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五章 所有人都中蛊了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6

“我们回到这里后对年生诀之事他赞不提,这花家是如何获知的?”“花和尚,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这里有内鬼?”江湖盛大,而如今江湖上大半颇负盛名的大侠都集聚在青花城,通过一场比武,羸得也可以可以得到年生诀,是当年他们发来的帖子上清清楚楚标注的。仅有接只有接到帖子的人才知道这件事。。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所有人都中蛊了》精选

“我们来到这里之后对年生诀之事绝口不提,这花家是如何得知的?”

“花和尚,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这里有内鬼?”

江湖盛大,如今江湖上大半颇负盛名的大侠都聚集在青花城,进行一场比武,赢得可以得到年生诀,是当初他们收到的帖子上清清楚楚标明的。

只有接到帖子的人才知道这件事。

青花城里的民众对此浑然不觉。

而花少天不知道哪里得到的消息,抢走了年生诀。他们试图抢回来,但对方武力值太高....

“哼,人心隔肚皮,这年生诀的消息瞒的那么紧,却还是被花少天知道了,要么就是有人和花少天勾结,要么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的,就是花少天。”

一进门就感受到气氛凝滞的晨越支开了铁柱,“铁柱,给客人们准备饭菜。”

晨越总觉得他们下一秒就会打起来。

铁柱有些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知道了。老板娘,你今天看到小雨了吗?”

“没有,怎么?小雨不是和你一起出去的吗?”

他脸色白了白,“我,我今天光顾着看比武了,没注意小雨什么时候不见的。我以为她回来了。”

最近的青花城总是有孩子失踪,想到这里,晨越也变了脸色,当下也顾不上客人了,“先去找小雨。”

这边铁柱刚走出门口就脸色大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面目通红,血管爆出,跟在身后的周先生见状便将其带回客栈,铁柱缓了半晌才缓过来。

酒气冲天的男人突然恢复清明,凝重的看着晨越,“他中蛊了。”

被吸引的江湖人看着柜台处的三个人,然而下一秒他们都变了脸色,因为周先生说,“这里所有人都中蛊了。”

“这是何意?”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质问道。

周先生凝重的道,“方才诸位回来的时候在下便感觉到有些怪异,只当是自己多疑了,知道这位少年想要出去的时候突发症状,在下才敢肯定。”

“诸位,都被人种了蛊。”

空气都似乎结了冰,晨越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一个人便罢了,所有人都中了蛊...

时至深夜,所有人都汇聚在大堂里,门口是一滩血迹。有人不信周先生所说,便走出去试了试,这一试就没能活着回来。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都被困在了青花栈,身体里都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种下了蛊。

铁柱不懂武功,被人种蛊毫无所觉便罢了,可是江湖上的人也都被种蛊,并且没一个发现的,那下蛊的人到底有多强大?

“老板娘,方才那副画面属实有些恶心,都叫你不要看了。来,到哥哥怀里来,哥哥给你安慰。”

想起方才看到的血腥画面,晨越不由白了脸。

往日里只在恐漫里看到的蛊虫破体而出的画面,如今她亲眼见着了,比之漫画里简直是更加劲爆血腥。

就在刚刚,有人不信邪想要走出去,结果刚出了青花栈的大门,就立刻被体内的蛊虫吞噬干净,最后蛊虫冲破他的身体,钻进了某个人的身体,然后那个人也死了,只不过死法变成了被吞噬了血肉。

只剩下一层皮覆盖在骨头上,那画面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若不是这些人出手快将蛊虫烧了,估计今天所有人都难逃一个死字。

晨越有点反胃。

周先生悄咪|咪的伸出手给她顺气,晨越反应很大的拍开了试图摸上自己背部的手,转了个身子彻底远离了周先生,那厮巴巴的望着她。

刺鼻的腥味刺激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灯火通明的客栈内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至极。

最终晨越还是坐不住了,若是往日里她可以在客栈内耗下去,可是小雨还没回来,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她实在是心焦。然众目睽睽之下,她却不敢有半分动作。

如果她平安走出青花栈,恐怕众人会怀疑是她下的蛊。

虽说等她走出青花栈之后,这些出不去的人也拿她没办法,但是娇儿和铁柱在这里,最后她还是得乖乖的回到这里来。

而且她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被下蛊,一想到自己身体里可能有那种要人命的蛊虫在,晨越不由自主的捂住嘴唇。

内心烦躁不已。这是造了什么孽?几次三番的被人捏在手心里当玩具?

在极度压抑的情况下,人们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

一番思量下来,晨越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

啪的一声,一只大掌排在桌子上,震得茶杯都蹦了起来。众人看向声源,只见一名光头大汉横眉倒竖,浓眉大眼,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佛珠。

便是刚刚拍桌子的花和尚。

眼含怒火的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难道我们要困死在这里?得想办法出去。”

“出去?呵,方才的情形你不是没看到,如何出去?”接茬的是一个身形矮小的驼背小老头,约莫五十多岁,倒吊的三|角眼布满犀利,捋着胡子泼了一盆冷水。

“诸位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侠,如今却被困在这小小的青花栈,本是为了年生诀而来,现下倒好,年生诀没了,说不定小命都要交待在这儿。”

“鬼玉子,你少说风凉话,别忘了,你自己也出不去。”光头大汉冷声道。

“谁说的?这白玉蛊是子母蛊,有无数的子蛊,但母蛊只有一个。这种蛊毒本不可怕,若身藏母蛊的人不驱动母蛊,被种下子蛊的人就不会死。”

所有人都看着正中央的鬼玉子。

众人这才想起,鬼玉子早年和巫族有过接触,而巫蛊之术没人能赢得过巫族。鬼玉子也是江湖上为数不多擅长使蛊的人。

而如今他们在怀疑,或许这蛊就是鬼玉子给他们下的,目的就是等他们拿到年生诀之后,利用蛊毒威胁,然后鬼玉子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年生诀。

众人眼中的怀疑让鬼玉子失笑。“若是能找出母蛊,老夫便能给各位解除子蛊。我想下蛊之人一定就在这青花栈之内窥视我们,只要有人走出青花栈一步,她便会驱动母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7:51:44','','classid=14','0','34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