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杀的过瘾吗?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4

临走前的时候晨越还跟娇儿说这老两口感情真好,丈夫每日都做妻子不喜欢吃的,妻子也每日都给丈夫准备好好热水洗脚。他们也没子嗣,两个人互相照料到白发苍苍,平时里就不喜欢并肩而立坐在窗前侃大山。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偶尔会闹红了脸丈夫也会扯扯妻子的衣角,笑眯眯的说:“老他们没有子嗣,两个人相互照顾到白发苍苍,平日里就喜欢并肩坐在窗前唠嗑。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偶尔闹红了脸丈夫也会扯扯妻子的衣角,笑眯眯的说:“老婆子,你要是不理我我就真的哭给你看了啊。”。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杀的过瘾吗?》精选

临走的时候晨越还跟娇儿说这老两口感情真好,丈夫每天都做妻子爱吃的,妻子也每天都给丈夫准备好热水洗脚。

他们没有子嗣,两个人相互照顾到白发苍苍,平日里就喜欢并肩坐在窗前唠嗑。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偶尔闹红了脸丈夫也会扯扯妻子的衣角,笑眯眯的说:“老婆子,你要是不理我我就真的哭给你看了啊。”

妻子忍俊不禁,“一把年纪了哭啥哭,你还真不害臊。”

对村子里的小孩子也时常会给些糖果,晨越发现玉罗刹没跟上,察觉到不对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倒在血泊里。

村子里的人,不,是连条狗都没能幸免。

玄斋建立百年杀名在外,神秘的如同只是人们臆想出来的组织,之所以那么神秘,是因为见过他们的人,都被灭口了。

玉罗刹满不在乎的回答她的质问,“这本就是玄斋规矩,见过玄斋的人要么死要么成为玄斋的人,若不是皇家人杀了太麻烦,你以为姓唐的那几个还能活着?至于你?哼,要不是有人护着,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晨越当即就恼了,看到凤玄也折了回来当即就不管不顾的骂起来,便有了方才那一幕。

她还不知道自己戳到了凤玄的痛点,只觉得身上沾了血的地方犹如火烧一般,让晨越难受极了。

她其实并不是一个特有同情心的人,只是对特定的人群譬如小孩儿和老人会容易心软,前提是他们是善良的。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不知不觉玄斋的人已经将她和娇儿围的水泄不通。

只要凤玄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被包饺子,能活着走出去的可能很小。娇儿再厉害也抵不过上百个高手的轮番上阵。

可她实在憋不住了,索性就不憋了。

“杀的过瘾吗?”冷漠的眼直直望着凤玄,以及恭恭敬敬站在凤玄身边的玉罗刹。

玉罗刹一脸我不稀的和你说话的表情。

凤玄正在极力忍耐杀意。

周围全是玄斋的人,而她只有一个娇儿挡在身前,敌强我弱,可萧晨越此时已经感受不到害怕的情绪了。

她最讨厌自以为是操控别人生死的人,而凤玄就是首当其冲,一想到自己还要找九渊镜给他续命,萧晨越就觉得恶心到不行。

“不过瘾的话接着杀啊,没人可杀了是吗?那来杀了我啊。”

凤玄眯眼,“萧晨越,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冷冽的寒风刺骨,如同在半空中炸开的武器,裹挟着冰刃刺在皮肤上,萧晨越冷笑,胸口因气愤而剧烈起伏。

“你这句话都说多少遍了你数过吗?我不还是好好的活着吗?有种你杀啊?老娘要是怂一下就跟你姓,今天你要是不杀了我你就是孙子!”

凤玄紧握的拳头正在蠢蠢欲动,他想杀人从来都是张张口就有人去做,可是眼前的萧晨越却让他想亲手将她大卸八块。

“我告诉你,你就算不杀了我我也不会带你去找九渊镜。”

找到九渊镜为他续命,好让他再接着滥杀无辜?

倘若今天他杀的是为非作歹的人,萧晨越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她甚至不会去看那些尸体一眼。

人其实都是冷漠的生物,只是触及到了心中软肋,还是会克制不住脾气,就如同萧晨越。她并不觉得杀人的人都该死,在迫不得已要保护自己的情况下杀人,那叫自保。

可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人,就是滥杀无辜!

而且一想到那么善良的老伯和大娘死的那么凄惨,晨越是真的想扑上去弄死凤玄。

“呵,既然如此那小鬼也没活着的必要了,玉罗刹,杀了他。”怒极反笑,一双凤目也全然只剩下怒火。

但凤玄更生气的是玉碎挡在萧晨越身前,为了让她开心竟然把内力传给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太婆。当初为了练就内力玉碎花费了多少心思,凤玄最清楚。

因此也更生气。

墨儿刚从昏迷中醒来没两天,就再一次要面对死神。那孩子很可怜,一条小命是全家人用命护下来的。凤玄似乎是看准了这一点,想要以此逼她就范。

晨越就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

“这孩子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嘟囔着晨越姐姐快跑,别管我,快跑。他爷爷也将他托付给你,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看着死在你眼前。”

世隐村那天,萧晨越是亲眼看着骨生花是怎么折磨楚家人的,那少年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她却用了最毒辣的手段去对付他。

想死,却被她剥夺了死的权利,想活,却只有死路一条。

钳制着墨儿的骨生花并不打算直接取他性命,反而在慢条斯理的折磨着墨儿。

白色笛子划过孩童稚嫩的肌肤,笛子所过之处血痕尽显,享受着墨儿恐惧的眼神,骨生花笑的极为诡魅,如同晨越在电视里看到复仇的女鬼发出的阴森笑容。

听着都能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啧,不知道你会不会比你的哥哥顶玩儿呢?小玩意儿,你可要争口气啊。”艳丽妖冶的笑脸,搭配上慢条斯理的阴魅语气,简直让人后背发凉。

“尊主可想看扒皮?是属下新发现的玩意儿,留一半,扒一半,人还是活生生的,属下保证绝对会很精彩。”

凤玄眼见萧晨越脸色煞白,杏眼中的怒火烧的更甚,突然就觉得心情好极了。

“是吗?那倒要见识见识。”邪气流肆的眸子直直盯着萧晨越,似是吃准了她会因此而妥协。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晨越觉得血气都在往头上冲。娇儿正在护着她,所以玄斋的人不敢轻易近身,一旦娇儿离开她,那些杀手想要制服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简直跟玩儿一样。到时候她就会被强压进天行山。

如果娇儿去救墨儿,她就会被抓。所以晨越也没开口让娇儿去救人,救人的前提是自己能好好活着的情况下。

“姐姐,救我,墨儿害怕。”

墨儿恐惧的声音在苦苦哀求。

骨生花的笑声阴森却透着魅惑,“对,对,就是这样,大声的哭喊,这样才好玩啊。”

她就慢慢的折腾着小小的孩子,一双美丽的眼睛挑衅的盯着萧晨越。

圣人教导我们: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7:46:39','','classid=14','0','34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