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49章 字据

发布时间:2022-05-14 20:51:19

屋里立马传来一阵尖叫声声,歇斯底里的,像是极其的未知的恐惧,又像是极其的愤怒的,蒋若男着也真实打吓了一跳,不由得地退后一步,没想起后面就是楼梯,她踹踩空,整个人往前倒。最关键时刻,前方突然间伸出手一只手,牢牢地抓紧时间她拨拉着的左手,用劲一扯,将她拉了回去。蒋若蒋若男站稳身子,惊魂未定地看着面前的刘子矜,说:“刘太医,多谢出手相助。”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仍在刘子矜的掌握之中,脑中浮起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个男人的手怎么比女子还要白皙细腻?。

>>>《世家名门》章节目录<<<

《第49章 字据》精选

屋里立刻传来一阵尖叫声,歇斯底里的,像是极度的恐惧,又像是极度的愤怒,蒋若男着着实实地吓了一跳,不由地后退一步,没想到后面便是楼梯,她一脚踩空,整个人往后倒。关键时刻,前方忽然伸出一只手,牢牢抓紧她划拉着的左手,用力一扯,将她拉了回来。

蒋若男站稳身子,惊魂未定地看着面前的刘子矜,说:“刘太医,多谢出手相助。”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仍在刘子矜的掌握之中,脑中浮起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个男人的手怎么比女子还要白皙细腻?

刘子矜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脸上即刻一红,连忙缩回手,“对不起,刚才一时情急,唐突了夫人。”

蒋若男摇摇头笑道:“没关系,我知道刘太医是无意的。”她自然不会像古代女子一般拘泥于这些小节。

刘子矜看着她的笑容,右手微微发麻发热,似乎还残留着那种触感,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丝想法,没想到她的手竟是这般柔滑……

旁边的下人们有的担心着屋里的情况,有的边遮住了耳边转过头回避着刘子桐的叫声,再加上刘子矜的动作很快,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刚才刘子矜逾礼的这一幕。

刘子桐惊惶的叫声仍在继续,刘子矜只有这一个同母妹妹,心下自然担心,他收敛心神,当机立断抬脚将门踢开,焦急地冲了进去。

蒋若男跟在身后,屋内因为窗门紧闭而光线暗淡,空气因为不流通而有一股难闻的怪味,过了一会,蒋若男慢慢适应了室内的光线,便见前方不远处是一张黑漆雕花大床,帐幔掩得严严实实,隐隐能见一个蜷缩在一团的瘦弱身影,双肩不住颤动,发出压抑着的哭泣声,

刘子矜站在床前小声地劝慰:“子桐,你又怎么啦,你不肯吃药,又不肯见人,这么闷着,病怎么会好?”

帐幔内的人一边哭一边说:“哥哥,我知道我好不了了,如今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不如死了好!”

蒋若男知道帐幔中人便是刘子桐,便走了过去。

发现蒋若男的靠近,刘子桐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缩到了角落里,同时手指着她:“你来做什么,你害我还不够吗?是想看看我现在的凄惨模样,然后再出去笑话我!你走,你走,我不要见到你!”

刘子矜连忙说;“子桐,不得无礼,侯夫人是来看你的,她或许能治好你的病。”

刘子桐冷哼一声:“她蒋若兰如果能治病,我刘子桐就是神医!她有什么本事我还不了解吗?她只会欺负人!蒋若兰你以为你是侯夫人就了不起吗?我是不会让你看我笑话的,你走!”刘子桐激动气愤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刘子矜见她口没遮拦,心下大急,“子桐,住嘴!”

刘子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既担心蒋若兰借题发挥,又痛恨她时时刻刻都压自己一头,当下伤心地哭起来。

蒋若男见此情形,知道刘子矜是无法劝服妹妹让自己的治疗的,这种时候非得狠下心肠不可。她上前一步,吭也没吭一声一把拨开帐幔,因为她的动作过于迅速,刘子矜兄妹都没来的及反应!

刘子桐反射性地抬起头来,整张脸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两人面前。

蒋若男一看之下惊得说不出话来!

刘子桐瘦骨嶙峋,头发枯黄凌乱,可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最让人震惊的是,她那张小巧的瓜子脸上竟然长了一脸的暗疮,又红又肿,严重的地方已经生出脓包!

怪不得她说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蒋若男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深深的同情。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她知道容貌对于女子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且刘子桐还是一个即将面对定亲的花季少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对于她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蒋若兰的任性妄为!她虽然没有伤及刘子桐的性命,可是这跟要了她的命又有什么区别?

刘子桐反应过来后,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随即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一声又一声,凄厉而伤痛。刘子矜连忙上前拥住妹妹,心痛地无以复加,小声的安慰。刘子桐倒在哥哥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门外的梅香听到小姐的哭声立刻冲了进来,知道小姐不喜欢让人见到她的样子,又转过身将门关上,挡住外面一众好奇的目光。

刘子矜回头看梅香,痛心地问道:“梅香,这是怎么回事,之前根本就没有这么严重!”

梅香哽咽着回答:“少爷,小姐今早一起来就是这样了,脸上又长出很多疮,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刘子桐一边哭一边对刘子矜说:“哥哥,我变成丑八怪了,这让我怎么见人?”接着又看着蒋若男说:“这下你满意了,看到我这个样子你很开心吧!你笑吧,你尽管笑吧!坏人!坏人!”又哭倒在哥哥的怀里,“哥哥,让她走,我不要见她我不要见她!”

刘子矜拥着妹妹说道:“子桐,这都是你长期以来心情抑郁导致肝气郁滞,郁久化热,灼伤阴血,致使颜面气血失和而造成的,乖,你听哥哥的话,好好吃药,一定会变得像之前那么漂亮!”

刘子桐叫起来:“没有用的,我吃了那么久的药一点用都没有,我好不了了,我一辈子都要做丑八怪了!呜呜……都是你,你走,你走!我不要见你,我不要见任何人!”

刘子桐忽然探出身子,挥着拳头打蒋若男。

蒋若男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扯出刘子矜的怀抱,使她面对着自己!刘子桐瘦弱无力,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她顿时白了一张脸,惊恐万状地看着蒋若男,口中叫着哥哥。

刘子矜惊叫出声:“侯夫人,舍妹只是一时气不过,请你不要……”

站在蒋若男身后的梅香以为蒋若男又要欺负主子,立刻奋不顾身地扑到蒋若男身后,想要将她拉开,蒋若男头也没回,左手用力一挥,梅香便往后倒去。

蒋若男没有理会一边气急败坏的刘子矜,双眼直直地看着刘子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难道你要一辈子都缩在帐子里,一辈子自怜自艾吗?不错,你今天的不幸是我造成的!可是你将来的不幸却是你自己造成的!你有这么好的哥哥医治你,有这么好的家人关心你,可是你呢?你只会躲在这里逃避一切,看着他们为你伤心难过,你可有为自己努力过,可有为他们着想过?你这个胆小鬼,连尝试的胆子都没有!你这个样子真让我瞧不起!”

刘子桐不服气地大声反驳:“我有努力过,我吃了很久的药,可是没用,一点用都没有!我的病一点都不见好,我脸上的疮反而越长越多!我除了躲起来外,还有什么办法,难道要我出去丢人现眼吗?蒋若兰,这都是因为你,你还有脸来骂我!”

“那好,竟然你这么理直气壮,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便有办法治好你,你敢不敢一试!”

刘子桐被蒋若男激得来了脾气,暂时忘记了哭泣,脸红不脖子粗地跟她吵起来

“蒋若兰,笑死人了,你会治病,母猪都会上树了!”

“你管母猪会不会上树,我可以跟你打赌!如果我不能治好你的病,我就当着众人的面跳到水里去!”

“此话当真,蒋若兰,要是你反悔,我又能拿你怎么样?你现在可是侯夫人!”

“我可以立字据为证!”

旁边刘子矜刚开始还担心着妹妹,生怕蒋若兰蛮性发作,对妹妹不利,可看着看着,见妹妹一改之前颓废的样子,生气勃勃地跟蒋若兰斗嘴,而蒋若兰很明显是在使激将法,看到蒋若兰为了治疗妹妹而立下赌注,心中不由地生出一丝感动。

妹妹的病,连他都没把握能完全医治好,蒋若兰身为一品夫人却立下如此荒唐的赌注,当着众人的面跳下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而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能为妹妹治疗而已……

就凭着她这份心意,刘子矜之前对她的怨恨已经消失了一大半。

那边蒋若男真的当着刘子桐的面立下字据,还打上手印交到刘子桐手上。

刘子桐看了一眼,撇撇嘴说:“字真丑!”

蒋若男哼了一声,“字丑有什么紧要,只要我能治好你的病就好了!”

刘子桐将字据收好,“好,你今天夸下海口,要是你不能治好我的病,我一定让你尝尝我所遭受的痛苦!”

蒋若男笑笑,心想,即使我跳下水,我也不会变成你这个样子,不过刘子桐只要能接受她的治疗,她已经很满意了,这个女孩子,她不想让她这么悲惨,也算是她代表蒋若兰对她的一些补偿了!

蒋若男回过头去,对梅香说,“你去拿两个铜钱,和一些药油来!”

刘子矜奇道:“这是要干什么?”刘子桐也有些怀疑地看着她,“蒋若兰,你到底行不行,你可不要乱来!”

蒋若男神秘地笑了一笑,“是不是乱来,待会就知道!”

谢谢lovearlene和萨洒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

看明天能不能三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4:55:24','','classid=14','0','5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