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二章 我劝你善良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6

“是,你当我们都是死的吗?这般欺人太甚?老板娘,你且下楼去,这里就交到我们了。”人群中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接着晨越便被一群很陌生人给保护好出来了。更有甚者有几个了拔出武器,蓄力蓄势待发了!被一脚踹到的黑衣人迟疑了片刻,在看见花少天危胁的脸色后但是人群中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晨越便被一群陌生人给保护起来了。甚至有几个已经拔出武器,蓄势待发了!。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我劝你善良》精选

“就是,你当我们都是死的吗?这般欺人太甚?老板娘,你且上楼去,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人群中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晨越便被一群陌生人给保护起来了。甚至有几个已经拔出武器,蓄势待发了!

被一脚踹到的黑衣人犹豫了片刻,在看到花少天威胁的脸色之后还是出手了。

没有人看到是怎么出手的,只知道眨眼间那对夫妻就已经身首异处,头颅滚到了一边。小雨被吓得晕了过去,晨越也白了脸色。比晨越脸色更难看的是江湖上的一众客人。

原本此起彼伏为晨越抱不平的大侠们都噤了声。

客栈里的空气都似乎凝滞了,众人面面相觑。

那对夫妻武功很高,至少在江湖上也是难逢敌手的,可那黑衣蒙面大汉一招就取了他们的性命。这还只是一个人出手,如果另一个人也出手的话,那他们不是都要死在这里了?

众人在猜疑蒙面人到底是哪位巨侠,而与此同时他们更加恐惧的是却是另外一件事。

而晨越深吸一口气,指甲都陷进了掌心的肉里。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敢惹花家的原因。

花家不知道有什么能耐,能让那样的高手唯命是从。花少天为人嚣张且常常欺凌弱小,早就有人看不下去尝试过反抗,结果呢?十个武功高强的大侠联手攻击,却被守在花少天身边的两个护卫杀掉。

死相之惨状,战斗结束之快,都超乎想象。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们,只要他们还在花少天身边一天,就没有人能杀掉花少天。

这也是为什么晨越什么都不问,就认错的原因。跟花少天无理可讲,跟他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你见过活人被吊在城墙上,身上抹了蜜,然后活活喂给秃鹫和蛇虫鼠蚁吗?

曾有一风尘女子,因为一句话惹得花少天不开心,就将人剥光了勒令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侮辱女子,事后还将女子托在马车后面游街。

粗糙的地面将细嫩的皮肤...

花少天,是整个青花城的噩梦。

不是没试过反抗,而反抗换来的是花少天的变本加厉。

花少爷嘲讽笑开,“啧,没意思。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罢了,本少爷就勉为其难送你们一程。动手。”

无人敢在帮腔,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年生诀,不是为了送命。

黑衣人手臂微动,下一秒,萧晨越他们就会成为一具具死尸。

“花...”萧晨越的话被人截断了。

“哎哟,这可真热闹啊。”

伴随着清朗的男声,一道修长的身影走进众人视野。手持玉扇,便是如今情况危急,众人还是不免惊叹了一下。

来人一双狐狸眼,高鼻梁,皮肤如同上等的白玉,薄唇挂着浅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摇晃着玉扇,墨发因此微微舞动。

一身白衣清越,如同天上下凡的谪仙一般,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弯弯的桃花眼打量了一番客栈里的惨相,男人嫌弃的啧啧两声,“好好一个客栈,玩成了这样,花少爷,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便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该这般作为啊。”

那人几步走到晨越面前。

客栈外早已围了一圈人。

花少天看清来人,冷哼一声,“原来是你啊,怎的?你和那女人有一腿?”

“我倒是想,人老板娘也看不上我啊,花少爷啊,我好歹跟你爹也算是朋友,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人啊,你惹不起。”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来劝人的还是来挑事儿的?

果然,花少天别这句话激怒,“笑话?还有本少爷惹不起的人?”

“小朋友,我劝你善良。但你要是真不怕死的话,请随意造。”

“看来你这城主当的也不怎么样啊,半点威严都没有。”一道女声突兀的插|入,众人抬眼望去,便看到容貌绝美的女子领着一名小孩儿下楼。

城主轻笑,“唉,没办法,谁让本城主无能呢?自然是不及女侠了。”他那开心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自己无能,反而像是在介绍自己的丰功伟绩。

唐柔失笑,“醉寻花,你的能力若是和你的脸皮一般,那便真的是无敌了。”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我便是有能力也使不出来啊,不如这样,你当我的靠山,那我便有底气了。毕竟有大盛将军府做靠山,谁若是惹我不开心了,我便找你给我做主。”

“到时候您那战无不胜的战神兄长领着千军万马来踏平这个小城,那多有面儿啊。”

醉寻花长了一张很美的脸,初见只觉得是谪仙下凡,等对方开了金口才知道,这哪是仙啊?惋惜之情油然而生,多俊的一张脸啊,你说怎么就长了一张嘴呢?

话从他口中说出,愣是被裹上了无赖和贱贱的感觉。

这俩人一来一往,聪明的都知道,是在暗暗警告花少天。他若还要纠|缠不休,那便是和大盛的将军府为敌。

花少天领着人离开之后唐危才仰着小脸问唐柔,“姑姑,为什么早点不出来?”

唐柔点了点他的额头,宠溺的道,“时机很重要,并不是有权力就能吓住坏人。之后姑姑和你解释,现在我们先帮忙收拾一下,好吗?”

唐危开心的点点头,“好,听姑姑的,刚才姑姑不愿意下来,我还以为姑姑害怕了呢,但原来不是,姑姑还是那个善良的姑姑。”

“什么意思?姑姑如果是坏人你就不认姑姑了是吧?”唐柔佯装生气,逗弄着小侄子。

唐危愣了一下,紧紧的握着唐柔的手,可以看得出来,唐危很是依赖唐柔。实诚且有些语重心长的说,“也不会,姑姑永远是我姑姑,但如果姑姑是坏人的话,我会有点失望。”

唐柔失笑。

时机很重要,人和也很重要。

如果唐柔一开始就站出来,亮出自己的身份,花少天很可能会将唐柔困死在青花城,甚至将人给杀害。唐柔自身逃脱不是难事,可她还带着一个小唐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7:10:25','','classid=14','0','34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