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忍让过头就是软弱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5

“您即使怕事儿可现在的人都骑到头上来了,不能够什么都不做啊。娇儿还如果小就遭了如果大的罪,回去的时候一劲儿儿的要我切记说你。”“他说,”阿保的愤怒的转成了心痛,眼眶都有些红,究竟但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深吸口气缓了一下又说,“他说不能够让你明白,不“他说,”阿保的愤怒转为了心疼,眼眶都有些红,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深吸一口气缓了一下又说,“他说不能让你知道,不然你会担心的。”。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忍让过头就是软弱》精选

“您就算怕事儿可现在人都骑到头上来了,不能什么都不做啊。娇儿还那么小就遭了那么大的罪,回来的时候一个劲儿的要我不要告诉你。”

“他说,”阿保的愤怒转为了心疼,眼眶都有些红,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深吸一口气缓了一下又说,“他说不能让你知道,不然你会担心的。”

“可我实在是忍不住,昨天是一个小女孩儿在街上,那马车就直接冲过去,娇儿为了保护小女孩儿就挡在了小女孩儿身前。”

“也因此马车发生了很大的颠簸,然后马车里的人就说娇儿扰了他清净,愣是让人把娇儿按在地上,马车给活活碾过去的。”

“哦,灶火快灭了,看好火。”

阿保的火气腾的一下又上来了,晨越这幅淡定的模样,简直是碍眼极了。

“你,我、我不看了,要看你自己看。”

气愤的冲出去,阿保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吃人。片刻后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跑进厨房,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抱住晨越。

“姐,阿保哥哥说娇儿哥哥会变成瘸子,真的吗?小雨不想让哥哥变成瘸子。”

青花城虽是朝廷都不管的小城,但也有个城主管理城中大小事务,只是城主从未在人前露过面,而且城主大人的选拔方式很奇特,你要是想做上城主职位,那很简单。

你把现在的城主给杀了,你就是城主了。

城主的责任就是护一方安稳,这个安稳是指城内的安稳,毕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城内有很多都是隐退的大侠,门口卖煎饼的大妈有可能是深藏不漏的女侠。

巷尾的水果小贩也可能是赫赫有名的巨侠。

为了保证城内安稳,城主府就制定了一套规矩。有仇,可以寻,但要约上比武台光明正大的打,不能伤及无辜,不能出阴招,若是被寻仇的一方不肯迎战,也不能出手攻击。

但如果真的要寻仇,也不是不可以,自有另一套说法。

总之禁止鸡鸣狗盗作奸犯科。

违反的人就会成为全城公敌。

毕竟来到青花城的大侠都是厌倦了江湖纷争,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余生。

但也有例外,城主府的权利固然很大,但在城中有另一股势力,是城主府都不得不忌惮的存在。数百年前创立了青花城的花家。

以上所有的条例所有人都要遵守,唯独除了花家。

在青花城,花家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无人敢惹,被欺负了也只能和着血往肚里咽,据说每一任的城主能做多久的城主之位,要看花家想让他做多久。

简而言之就是,花家是青花城里的王法。

而娇儿的腿就是被花家少主弄伤的。

被花家盯上,简直比被人寻仇还要恐怖。被花家欺负,要么忍气吞声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老老实实被欺负了后送走瘟神就行了。

要么,生不如死。

夏日炎炎,中午的青花城尤为炎热,青花栈内却是凉爽异常,外出归来的客人一进门便不由舒出一口气,直想连声叫爽。

原来是角落里都放上了冰块和怪异的叫不上名字的东西,输送了一阵阵的凉风。

其实就是风扇,晨越特意找人做的,没有电就只能用机关带动。

客栈的大堂里很热闹,有人高声阔谈,有人安静吃饭,有人笑眯眯的听着别人谈话,时不时应和几句。

老板娘在柜台后算账,小厮在一边不断的瞟着老板娘,表情看上去很是纠结。

到了还是开口,“对不……”

一个挑着担子的老头突然走了进来,一阵阵怪异的味道让众人不由看向老头,那老头约莫五十多岁,个不高,眼神浑浊,穿着灰色的粗布麻衣。

将肩上的担子放在了大堂的中央,搞得吃饭的客人瞬间吃不下去了,他把泔水挑进来了,晨越微微拧眉还未来得及说话,阿保就忍不住了。

“你这是做什么?请你现在立刻出去。”阿保平日不是个暴脾气的人,只是刚好碰上娇儿的腿伤了,心里窝着火。

那老头姓李,城里就没有不认识他的,李老头早年丧妻中年丧子,家里就他一个人孤寡老人,住着不能避风避雨的茅草屋。

城里人都很热心,却不愿意去帮助他一点,因为这个人啊,说不好听点就是不识好歹。

李老头一句话也不说,就坐在了扁担上,一双眼睛直直瞅着晨越。晨越深吸一口气,颇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从柜台里拿了一些碎银,“铁柱,把钱给他,请李叔出去。”

城里生意最好的就是青花栈,不但客栈内冬暖夏凉,食物好吃实惠,还因为那里的老板娘颇负盛名,为人和善笑脸迎人。

而和青花栈捆绑的就有李老头,似乎是吃准了老板娘的为人,每逢店里生意好的时候他总会挑着泔水去捣乱,什么时候给了钱,他就拿着钱去别家买酒喝。

周围的商铺都看不下了,多次规劝晨越好脾气也不是这么使得,他这种人打一顿就好了,不然他会得寸进尺的。

城里就没有一家店铺不被他折腾过,而晨越是这些店铺里唯一一个忍受着他胡闹的。

回回都会给他一些银子了事。

“不能给,老板娘,他就是被你给惯得。要我说直接扔出去打一顿,他下次绝对不敢再来,再来就往死里打。”

阿保截住铁柱手里的银子,恶狠狠的盯着李老头。

“你是要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给打出去。”撸着袖子叉起腰,阿保是真的忍不住了。

两年来,从最初的十天半月来一次,到现在几乎天天都跑到这里来。

李老头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坐着。

“老板娘,这还让不让吃饭了,臭死了。”几个客人忍不住抱怨,回回都这样,他们这些客人都受不了了。

无奈的晨越只好放下笔,“对不住啊各位,我马上处理,为了表示歉意稍后会给大家准备免费的冰西瓜和绿豆汤,给大家解解暑,也算是小店的赔罪。”

“老板娘,忍让是好事,可忍让过了头,便是软弱了。”其中一个青年忍不住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7:14:59','','classid=14','0','34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