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两个老板

发布时间:2022-05-14 20:51:16

的话说把安远侯府譬喻为一个大公司,如果安远侯和太夫人就是这家公司的两个老板!虽然要说到公司的最低决策人,安远侯靳绍康还得往边站!在安远侯府,当家的的是太夫人,而安远侯看得出来是一个孝子,恐怕会与母亲不会产生争执,因为侯府的最低决策人是太夫人!蒋笼络好了太夫人,哪怕靳绍康将她厌恶到骨头缝里,她也可以在后府中有尊严地待下去!受白眼,遭轻视的生活,她过得太久了,实在没有兴趣再继续这么过下去!。

>>>《世家名门》章节目录<<<

《第17章 两个老板》精选

如果说把安远侯府比喻为一个大公司,那么安远侯和太夫人便是这家公司的两个老板!但是要说到公司的最高决策人,安远侯靳绍康还得往一边站!

在安远侯府,当家的是太夫人,而安远侯看得出是一个孝子,估计不会与母亲产生争执,所以侯府的最高决策人是太夫人!

蒋若兰已经得罪了公司其中的一个老板靳绍康,再想得到他的好感既没有可能,蒋若男也没有这个打算。所以要想在这家公司安安稳稳地待下去,那么太夫人是绝对需要好好笼络,好好尊敬的!

笼络好了太夫人,哪怕靳绍康将她厌恶到骨头缝里,她也可以在后府中有尊严地待下去!受白眼,遭轻视的生活,她过得太久了,实在没有兴趣再继续这么过下去!

所以晨昏定省这种很明显的向太夫人示好的行为,又怎么可以放弃?

梳妆打扮好后,蒋若男便带着红杏,映雪,连翘和华清四个丫鬟向着太夫人的松香院走去。

松香院,顾名思义,院子前种满了常青树松树,墨绿一片富有生机。

院子里有几个小丫鬟坐在廊下玩耍,看到蒋若男一行人先是一怔,然后一名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站起来走到门口处通传,“夫人来了!”,通传完后,看着蒋若男身后的位置笑了笑。

蒋若男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见她看的是映雪,便知这是那个与映雪相熟的小丫头了。

门口处的猩猩毡帘子被掀开,蒋若男带着丫鬟们走进去。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檀香。

屋里本来欢声笑语,可是蒋若男进去后,就像是被拔了电源的音响般,声音戛然而止。

太夫人身穿着墨绿色绣着团花的绫衣,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坐在正位上,手端着一杯茶在喝,蒋若男进去,她也没有抬起头来。

赵姨太太,王氏,靳嫣然和于秋月已经在位置上坐着,身边摆放着茶和点心,显然来了有一会了。

王氏看着蒋若男似笑非笑:“嫂子起晚了,可是伤口还疼?”

蒋若男看着她,昨儿已从红杏那里得知,这个王氏是于秋月的表姐,她看着王氏淡淡笑道:“伤口是还有些疼,梳头洗漱都要避开些伤口,所以来晚了些。”说着向着太夫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还请母亲见谅!”

旁边坐在于秋月身边的靳嫣然小声嘀咕道:“明明是起晚了,倒说得这么漂亮!”

蒋若男知道靳嫣然是太夫人唯一的女儿,平时甚的太夫人的欢心,所以便当成没听见她这番话。

太夫人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道:“不是说了你头上有伤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不用过来了吗?”

蒋若男低眉顺眼,神情非常的谦恭:“给母亲请安是媳妇的本分,怎能因为一点小伤就耽搁了?这不是为人媳的道理。”

此话一出,厅里所有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看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似地。半晌,靳嫣然“嗤”的一声笑,“道理?这两个字竟然会从你的嘴巴里吐出来?”

蒋若男缓缓地转过头,委委屈屈地看着靳嫣然,软声道:“小姑,我知道过去我有些过分,现在我已经知道错了,圣贤人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姑是最懂道理的,又怎能不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呢?”靳嫣然既然是太夫人的爱女,自然不能像过去那样争锋相对了!

昨天从她的一番言语中来看,这个姑娘也没有什么坏心肠,可能是因为出生于武将之家,所以性子直爽,嫉恶如仇,这种性格的人,就必须以柔来化之,她之所以偏帮于秋月,不就是因为于秋月外表看上去温柔如水,像个弱者吗?

那么,你现在来看看,我也是弱者了……

靳嫣然看着蒋若男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她指着蒋若男,嘴角抽了抽,脸上的表情古怪之极,“你……你又在搞什么鬼?”

蒋若男一脸难过的表情,她看了靳嫣然一眼,低下头去,“我能搞什么鬼……都怪我以前太不知轻重,以至于现在想改过都没人相信了……”

旁边赵姨太太正在喝茶,听到她这句话,一口茶不小心喷出来,王氏睁大了眼睛看着蒋若男,惊讶的合不拢嘴,而对面的于秋月则惊疑不定地看着她。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蒋若兰吗?……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惟独太夫人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色,“知错能改,那是好事,希望你说到做到!”

“媳妇知道。”

“去坐着吧,柳月,上茶!”

蒋若男在太夫人左下首的第二个位子坐下,安远侯府的规矩,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位置,即使人没有来,也不能乱坐。

第一个位置自然是安远侯的,他人没来,所以空着,而左手边是靳嫣然,蒋若男向着她温柔地一笑,靳嫣然的头皮又是一麻……

太夫人看着蒋若男说:“侯爷下令你学好规矩,待会我就派两个妈妈到你院里去,每天学上两个时辰。十日后家里的茶会,我会请京城中的太太夫人们出席,如果你的规矩能过关就让你出席,如果过不了关,那天的茶会,你就只能在自己的院中待着!”

此话一出,大家又拿眼瞧着蒋若男,谁不知道蒋若兰是最不喜欢学规矩的,当年她就是受不了繁冗的规矩,把太后派来的训导妈妈赶出院子,气得太后连着三个月都没有召见她,只是这蒋若兰的命凭地好,就是这样,太后也没有真正生她的气,后来又同从前一般宠爱于她。

现在太夫人叫她学规矩,不知这泼妇又有何精彩的反应?

赵姨太太,王氏,于秋月以及一干丫鬟婆子都睁大了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她,等着看好戏!

蒋若男在大家的期待下站起身

这些人的眼睛一亮,心肝波波跳!双眼满是兴奋!她是要干什么?顶撞太夫人?大骂出声?甚至是挥鞭子?

而靳嫣然则皱起眉头紧紧盯着蒋若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59:35','','classid=14','0','3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