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像你这种人就不该活着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4

老伯的妻子生病了了,本来就身体好,这几天不时便会深陷陷入昏迷,找了村里的大夫,大夫而已摇了摇头说怕是熬但是去年的冬天里。老伯走后了大夫,偷偷的抹了眼角的眼水,一屋里就笑着跟妻子说,“没啥事,是前段时间天冷,受寒了,你别想太多。”妻子也明白自己撑不久了老伯送走了大夫,偷偷抹了眼角的眼水,一进屋就笑着跟妻子说,“没啥事,就是最近天冷,受凉了,你别想太多。”。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像你这种人就不该活着》精选

老伯的妻子生病了,原本就身体不好,这几天时不时就会陷入昏迷,找了村里的大夫,大夫只是摇摇头说怕是熬不过今年的冬天。

老伯送走了大夫,偷偷抹了眼角的眼水,一进屋就笑着跟妻子说,“没啥事,就是最近天冷,受凉了,你别想太多。”

妻子也知道自己撑不久了,“别蒙我了老头子,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我只是,只是放心不下你,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你放心,我不会一个人的,等你走了我就找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刻意的夸张动作,老婆子就被逗笑了。

“你可拉倒吧,就你,除了我没人会看上你的。”

“所以啊,老婆子千万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他苦笑着说。

中午晨越进厨房给老伯帮忙的时候就看到老伯坐在炉火前抹眼水,一双眼通红,佝偻的背微微侧过去添了几把柴。

“姑娘,这里烟大,还是出去等吧。”

“老伯,为什么不带大娘去城里看看,说不定能看好呢?”

提起妻子老伯再次红了眼眶,人老了,其实泪点更低。“看过,看不好。”

年轻的时候老伯也是个有名的地主,行为孟浪,也是个不着调的世家子。娶了十几房小妾,宠妾灭妻的事没少干,后来生了一场大病,家里的钱花光了也没治好,眼看人就要不行了,小妾们走的走跑的跑。

就剩下不受宠的妻子在身边照顾着,无论他怎么赶都赶不走。

后来病好了,他努力的挣钱,终于恢复了家业,可是...可是妻子却走了。他追了好久才重新将妻子追回来。

但因为他年轻的过错导致妻子一直不能怀孕,有好多次妻子劝他纳一房小妾延续香火,他都拒绝。人生在世得妻如此,便是最大的幸事。

“我想通了,要是实在撑不过去了,我就和她一起去。我应承过老婆子,永远不会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何况,她一个人走黄泉路,我不放心。我家老婆子年轻的时候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耳根子又软,说不定就被其他人哄走了。我得牵着她的手一起过轮回道,不然,不然下辈子她就不要我了。”

晨越回房的时候眼眶红红的,一看到娇儿就绷不住了。

“主人,是不是凤玄又欺负你了?”他顿时冷了语气,抬脚要去找凤玄算账,晨越猛地扑进他怀里。

声音哽咽杏眼里盛满了眼泪,“我以前看到过一件事,就是一对老夫妻出了车祸,妻子被困在了火里,本来丈夫都逃出来了,可是发现妻子还在火里,他就不顾旁人阻拦冲进了火里。”

“唔...我觉得心里好难受。娇儿,刚才大夫说大娘撑不过这个冬天,大娘让我去帮她安慰老伯,让老伯不要做傻事。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安慰,老伯就说大娘要是走了他就跟着一块走。”

晨越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了,反正就是很想哭。

松了一口气的娇儿轻拍她后背安抚着,“就因为这个?”

萧·泪点很低·委屈巴巴·晨越点了点头。

“我觉得他们好可怜。”

“那是不是大娘活着,你是不是就不会难过了?”

“恩。”其实晨越也知道人都有一死,可还是打心底里希望他们可以活的久一点。

月色高挂,凤玄不请自入,满目阴霾的扯着萧晨越的手走到大娘的屋子的窗边,看到里面情形后就震惊的再也说不出话。

如果因为想让你开心,就把自己辛辛苦苦练的内力传给一个将死之人,换她多活一些时日,你会不会很感动?

第二天一大早,大娘就红光满面的出现为他们送行。

“姑娘,将这些拿着吧,虽没什么好东西,但也是我们一片心意。”老两口相互搀扶手臂,将手里装着满满当当食物的布袋交到晨越手里。

“唉,别嫌老头子啰嗦,这山里实在是太危险,姑娘能别进去还是别进去了。”

“没关系,老伯,大娘,等我出来了一定去给你们报个平安。”

大娘笑弯了眼,面上一片慈祥和揶揄,“好,好,不过姑娘也是个好福气的,找到这么好的郎君,姑娘可要好好珍惜啊。”

晨越会心一笑,扯住了娇儿的手,“那当然,我们娇儿可好了。大娘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娇儿的。”

........

“像你这种人就不该活着,我若是你父母知道你这般杀人不眨眼,我一定会活活掐死你。”手上和身上都沾满了鲜血的晨越气愤低吼着。

“你说什么?”凤眼危险的眯起,手中的骨扇哗的一声展开,遮去了他大半张脸。

“我说,你这种人就不该活着,活该这辈子没人爱,活该你孤独到老!我要是你爹娘,我宁愿自杀也不会生出你来!”她是被气急了,口不择言的攻击凤玄。

“天行山谁爱去谁去,老娘不去了!”

本来去天行山是因为交易,最后凤玄答应了找到九渊境之后就放她和娇儿离开,所以晨越才勉为其难说出九渊镜的下落。

“你这种人给你活到三十岁,都是老天无眼!”

骨扇划破空气直直划向晨越,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晨越一点都不带怂的,甚至捡起石头狠狠砸向凤玄。

扇子在半空中被娇儿拦下,娇儿将后背留给了萧晨越,脸上突然出现诡异的笑容,桃花眼几乎是在一瞬间爬满了杀机。

他们在村子里待到冰雪消融才启程进山,早上的时候夫妇俩还搀扶着跟她再见。

如今,变成了尸体。

丈夫看到妻子被杀,也顾不上自己腿脚不好,拿着菜刀冲上去……

墙壁院落到处都血迹斑斑,尸横遍地。晨越深吸一口气,着实控制不住胸腔内的怒火。

他们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乐于助人也有错吗?不过是好心收留了过路人,结果就换来了杀身之祸。

死相惨状令人难以直视,那几个同她堆雪人的小孩面目全非,鲜血将他们包裹,就连她脚下踩的土地上都沾染了红色的血。

他们死不瞑目的瞪大了眼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8:11:41','','classid=14','0','3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