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31章 保证

发布时间:2022-05-14 20:51:17

蒋若男不怕受苦受累,不怕这苦吃的不很值得。前天一天下去,蒋若男便有些会觉得并不大对劲儿,沈妈妈教她站立行苛刻点倒也罢了,但是刘妈妈用了一下午只教了她两个叩拜叩头的动作。她是弄不清中国古代的这些礼节,但是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只但是是个款待贵妇人的茶会,需她是弄不清古代的这些礼节,可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只不过是个招待贵妇人的茶会,需要用上跪拜大礼吗?本来学礼的时间就不多,还花了这么多时间折腾在这些礼上,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世家名门》章节目录<<<

《第31章 保证》精选

蒋若男不怕吃苦,就怕这苦吃的不值得。昨天一天下来,蒋若男便有些觉得不大对劲,沈妈妈教她坐立行严苛点倒也罢了,可是刘妈妈用了一上午只教了她两个跪拜磕头的动作。

她是弄不清古代的这些礼节,可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只不过是个招待贵妇人的茶会,需要用上跪拜大礼吗?本来学礼的时间就不多,还花了这么多时间折腾在这些礼上,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蒋若男想起王氏她们与自己打的赌,不由地冷哼一声。

跟我耍花样,我一定会让你们输得很难看!

两位妈妈来后,蒋若男边让人将她们叫到跟前。

蒋若男坐在主位上,手中端着一只五彩金瓷的杯子,袅袅烟雾中,她的面容冷然而严肃。

她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然后缓缓抬去眼睛,看着立在面前的两位妈妈,轻笑着说:“昨日,我给太夫人做按摩时,太夫人跟我谈笑时说过,两位妈妈算是大梁最好的训导妈妈了,不止是侯府,连京城其他的大户人家也会慕名请你们上门教导他们的小姐。”

这么一大顶高帽子戴下来,两位妈妈的面上都不由地露出些得色,同时也暗暗心惊,太夫人与新夫人之间似乎挺和睦啊!特别是刘妈妈,心中不大不小的打了个突。

沈妈妈说道:“太夫人实在是夸奖了。”

蒋若男笑着将手中的茶盖盖上,身旁映雪很机灵地伸手接了过去。

“所以我就在想,两位妈妈这么有本事,如果我按照两位妈妈说的去做,出席像十天后的这种普通茶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对不对?”蒋若男看着她们笑盈盈地说。

和她们争执那些是不是应该学跪拜大礼的事情是没有用的,她们精于此道,有几百条理由来反驳她,而且还会让人觉得,她是因为怕吃苦才来挑她们的刺,传到太夫人那里,太夫人是相信这两个跟着她已久的老妈妈,还是相信本来就怀有成见的新媳妇,结果也是很明显的。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她们做出保证,那么她吃点苦也值得了!

两位妈妈互看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异之色,不是说,新夫人是个是什么都不懂的泼妇吗,可是就这么一句话便可以看出,这新夫人不是那么简单,心细着了!

太夫人如此看重她们,新夫人又听她们的教导,如果真的不能让她出席十天后的茶会,委实也说不过去,就连太夫人那里也不好交代了!最重要的是,太夫人似乎对新夫人挺有好感,就算她们说新夫人资质不好,学不会,只怕太夫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而刘妈妈则有些心虚,这新夫人突然来这么一句,莫非是觉察到什么?想到这,背上不由地出了层冷汗,心中暗自后悔,之前小看了新夫人,这侯府未来女主人的位置到底谁属还是未知数,实在不该这么早就靠向于姨娘那边!

沈妈妈严肃地抿抿嘴,说道:“夫人,学规矩看似简单,其实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但是夫人只要真的肯按我们说的去做,出席十天后的茶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蒋若男满意地笑了笑,又看向刘妈妈,刘妈妈连忙说:“正是这个话,老奴一定会竭尽全力!”

蒋若男连忙站起身,朝着两位妈妈微微福了一福,“即使如此,那我先在此感谢两位妈妈了。”

两位妈妈连忙闪开身说不敢当,但见蒋若男身为夫人如此尊重她们,心下不由地生出一丝好感来。

这一番谈话之后,两位妈妈们对于蒋若男的教导着更为用心,可是也更为严格,不同的是,刘妈妈对于那些大礼只是简单的教过,着重于交一些普通社交场合的礼节。比如见什么人姓什么礼,又该怎么回礼,却是一点都不简单。

蒋若男的劳累程度一点都不亚于之前,不过她并没有怨言,她也知道,要想好好的在古代生存,在侯府生存,该学的一定要学,该做的一定要做,否则又怎能融入这个社会,让大家接受你?否则就会像之前的蒋若兰一般,遭世人唾弃,最后落得悲惨的下场!

可是她不管一天再怎么劳累,晚上还是会去给太夫人做按摩,一直到天气转晴,太夫人身子完全舒适了才停止,这让太夫人心中很受用,心中对她伸出不少好感,和她在一起时,不但笑容多了,话也慢慢多起来。

而这个时间也经常会碰到靳绍康来给太夫人请安,靳绍康对她还是那冷冷的态度,不过蒋若男一点也不在乎,只是小心收藏好心中对他的厌恶,免得在太夫人面前露出来

***

靳绍康回京后,就担任兵部侍郎一职,他身受皇帝器重,每天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这也是他至今还没有子嗣的原因之一。

这天,他从府衙回来后,像往常一般直接到松香院给太夫人请安。可是走到一条路口时,鬼使神差的,他走了左边这条青石甬道。

他自己并没有在意,可是一直跟着他的宁安却微微抬起眼看了看前方主子沉稳的背影,心中微微诧异

这条路会经过秋棠院,平时侯爷绝对不会走这条路的……

宁安知道主子的性格,不敢多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却发现主子的脚步,越来越缓慢。

其实,宁安如果绕到前面,就会发现,靳绍康的面上也是一种迷茫疑惑的神色,他看着周围的景致,心想,自己怎么会走到这里来了?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秋棠院,忽然想起这两天他晚上给母亲请安碰到她时,总会发现她脸上有着浓浓倦色,

学礼有这么累吗?还是说,这都是她故意装出来讨母亲欢心的?

靳绍康走到秋棠院门口,站在门后旁边一块一人多高的假石后,随即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可笑,这明明是自己的家里,他干嘛这么鬼祟呢?

可是他还是站在那里,偷偷地向着秋棠院里面看去。

今天看到有人给我在年度作品那里投了票,也不知事哪位亲投的,谢谢了,么么~~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6:16:36','','classid=14','0','54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