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跪下叫爸爸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4

凤玄哂笑,“的确你也没那么善良真诚。”善良真诚?善良真诚的前提是自己能保护好自己,她现在的都泥菩萨过江了。墨儿是很可伶,但是即使张口让娇儿去救孩子,恐怕娇儿也会去的。她又何苦在作死的边缘试探性?更更何况,帮组人的前提是要保护好好自己。她劝诫着自己,忍!忍。刃下善良?善良的前提是自己能够保护自己,她现在都泥菩萨过江了。墨儿是很可怜,不过即便开口让娇儿去救人,估计娇儿也不会去的。。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跪下叫爸爸》精选

凤玄嗤笑,“看来你也没那么善良。”

善良?善良的前提是自己能够保护自己,她现在都泥菩萨过江了。墨儿是很可怜,不过即便开口让娇儿去救人,估计娇儿也不会去的。

她又何必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更何况,帮助人的前提是要保护好自己。

她告诫着自己,忍!

忍。

刃下面是心,所以所谓的忍,就是诛心。

可是....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品越亏。

所以...

忍个锤子!退个鬼!

“好玩吗?”晨越勉强敛了怒气,平静的看着凤玄。

“就算要玩儿,也请给个凳子,这才有看戏的感觉。”而后又将视线落在玉罗刹身上,嘲讽的挑了挑嘴角,杏眼里全是对她的不屑。

“听说过梳洗吗?听说过铁莲花吗?改天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知道的法子比你的头发丝还多,就你这点把戏还敢在你祖宗面前耍,你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娇儿,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再跟这群神经病玩儿,你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娇儿笑颜如花,桃花眼弯成了天上的月牙,“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主人想要椅子,这里有。”

一阵天旋地转,晨越已经稳稳的坐在男人的手臂上。被吓了一跳的晨越拍着受惊的小心脏,本想惊叹还有这种操作,想起现在的情况就挂着淡定的神色搭上他的肩头。

他向外伸展的手臂,手肘抵着腰腹,小臂外摊着,晨越就坐在他的小臂上。悠哉的翘起了二郎腿。

“真乖。”摸了摸他的脸,晨越很满意他的配合。

玉罗刹被她淡定的反应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只能望向凤玄。其实他们本来就只是想吓吓萧晨越,凤玄也轻轻拢眉。

前一刻还气的想扑上来咬死他的女人,下一秒就神色平静的去打情骂俏。

晨越想明白了,气个锤子?生气使人变老,他们想玩儿她就陪他们玩。

“不就是想让我妥协吗?好啊。”女人清秀的脸笑的有些诡异。

“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帮你们找九渊镜。”脸上的笑容蓦地一变,如同一直高傲的孔雀,挑衅的看着玉罗刹,“有三个条件,只要你做到我立刻带你进去找九渊镜。第一个,将他们好好安葬。第二个,玉罗刹今天,必须死。”

成功看到玉罗刹脸上的笑容僵住,晨越心下轻哼。就玉罗刹那点道行也想跟她斗,她要是玩儿起来,估计玉罗刹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晨越勾着唇角,挑衅的居高临下睨着凤玄。

深蓝色的冬衣染上了血污,黑色大氅的白色毛领衬得她面容精致好看,坐在黑衣男人手臂上似笑非笑。而男人精致的脸上满是宠溺。

“至于第三个,就更简单了。”

“跪下叫爸爸。”

天行山内地势险峻,危险重重,基本上是有去无回的冒险。

娇儿紧紧的护着晨越,他们现在进了一处密林,带来的百十个人只剩下二三十个,野兽嘶鸣突然安静下来,相比于其他人松了一口气的表现,晨越却是不安的扯了扯娇儿的手臂。

浓雾越来越大,天色也黑了下来。周围目之所及全是鲜血和尸体,有人的,有动物的....

“娇儿,等下带上墨儿我们原路返回。还有,小心一点。”

来的路上晨越悄悄的留了记号,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能让野兽安静下来的,是比野兽更可怕的存在。恐怖片的经验告诉她,这个林子里肯定还有更可怕的东西。

“好。”

萧晨越让做的事情,娇儿从来不会多问原因,只会听话的去做,所以有时候她会忘记眼前这个人是个病娇。她想做的事情他也从来不多问,仿若就真的如他所说,只要能让他在她身边跟着,就会乖乖的。

望着他的背影,晨越眼神有些复杂。

周围突然传来细小的摩擦声。

凤玄拧了眉,“快走。”

然而已经来不及,一声惨叫让众人都神情紧张起来,晨越吞咽口水,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娇儿的手。

娇儿也陡然变了面色,将萧晨越护在身后。

迷蒙的雾色间,一双猩红的竖眼紧紧的盯着他们。

众人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被蟒身包在一个圈里,巨大的身子隐隐约约在迷雾中显出轮廓,水桶一般粗的身躯,因为雾色而无法准确测量它身长。

就那么对视着,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突然间,蟒蛇动了动,巨大的树干就突然倒了。

刚才对付野兽的时候已经将迷药用的差不多的,剩下一点并不足以撂倒眼前的大家伙。

所有人都僵直了身子,显然眼前的大家伙并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微微泛着光泽的鳞片和蟒蛇的竖眼,都让他们不由冷汗淋漓。

僵持了许久,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原本平静的双方突然在林子间激烈缠斗,风卷残云间晨越看到大蟒支棱起身子,嘴里还衔着一个人。

唯一的反应就是跑。

趁着他们斗得时候娇儿已经带着她和墨儿跑出好远。

活阎罗抱着受了重伤的玉罗刹,凤玄跟在一旁。

很快黑色的大蟒就发现了逃走的猎物,动作很是迅速的追过来。

一带二实在吃力,娇儿最后只能把墨儿扔给凤玄。

后有蟒追,前路未知,晨越抱紧娇儿脖子,只感觉风在耳边呼呼的刮,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隐约只看到黑蟒娇儿身后张开了血盆大口。

身子突然临空而起,晨越瞪大了眼睛看着被血盆大口吞没的男人。

“娇儿!”

最后响彻在林间的是萧晨越的呼唤声。

山上的夜黑沉沉的,燃烧的篝火照亮了小小的山洞。

黑衣男人满身血迹的躺在干草上,狼狈不堪。

凤眼好不容易睁开一条缝,就看到蓝衣女人坐在火堆前挑着火,眼眶红肿似是哭过。

“小猫儿呢?咳咳。”

挣扎着想起身却重重跌在干草上。

晨越的脸色异常苍白并一言不发,最后一刻娇儿将她扔开,凤玄反身去救娇儿,受了重伤。

而晨越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昏迷在身边的凤玄,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57:10','','classid=14','0','3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