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章 该怎么处置他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5

当初萧晨越曾在楚家的帮助下偷偷的出宫,回到了天行山。那个时间点恰恰他离皇位一步之遥的时候,萧晨越是那时从天行山找到了了九渊镜。借以危胁他肯定不也可以首登皇位,而且说他的话首登皇位,他就仅有死路一条。萧晨越后来在九渊镜里看见他首登皇位后多次天以此威胁他绝对不可以登上皇位,并且告诉他如果登上皇位,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该怎么处置他》精选

当年萧晨越曾在楚家的帮助下偷偷出宫,来到了天行山。那个时间点正是他离皇位一步之遥的时候,萧晨越就是那时从天行山找到了九渊镜。

以此威胁他绝对不可以登上皇位,并且告诉他如果登上皇位,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萧晨越当时在九渊镜里看到他登上皇位之后多次天灾人祸,他下场凄惨,一场浩劫将这片大陆毁灭。

目之所及皆是断壁残垣,以及累累尸骸,人们都变成了怪物,就连萧溟也被怪物感染,成了不人不鬼如同野兽的怪物一员。

最初他并不信,直到后来在登基前夕的预言里看到萧晨越所说的画面,才不得不相信。

他要的是皇位,是可以享万里江山的皇位,而不是变成野兽怪物。

所以最后他没有登上皇位,反而将位子让给了唐家,他依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悲哀的是即便是唐义忠没有命可以坐稳几年江山,但他的儿子有做皇帝的命格。

不紧不慢的走到唐危面前,萧溟居高临下,将唐危经常拿着玉玺盖章的右手狠狠折断。

“你和你的父亲一样无能,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死在眼前,你们都恨极了我,可偏偏又杀不了我。呵呵,哈哈哈哈。”

一想到自己曾经在唐家父子的脚下卑躬屈膝,他就忍不住想要狠狠折磨唐危。

唐危面色惨白,可久居上位让他不屑于求饶。

于是更加激怒了萧溟,他一脚将人踢到了崖边,身子滚落到崖下,晨越着急的动了动身子,“唐危!”

一只手紧紧扒着断崖,下一秒萧溟的脚就狠狠碾在了他的手上。

当时萧晨越和他做了一笔交易,九渊镜给他,而他绝对不能登上皇位。

“就这么不堪一击的人都能当皇帝,为什么我就不能呢?”

眼睁睁看着唐危坠入万丈深渊,萧溟脸上漫开笑容,嗜杀的本性在即将得到胜利的的前一刻终于无法抑制,他活生生的将试图去救墨儿的玉罗刹剥皮,就如同玉罗刹曾说要用在墨儿身上的那样。

他享受着耳边蔓延的哀嚎,萧溟本人其实残虐成性,却要在百姓面前做出一副救世主模样,保持着自己丞相的盛名。

谁能想到,清冷如谪仙的皮囊之下藏着的是滔天的祸心?

最后心情愉悦的踱回晨越面前。染满了鲜血的手擒住晨越的下巴,得意的欣赏的着她眼中因为唐危而产生的悲痛和愤怒。

“所以我不服气,便是命数让我不能登上皇位,那我便逆天改命。我不日不夜的寻找楚家,可多少年过去始终没有楚家的消息。于是我便设计让你去找九渊镜,这不,你便帮我找到了楚家,也找到血祭需要的最后一个祭品。”

手指覆上她的下唇,他眼中划过一抹兴味,“阿越果然是我的福星。”

楚家携九渊镜和巫族的秘密隐居世外,江湖上因此刮起了无数次的腥风血雨,人人都在找楚家人,可从未有人真的找到过。

别人找了十几年,而萧晨越却是几天就找到了。那是因为楚老想要被她找到,或者说他们躲起来那么多年,就是为了活着等萧晨越的到来。

“这十几年来,我可是每天都在期待你的到来呢,阿越。”

萧溟看着萧晨越的眼神渐渐爬上邪念,倒不是因为她生的多好看,只是因为她现在眼睛里的愤怒让他来了兴味。

他想象着被他虐完后她还会不会有这样充满生气的眼神。

他最喜欢的就是摧毁一个人的信念,享受着那个人眼睛里最后一抹光消失的过程。然后,这个玩具也会就此消失。

如果是萧晨越的话,萧溟觉得这个玩具的时间可能会很长。

“收起你那肮脏的眼神,萧溟,有件事你想听吗?”

萧晨越的那双眼睛曾一度成为萧溟的噩梦,他突然收回手后退两步。

平日里那双杏眼里只有平静淡定,可在生死关头却会染上让人读不懂的情绪。

似冷漠,似悲悯,似得意……

十几年前她就是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告诉他倘若他登上皇位,就会死的很惨。萧溟去验证过,结局如她所说。

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无论他重生多少次都无法找到那股力量背后藏着的人到底是谁。

也因此,没有做血祭之前他不敢轻易登上皇位。

“逆天改命...呵...”他的长篇大论过后,萧晨越终是忍不住笑出声。讥讽之意毫不掩饰。

“便是你想逆天改命,也得有命活着,你不是有预知能力吗?那你预知到自己的下场了吗?””

方才还奄奄一息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冷魅的桃花眸紧紧盯着萧溟,不过是一瞬间萧溟的哀呼就传遍了天行山。

三千乌发散在肩头,黑色的衣服破败不堪,桃花眼里装满了黑沉沉的杀意,捏着萧溟的手轻语,“你染指了我的主人,你说,该怎么办呢?”

已经被折成扭曲姿态的手指传来蚀骨的疼。

他微微弯了身子,乌发随着主人的动作肆意的倾泻而下,苍白的脸上染着直达眼底的笑意。

“阿越也是你能叫的吗?”又一根手指被扭曲。

萧溟被迫跪在地上。

修长的手指拂过他的眼睛,“你方才看主人的眼神,都将我的主人染脏了,你说,该如何是好?要不,把它抠下来?”

“主人,你说该怎么处置他?”抬起头的那一刻,完成月牙的桃花眼只有澄澈,略带些讨好的意味。

终于解脱束缚的晨越被喂下一粒药丸,瞬间觉得身体清明了很多。

晨越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身子走到躺在地上哀嚎的萧溟面前。深吸一口气,最后狠狠一脚踹在他身上,用了全身的力气,将怒火都发泄在他身上。

“下次想要利用别人的时候,要先搞清楚一件事,那个人,是不是你能利用的。”

寒风裹挟着刺骨的杀意,乌云遮住了明月,九渊镜也因为失去了鲜血的供养归回了原处。

“将别人生死拿捏在手中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别人捏住生死?萧溟,凤玄,还有.....”

充满寒意的眼睛侧头望向娇儿,“盛倾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3:15:23','','classid=14','0','35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