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47章 食疗

发布时间:2022-05-14 20:51:18

蒋若男带着太夫人准备好好的礼物,和太夫人委派的张妈妈一同坐马车去到刘府。刘府接情况通报,早以派了下人出门时去迎接。蒋若男在刘府一群丫鬟媳妇子的簇拥下,进了刘府大门,向刘夫人的院子走去。刘府的府宅自然而然还来侯府很宽敞富贵荣华,虽然园亭相套,轩廊相接处,布局很是雅刘府接到通报,早已派了下人出门迎接。蒋若男在刘府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刘府大门,向刘夫人的院子走去。。

>>>《世家名门》章节目录<<<

《第47章 食疗》精选

蒋若男带着太夫人准备好的礼物,和太夫人指派的张妈妈一起坐马车去到刘府。

刘府接到通报,早已派了下人出门迎接。蒋若男在刘府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刘府大门,向刘夫人的院子走去。

刘府的府宅自然不及侯府宽敞富贵,但是园亭相套,轩廊相接,布局很是雅致。

一进到刘夫人的院子,就闻到一股淡淡的中药味,进到屋里,这股中药味更浓,再加上室内的温度较外间高,空气更显浑浊,让人很不好受。

刘夫人和衣靠在红漆雕花的大床上,显然是因为有客才勉强起身。

领在头前的婆子说:“夫人,侯夫人来看你了!”

刘夫人动了动身子,招手叫来云俏,挣扎着起身要给蒋若男行礼,蒋若男连忙上前,拦住了她,道:“刘夫人,你身子不好,就不要理这些虚礼了,我是来看望您的,反而要劳动你,让你不能安心休息,我又岂能心安?”

听得蒋若男说的真诚,刘夫人这才作罢,又招呼着丫鬟们看座斟茶。

蒋若男让丫鬟将椅子放在床边,自己就在刘夫人身边坐下。刘夫人忙道:“侯夫人还是坐远些的好,小心过了我的病气!”

蒋若男笑道:“我身强体壮,没有那么多讲究!”哮喘病又不传染,何必做成一副小家子气让人生厌?

刘夫人见她完全不避忌自己,心下微微一松。她对蒋若男的心思很复杂,既恨她害了女儿,可是又是她救了自己一命,当天病发时的情形自己是最清楚的,若不是她相救,自己能不能挨到儿子来的那一刻还真说不准!

想到这,她在心中叹一口气,低下头对蒋若男说:“侯夫人,老身还要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蒋若男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刘夫人不用放在心上,夫人是在我们府上发病的,说来说去,还是我们招待不周,太夫人特派我来表达歉意,不知现在刘夫人的身子可好些?”

这时,身边的丫鬟递上刚刚熬好的药,说道:“夫人,公子交代,药要趁热喝。”

刘夫人接过药,看着蒋若男苦笑一声道,“太夫人言重了,我这是老毛病了,年年都要发作几回,整个人就离不开药罐子!你回去跟太夫人说,叫她不用担心,我这病总要拖一段时间才会好。”

说着皱起眉将药一饮而下,勉强喝了半碗,胃中一阵恶心,却是怎么也喝不下了。

小丫头看着碗中还剩下小半碗汤药,为难道:“夫人,公子说过的,一定的喝完才行!”

刘夫人久受疾病煎熬,心中烦躁,脾气一来也顾不得客人在场,朝着丫鬟厉声喝道:“我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你是想我死吗?”这一激动,又牵发了病,捂着胸口咳起来。

小丫头吓得连忙磕头求饶。

云俏上前一边帮刘夫人拍背,一边朝着跪着的小丫头说道:“快去叫公子来!”

小丫头连忙起身,一溜烟地出去了。

蒋若男见刘夫人咳得难受,连忙上前按照上次那样,帮她揉按穴位,刘夫人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又要多谢侯夫人!”刘夫人苍白着脸,虚弱地说,“老身性子不好,叫夫人笑话了。”

蒋若男劝道:“夫人有病,不吃药哪行了?”

刘夫人摇摇头:“侯夫人有所不知,我是年年发病,年年吃药,如今,我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想起着几年来所受的苦痛,她不知不觉间红了眼圈。

蒋若男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半碗黑乎乎的中药,想起中药的苦,倒是能明白她的感受。这时,她脑中灵光一闪,想起前世里在书上看过的关于哮喘食疗的方子,像刘夫人这种慢性病,用食疗长期调养应该也会有很好的效果吧。

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刘子矜提脚进屋来。

刘子矜看到蒋若男,略微一愣,然后上前见了礼,接着检查了母亲的病况,刘夫人一边告诉他蒋若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刘子矜向蒋若男表达了谢意。转头看到那没喝完的半碗汤药,不由地皱起眉:“娘,这药非喝完不可。”

刘夫人在儿子面前表现的像个小孩子,她将头一扭,“喝了我也会吐出来,你就由得我吧,我双眼一闭,也好过受这活罪!”

刘子矜很无奈,他握住刘夫人的手说:“娘,不要说气话,喝了药,病很快就会好起来……”

刘夫人不出声,但神情很坚决。

蒋若男看到这忽然出声道:“刘太医,是药三分毒,这药长期喝下来总是会伤肠胃的,你为什么不试试给夫人食疗呢?”

“食疗?”刘太医缓缓站起身,有些惊异地看着蒋若男,“夫人是说用食物来治病?”在食物中添加药材并不是没有,但那主要是作为补身之用,用来治病却是远远不够的。换做是别人说这些话,刘子矜或许会当场反驳,但是这话从蒋若男嘴里说出来……他见过蒋若男给太夫人按摩,又救了自己的母亲,心中忍不住有些好奇,蒋若兰到底知道多少?

蒋若男点头的笑道:“对,用食疗来做调养,或许更有益于夫人的病症!”她想了想,“这样吧,我先写几个食疗方子,刘太医不妨看看用不用得上!”

刘子矜连忙叫丫鬟呈上笔墨,蒋若男看着文房四宝,想起自己那一手拙劣的毛笔字,不由得有些尴尬,可随即一想,谁又不知道蒋若兰不是一个擅长舞文弄墨的女子,怕啥!

她走到书桌边,拿起笔,写下几个方子。

“川贝鹌鹑汤,鹧鸪1只、苦杏仁9~15粒、川贝9~15粒、广陈皮1钱、山药6钱,煲汤。”蒋若男一边写一边说,“这种汤可以经常喝,我想应该不会很难喝。”她抬起头看着刘子矜笑了笑。

刘子矜看着她的笑颜微微有些出神,又听到她说:“还写几个简单的,平日里可以当零食吃。”刘子矜情不自禁地走到书桌对面,看向她写的字,只见她有些不自然地抓着笔,很认真地写着,核桃仁:取核桃仁2斤研细,补骨脂1斤为末,蜜调如饴,晨起用酒调服一大匙。不能饮酒者用温开水调服,忌羊肉……

见刘子矜看过来,蒋若男抬起头看向他,坦然笑道:“我的字写得不好,刘太医不要笑话。”

“侯夫人的字很……工整。”刘子矜犹豫了一会才说。

蒋若男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微微一笑,心想:刘子矜还真不适合说谎。

刘子矜也低下头去继续看着她写的方子,间中又忍不住抬起眼偷偷打量她,却见她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脑海中不由地回想起她刚才的笑颜,隔得近了,发现她的眼睛很漂亮,眼眸又黑又亮,如黑宝石一般,说话间一闪一闪的,非常的灵动

怪了,为什么之前他从未发现过?

“刘太医看看,合不合适?”蒋若男抬起头,将写好的方子递给他。

刘子衿伸手接过,收敛心神,细细看了一下,小零食除了核桃仁还有糖水白果,蜜饯双仁,取材和做法都写的很详细,而且都很适合母亲的病症。

只是这个真的能治病?刘子矜不敢肯定。

那边刘夫人早已忍不住好奇心,叫云俏将方子拿了过来,一看之下,整张脸都亮起来,她转过头看着蒋若男和儿子笑道:“这食疗方子看得我就想吃,就是要我天天吃这些我都没有意见。”

刘子矜犹豫着问蒋若男,“不知夫人用这个方子治好了多少人呢?”

蒋若男被问住了,说实话,这都是从书上看来的,实际效果如何,她还真是不敢打包票,“这个……我从未给人试过这种方子……”见刘子矜皱起眉头,又马上说道:“不过,这是我听别人说的,听说很有效!不如汤药暂时别停,这些食疗也用着,看效果,如果刘夫人吃的好,就长期用下去,这些食物对身体不会有坏处!”

刘夫人自从得蒋若男相救后,心中对于她的本事还是信服的,听了她的话,马上附和道:“就按侯夫人说的做!药我也吃着,食疗也用着,如果我感觉好,就长期吃这些了!”

刘子矜听母亲肯用药,便放下了心,再说他也很想试试食疗的效果,他看向母亲说:”既然如此,母亲每天的药一定要按时喝。”

刘夫人想起用不了多久就不用再喝这些难喝的药,心情大好之下向儿子做了保证。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看向蒋若男说道,“侯夫人,请你也去看看小女子桐吧,小女和我一般,也是不肯喝药,身子一直不好了!”

子桐,不就是被蒋若兰拖下水的那个女孩子?蒋若男看向刘子矜,见他脸色有些难看,知他也是想起了这件事。

“刘夫人,即使你不说,我也要去看看刘小姐的,今天我来的目的一是为了看望您,二是为了给刘小姐赔礼道歉。”

没办法,虽然这件事情不是自己的做的,但这个黑锅自己是背定了,谁叫自己倒霉,穿越到这具身体上来?

谢谢万恶滴0.1,lovearlene的打赏!谢谢yy7381553000字的更新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57:48','','classid=14','0','3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