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再敢丢下我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5

她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他要逼着娇儿杀了自己的养父母了,所以他经历过过被养父母拿着刀要杀了自己的事。他不信赖任何人,所以明白自己会被背叛自己,连亲生父母都没给他足够多的信赖,除了谁会真的去信赖他?他一次次的将娇儿当做商品让别人做可以选择,用这种方式让娇儿明白了世他不信任任何人,因为知道自己会被背叛,连亲生父母都没给他足够的信任,还有谁会真的去信任他?。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再敢丢下我》精选

她有些明白为什么他要逼着娇儿杀了自己的养父母了,因为他经历过被养父母拿着刀要杀了自己的事。

他不信任任何人,因为知道自己会被背叛,连亲生父母都没给他足够的信任,还有谁会真的去信任他?

他一次次的将娇儿当成商品让别人做选择,用这种方式让娇儿明白世人皆无情。

凤玄不懂爱,因为没有人教过他,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他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他的人,结果就是对方被伤的伤痕累累,而他却毫无所觉。

可怜吗?

晨越的答案是,或许。

有些人要用一生去治愈童年,而晨越的童年足以治愈一生。

“你们走吧...”凤玄苍白的脸上只剩下疲惫和释然。

“不找九渊镜了吗?没有九渊镜尊主的性命....”唐危变换成了活阎罗的声音。

“他都已经死了,我便是长命百岁又有何用?能在这里陪他一起死,也是美事一桩。”唇角泛起淡淡的释然笑意,他似乎对这个结局很是满意。

你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这是晨越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话,凤玄是坏人,但用了全身的力气去珍惜娇儿。

“你们回去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实我们都....”

“等等,有人来了。”唐危突然拧眉,戒备的看向洞口。

看清楚来人之后,晨越当即就红了眼。

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娇儿身上的血迹,生怕触到了他的伤口,他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泛着浅浅笑容,“主人,我没事。”

没事个锤子,他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口,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下次你要是再敢丢下我,一个人去面对危险,我...我就把你狠狠按在床上,让你哪也去不了。”

月牙眼闪过一抹光,在晨越耳边说了一句话之后,唐危就看到萧晨越满脸通红,娇嗔的瞪着娇儿。

原来玉碎当时并没有被黑蟒吞进去,只是在和黑蟒搏斗的时候受了很重的伤,没有办法来找她。晨越经过这一次折腾也明白了,自己对娇儿好像不只是动心那么简单。

她甚至有些怨怼他最后抛开自己,她甚至有了一把火把这里烧了,陪他一起长眠在这里的念头。

如果不是唐危当时拦着,这里估计已经被烧的光秃秃的了。

“似乎是有人救了我,我醒来的时候黑蟒也不见了。”

也就是说,这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而他又不露面,也分不清是敌是友,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实力貌似很强大,否则怎么可能从黑蟒嘴下救下娇儿?

如果是朋友还好,如果是敌人....

他们现在的主要战力都成了伤员。

他们似乎只有等死的份。

“会不会是巫族?”唐危开口打破了沉默。

如果是巫族,那她们还能活到现在吗?

就这么说吧,假如有一群人跑到你家门口去抢你们的传家之宝,但他们来的途中受了伤,你会不会那么好心的去救他们?

不落井下石就不错,又怎么可能去救人?

晨越和唐危对视一眼,而后快速移开视线。

九渊镜,传说中的圣物,此时就在眼前,然而众人却不敢上前一步,因为镜子后面是那条黑蟒,一双竖眼紧紧盯着他们。

他们走过了迷宫一般的洞穴,终于来到了断崖边,身前是一条数十米长的距离,对面就是一片空地,像是个祭坛一样的地方,九渊镜就被架在台子上。

想要过去就只有依靠断崖上架的一根独木。

如果武力担当没有受伤这点距离简直不要太轻松,可是他们现在连站立都成了问题,而且看那独木似乎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想过去,只能一个一个的过。

从一路有惊无险的找到这里,晨越就知道,终点肯定有大惊喜等着他们。

不由吞咽口水,她其实很害怕蛇的眼睛,因为蛇的眼睛很冰冷,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你。

就好比有一个人直勾勾的看着你,没有任何感情,眼珠子都不带转一下的,就那么紧紧的盯着你……

如今凤玄和娇儿都身负重伤,唐危虽有武功但面对黑蟒,也只有挨打的份。更别说他们现在想过都过不去,天色骤然阴沉下来,似乎在酝酿这狂风暴雨。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晨越回头看了一眼就狠狠拧眉。

穿着黑色斗篷的高大神秘人将玉罗刹和墨儿扔了过来,晨越赶忙上前去看墨儿。黑蟒突然发出怪异的声音,竭力嘶吼并且一双冰冷的蛇眼沉着浓浓杀机。

神秘人却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最后稳稳的停在萧晨越身前,唐危想要上前却被凤玄刺穿了肩膀。

而娇儿也被凤玄用了仅剩的软骨粉,身子只能软软的倒在他身上。

“尊主,你...”

“唐危,别装了,我知道是你。”

唐危扯下面具,脸色苍白的看着凤玄,“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晨越被拎到断崖前,“如果不想看到他们死在你面前,就走过去。”

过个头!晨越脸色难看,恶狠狠的瞪了黑衣人一眼,虽说现在小命都攥在黑袍的手里,可前面有蟒,恐怕走到一半就被吞了,就算没有黑蟒在盯着她。

她也走不过去。

她又不是练杂技的,会走钢丝。

“你干脆把我扔下去吧。”

电视里看多了坠崖的名场面,她宁愿体验一把坠崖,好歹也是打卡了名场面,总比被蟒吞了强。

“你想清楚,你不走死的就是他们了。”

呵呵哒了。

她走不走都得死。

那她干嘛要走呢。

“你不扔我自个儿来。”

黑袍人一个飞刀甩出去,唐危险些中招。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晨越深吸一口气,她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被威胁了。

“你接着耍,反正都是死路一条,等你将他们都杀了,我就跳下去。”

“是吗?这可是你说的。”

他手里的飞镖对准了墨儿,晨越翻了个白眼,事到如今她连生气的劲儿都没了。

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断崖,又看了看断崖那方的蟒,认命的抬步走向独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4:54:26','','classid=14','0','5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