,双脚好像有自己的意志似地,一步一步向着秋棠院的方向而去。

靳绍康的脑子更乱了……

身旁的宁安见主子一时皱眉,一时撇嘴,一脸纠结的模样,心中顿时充满同情,主子的头痛看来很严重啊!

两人就这么磨磨蹭蹭的到了秋棠院。靳绍康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口,仍在纠结,自己真的要进去?

蒋若男见他这个样子,心中一喜,他反悔了吗?

身后的映雪急了,侯爷好不容易过来一趟,这事可不能黄了!

当下映雪上前一步,提高声音喊道:“侯爷来了,侯爷来了!”

这句话犹如一颗爆竹在院子里爆开,里面即刻沸腾起来。

靳绍康见此情形,心下莫名其妙的一松,提脚走了进去,里面丫鬟婆子跪倒一片,请安声震耳欲聋,那个兴奋劲啊……蒋若男嘴角抽了抽。

旁边映雪对她露出得意的笑容,一脸邀功的模样,蒋若男更加郁闷了。

靳绍康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地穿过人群,直入屋内,气势压得众人抬不起头来。

蒋若男再怎么不情愿,也只得跟了进去。

映雪等人送上水,伺候他们洗了手脸,上了茶水后,便很默契地都退了下去,临出门时,还自认为很有眼色地将门带上。

门一关上,房间里立刻陷入到诡异的寂静中。蒋若男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靳绍康目光环视了一下四周,秋棠院自从她入住后自己还是第一次过来。

没有琴棋书画,却有盛开的鲜花,屋里每一件摆设都在最恰当最合适的位置,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相比与于秋月的房间,蒋若男的房间少了份雅致,却多了分明快与简洁。

他没想到她的房间会是这样……这种布置倒是更合他的心意。

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那张紫檀木镶金雕花大床上,床上铺着粉红色锦缎被面的被子,被面上绣着鸳鸯交颈的图案,说不出的旖旎缠绵。他的心突突急跳了两下,连忙移开眼。

他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在桌旁的一张雕花大椅上左下,轻闭着眼睛,眉头微蹙,俊美的的脸庞陷入阴影中,好像雕塑一般的冷峻。

蒋若男看着状似在闭目养神的靳绍康心想,总不能就这么僵持着吧,早点给他做完按摩,让他早些走人!

想到这,她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侯爷,我现在就给你做按摩?”

靳绍康点了点头,并没有睁开眼睛。

蒋若男撇撇嘴,装什么酷啊。她哪里知道,靳绍康此时也是异常的紧张,只能用沉默来掩饰自己。

他15岁就有了通房,就算是头一次面对男女之事的时候,也不见得有这么紧张,更何况,现在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感觉到蒋若男一步步地向自己靠近,感觉到她来到自己的身后,他整个背部都是麻麻的。那种如兰似麝的芳香悄无声息地萦绕在他的周围,他忽然有一种被围困的感觉。

一只滑腻温暖的小手抚向他额角的部位,就在她的手接触到他皮肤的那一霎那,他全身微微一震,心忽然失去了频率。

蒋若男哪知道面前的人心中是怎样的翻腾?她按摩着他头上印堂,攒竹,鱼腰,丝竹空,太阳穴等穴位,感觉到他全身绷得紧紧的,不由地问:“侯爷,力度是否重了?”

靳绍康深吸一口气,勉强稳住心神,回答道:“没有,很好。”

接着又陷入一片寂静中。

蒋若男觉得这种气氛让她很不舒服,她开始试着找些话说

“侯爷,你头痛是经常犯吗?”

靳绍康先是没有答话,就当蒋若男以为他不会理自己的时候,忽然又传来他的声音,“不是,只是今天才痛的厉害。估计是昨晚受了凉。”

蒋若男翻了个白眼,和这人聊天真是伤神气。她干脆闭上嘴,懒得理他了。

可是他又开始说话:“蒋若兰,你从哪里学的这些?”

蒋若男手上动作一滞,片刻之后,又恢复如初,

“我爹之前有很多大夫朋友,其中有两位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我喜欢和他们玩,他们得闲时就教了我不少。”

威武将军有很多大夫朋友是事实,其中有两位在将军府住过一段时间也是事实,蒋若兰经常去闹他们更是事实,只有最后一句是假话,那两位大夫看到蒋若兰就头痛,又怎么会教她本事?当然这些细节靳绍康是无从得知的。

可是靳绍康此时却有一种直觉,她有事情隐瞒他,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好受。

他的声音即刻冷下来,“我倒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厉害的神医,你不如说出他们的名讳,我去将他们请出来让他们的医术发扬光大,也是好事一件!”

蒋若男干笑两声:“我那时年龄还小,不记得他们的名讳了!”

靳绍康冷哼一声:“不记得他们的名讳,却将他们教你的本事记得很清楚,蒋若兰,你也算是奇才了!”

“多谢侯爷夸奖!”蒋若男装痴卖傻。

靳绍康再冷哼一声,不出声了。

中午的温度越来越高,蒋若男因为用力的缘故,身上也越来越热,不多久,额上背上都渗出了汗水。而靳绍康在她的按摩下,慢慢地得到了放松,开始昏昏欲睡。蒋若男见自己累得汗流浃背,而他却这么享受,心中非常的不爽!正当蒋若男想停止的时候,忽然,靳绍康的头向后一仰,倒在了她的胸口处,蒋若男受惊之下猛地退后一步,而靳绍康也因为那软软暖暖的触感一下子惊醒过来。

他“嚯”的一声站起,转过身看着她,却见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双颊因为“羞涩”而一片绯红(其实是因为太热),高耸的胸口处微微起伏……

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粉红色被面上的那副鸳鸯交颈的图案,小腹处立刻传来一阵燥热,他大惊之下后退了一步,猛然转过身,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蒋若男瞪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气得脸涨得通红,明明是她被吃了豆腐,怎么好像是他吃了大亏似的!

可随即又暗自庆幸,这一关总算是平安度过……

但是,他终究是自己的夫君,这种事情真能完全避免吗?

靳绍康走后,映雪走了进来,满脸失望的说:“夫人,侯爷怎么就走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蒋若男没好气地说:“做完按摩自然就走了!”

映雪急道:“夫人怎么不留住侯爷,好歹也吃完饭再走啊!”

提起吃饭,蒋若男的肚子反射性地叫了几声,她立刻抛开了这些,笑着吩咐映雪:“映雪,我饿了!”

映雪也知道不宜多说,垂头丧气地答道:“我这就替夫人端饭菜来。”

谢谢梧桐花谢,lovearlene的打赏!谢谢梧桐花谢的评价票!谢谢大家的支持!O(∩_∩)O~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8:06:56','','classid=14','0','3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