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 忍个锤锤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6

当你会觉得一个人可疑人的时候,她所做的一切都看起来很可疑人。他们了先入为主的定了她的罪!对此,晨越只很想说,他们可真会脑补。“能不能够请你们把我的娇儿给他我,你们想怎样都也可以,只要你让我们离开了,这店也作为礼物你们了,我立誓我真的也不是青瓷,倘若我有半句假话,对此,晨越只想说,他们可真会脑补。。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忍个锤锤》精选

当你觉得一个人可疑的时候,她所做的一切都显得很可疑。他们已经先入为主的定了她的罪!

对此,晨越只想说,他们可真会脑补。

“能不能请你们把我的娇儿还给我,你们想怎样都可以,只要让我们离开,这店也送给你们了,我发誓我真的不是青瓷,若是我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你还敢说你不是青瓷?当年之事在场的人都绝口不提,你又是如何得知?”

如果她是青瓷,他们现在早就变成渣渣了。

“大哥,这是你自己说的,但凡有个脑子都能猜出来啊。你们是有多心虚,才会被人带了一波节奏就慌了神,草木皆兵也要带智商好吗?”

晨越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自己血压飙高了许多。

周先生忙不迭点头,笑眯眯的给晨越打着扇子,“就是就是,看把我们老板娘给气的。”

“而且,倘若我是青瓷,就凭你这般激怒我,我早就催动那所谓的母蛊送你下地狱了。你且想想,是你动手快还是蛊虫要你命的速度快!”

晨越是真的怒了,说话的语气也凌厉了几分。

“诸位听我说,即便她不是青瓷,可所有人都中蛊了唯独她没有中蛊,这只能说明,她身上要么有解蛊的东西,要么她也和青瓷有所关联。”鬼玉子幽幽的开口。

鬼玉子是铁了心不想放过萧晨越。

“总之这个老板娘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放过她只会留下后患。”

每个人都带着怀疑和杀机看着晨越,晨越明白,今天不管她怎么强调自己不是青瓷,他们都不会相信。而鬼玉子也是铁了心想要拉自己下水。

如今不管她说什么在他们看来都是在狡辩。

那还说什么,晨越望了一眼娇儿,深吸一口气,有句话叫做百口莫辩。

那就不辩了。

冷冷的看着鬼玉子,“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青瓷。有种你来杀了我啊。”

鬼玉子眯了眼,“诸位还等什么?赶紧杀了她。”

“谁敢动?我就让他再也走不出青花栈半步。别忘了你们体内还有子蛊。”

染着杀机的话瞬间让蓄势待发的众人顿住动作,如同野兽一般的眼神聚焦在晨越身上,被人群围在中央的女子一身蓝衣,眉眼都淬上了杀机。

周先生微微眯了眼,望着萧晨越的眼神意味深长。

如今她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是青瓷,他们反倒有些顾忌了。面面相觑,一时间愣是没有半个人敢说话。

晨越轻嗤,这便是人的尿性。你越是苦苦隐藏一件事,被发现的就会越快,你越狡辩别人就越不会原谅你。

但如果一开始你就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别人反而不容易相信。

“怎么?不信?不信我现在就催动母蛊给你们看看?这一次,搞死谁呢?是你?”

修长的手指缓缓指过花和尚,又落在老道士身上,“还是你?”

“又或者,是你?”最后定定的看向鬼玉子,晨越唇角勾起了笑容。

“诸位放心,只管动手杀了她,老夫可以替诸位解了身上的蛊。”

似是有所动容,众人看着晨越的眼神多了杀机。

“就凭你?你别忘了你体内也有子蛊,你若真的那么有本事,我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你下蛊?”

淡定的抿了一口茶,既然他们不放她和娇儿走,那她就不走了。

他们想玩,她就和他们玩。

是人都有脾气,晨越忍了两年,如今再忍下去小命就没了,那还忍个锤锤?

“你!”鬼玉子却是突然的哑口无言,恍然觉得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阴森森的视线紧盯萧晨越。他若说没察觉,便说明他的巫蛊之术不敌晨越,若说有察觉,却没有第一时间提醒大家,那这些人群起而攻之的对象就会变成他。

他和晨越都心知肚明,这蛊是他鬼玉子下的。

“我什么?”

鬼玉子冷笑开来,“白玉蛊并非无解,母蛊定然在她身上,只要找到母蛊就能解蛊,诸位,还不快上?”

“白玉蛊的确在我身上,就在我的身体里,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今天我若死了,你们也得死。”晨越信口胡诌,料准了他们贪生怕死不敢尝试。

“别听她瞎说,诸位只管上便是,老夫有把握救你们。”

“是吗?鬼玉子,且不说你是不是我的对手。只说说,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青花城。”

这句话,却让众人都变了脸色。

这青花瓷除了花家惹不起,可还有个城主府。城主府制定的规矩,不能在比武台下草菅人命,否则不管是谁都会被逼上死路。

青花城的城主,醉寻花。

醉寻花在江湖上颇负盛名,却并非因为他武艺高强和那张面皮,而是在那张翩翩公子的假象下,包裹着的是恶鬼。

他杀人不论对错,只看心情。

花少天若是算个纨绔的话,那曾经的醉寻花便是纨绔的鼻祖。若世上有人能凭一己之力痛玄斋对抗,那便是醉寻花了。

十几年前,他们就是得知醉寻花修炼了年生诀,所以对年生诀的渴望达到了巅峰,不顾一切的冲进青花城寻找年生诀。

醉寻花曾单枪匹马闯进玄斋,将当时的玄斋给搅了个天翻地覆,当时被他折腾死的玄斋首领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其实只是无聊的紧,去玄斋找乐子。之后的两年,醉寻花便消失在江湖上。

所以当众人那天看到他的时候,几乎是心惊胆战。

因为不知道醉寻花会不会一个不开心,将他们给杀了。

他们也想过练手击杀醉寻花,可玄斋高手如云都被他搅得天翻地覆,他们这些人冲上去也只能算是不自量力。

毕竟他们并不是花家,没有能力与醉寻花抗衡。

他们并非不知道其实青瓷是用年生诀引他们出来,只是年生诀的诱惑于他们而言,太大了。

可年生诀却被抢走了,是以方才听到青瓷的名字,恼羞成怒的他们都被冲昏了头。因为知动不了花家,只能把气撒青瓷身上。

然晨越这一番话彻底让他们冷静下来,如果真的在青花栈动了老板娘,醉寻花会不会让他们走出青花城都是个问题。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1:30:56','','classid=14','0','58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