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坑姐的玩意儿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5

“所以有个坑姐的玩意儿,我不得已当了有家回不了的时空社畜接着就路过此地这里,忆起这个时间点所以了拾掇了萧溟。就来给你解惑。”她咬牙切齿,深吸口气姑且压下了内心的愤怒的。不需要说,当然归功于于萧晨丰。晨越也忆起弟弟自小就不喜欢鼓捣发明...一想起自己经不用说,肯定归功于萧晨丰。晨越也想起弟弟从小就喜欢捣鼓发明...一想到自己经历这些是因为弟弟,晨越觉得,她不揍的他半死都对不住那个坑姐的玩意儿。。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坑姐的玩意儿》精选

“因为有个坑姐的玩意儿,我被迫当了有家回不了的时空社畜然后就路过这里,想起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收拾了萧溟。就来给你解疑。”她咬牙切齿,深吸一口气暂且压下了内心的愤怒。

不用说,肯定归功于萧晨丰。晨越也想起弟弟从小就喜欢捣鼓发明...一想到自己经历这些是因为弟弟,晨越觉得,她不揍的他半死都对不住那个坑姐的玩意儿。

“时间不多了,你要记住好好对娇儿,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放开娇儿,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最最重要的是要凑齐清邪珠、年生诀、和....”

青花城,是处于这片大陆最角落的一个城镇,是被遗忘的地带。无论是大盛还是其他两个强盛的国家,都将这个地方摈弃。

青花城背靠深崖,是很多江湖大佬的隐居之地。

而青花栈是青花城内唯一的客栈,是一栋三层楼,位于城镇东南角,站在青花栈的楼顶都能看到城外的悬崖。

与其说是客栈做的却是饭店的营生,毕竟这个地方很少人来,在这里有房子的人谁没事儿会去住客栈呢?

原本两年前这客栈是要拆了的,被人盘下之后生意却开始蒸蒸日上,成了整个青花城最红火的店。

这几日的青花城住满了客人,老板娘和伙计们忙的脚跟都不带沾地儿的。

可是,最近的青花城有点不太平,接连有少年少女失踪。

“老板娘,你别担心了,他肯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青花栈门前挂着几串红灯笼,看着很是吉利。穿着蓝色简洁女装的老板娘用一根发簪挽着头发,一把长发在胸前因为主人的动作而晃动。

女子容貌清越,红唇轻启,一双杏眼划过焦躁,“这两天我眼皮子突突的跳,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哎呀,老板娘,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这才刚天黑,你急啥啊?要是等会儿人还没回来,我去找,成不?”阿保是十几岁的小少年,容貌清秀,身形矮小,安抚着身边握着笔算账的老板娘。

“不行,我得去找找。”老板娘放下笔,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哎哟老板娘你还是歇着吧,这一整天下来你就没歇过脚,刚刚还被外面摆摊的大爷找了麻烦,说到这个老板娘啊,脾气好是好事,但也不能总被人欺负还赔笑脸。下次他要是还找你麻烦,你还赔钱吗?他就是吃准了你好说话,所以每回都趁我们忙的时候找你茬。”

摆摊的老头子,总是趁着他们忙的时候把门口给堵了,为的就是耍赖跟老板娘要钱。

老板娘也是好说话,每每都趁了他心意。

“他一个老人家和他计较什么?何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人和善总归是好的。”

她很清楚那老大爷的算盘,他每回看店里生意好的时候就会故意把摊子挪到她门口,把脏水泼在门口,有时候甚至直接到店里来,客人们看到那么多脏的,也嫌弃不已。每每店里伙计去问他,他就说人老了没个准头,反正话里话外就是想要钱的意思,等他如愿拿了钱之后,就立马走了。

“我还是去找找吧,他可从来没回来这么晚过。”

“得得,您还是歇歇吧。天晚了你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啊,我去找成不?”赶忙将女子按回凳子上,阿保一溜烟儿跑出去了。

老板娘扶着心口,眉头轻蹙。

最终还是坐不住,还是决定出去寻人。

“掌柜的,请问还有客房吗?”

啪的一声,老板娘手里的灯笼坠在地上,震惊的看着站在柜台前的人。

来人相貌绰约,十六七的年纪,肤若脂凝,杏眼里是少年得意的光彩,一身紫衫浅色蓝衣为女子增了几分明朗。娇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不由细细打量老板娘。

蓝色锻衣,容貌姣好,美丽沉静,那双好看的杏眼里全是震惊和……惊喜?

就好像他们认识似的。

唐柔思忖了片刻,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一号人,可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却像是看老熟人。

“姑姑,要不我们还是换家店吧?”躲在女子身后的小小少年悄声说,显然他也发现老板娘怪怪的。

唐柔面露难色,她也想,可是这是唯一一家客栈。要找的人不靠谱,也断了联系。

“抱歉,这几日客满了。”老板娘回过神后给了一个官方的笑容。

唐柔叹了一口气,难不成只能住在民户家中?这大晚上的她总不能一家一户去敲门?这里不比上京,上京晚上很热闹,基本都很晚才休息。

可这里的人都休息的很早。难不成真要一家一家的敲门求收留?那她宁愿露宿街头,唐柔倒是无所谓,可是他怕小侄子受不住。

“可否让我们在大堂凑合一晚上,房钱照付。”

总比露宿强。

“这样吧,姑娘若是不嫌弃,我们可以挪一间屋子给你。”到底还是不忍心。

事实上现在伙计们住的房子都已经挪给客人了。

唐柔感激的看着美丽沉静的老板娘。“那,感激不尽。”

染了江湖儿女豪爽的唐柔一拱拳,老板娘失笑。唤来另一个伙计铁柱,铁柱是十七八岁的高大壮实少年,皮肤黝黑,若不说年纪,都会以为他是二十来岁的男人。

“铁柱,把客人们领到小雨的房间,跟小雨说今晚她跟我睡。”

只是这里虽民风淳朴,可晨越到底还是不放心,毕竟人心隔肚皮,她也不忍心让唐柔和唐危真的露宿街头。

“好嘞掌柜的。”铁柱怪异的看了老板娘一眼,而后毛巾甩到肩头微微躬身,恭敬的请着唐柔他们去房间了。

“老板娘,老板娘!”连着两声惊呼,阿保背着一个少年回来了。

“怎么回事?”

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一身白衣,此时衣服上多了一些泥泞,一张美颜苍白不已,素日里粉嘟嘟的唇都苍白不堪,额头上冷汗淋漓。

坐腿上有一圈触目惊心的红,晨越试探性的碰了一下,对方隐忍着却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那腿八成是断了,晨越瞬间就变了脸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6:39:41','','classid=14','0','56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