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娇儿乖不乖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4

在这里人命如蝼蚁,她亲眼见到看见玄斋的人是怎么杀人不眨眼的。你体会到过,这一秒还和你谈笑风生的人,下一秒钟变为一具尸体吗?就在你眼前,被毫无人性的变为一具尸体。晨越体会到过过多次,因为她不不喜欢这里。周边的气氛再度凝成,凤玄满眼阴霾的望着替她挡开骨扇的玉碎。晨越体会过太多次,所以她不喜欢这里。。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娇儿乖不乖》精选

在这里人命如蝼蚁,她亲眼看到玄斋的人是怎么杀人如麻的。你体会过,上一秒还和你谈笑风生的人,下一秒变成一具尸体吗?就在你眼前,被残忍的变成一具尸体。

晨越体会过太多次,所以她不喜欢这里。

周边的气氛再次凝结,凤玄满眼阴霾的看着替她挡开骨扇的玉碎。

玉碎脸上展出的笑容让晨越心惊胆战,这个时候的他,不像个人。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阴森恐怖。

“主人,你真的要选娇儿吗?选了,就不能后悔了。”

嗓音很轻,轻的如同羽毛划过心尖儿。

“小猫儿,别惹我生气。别以为我真的不敢送你们一起下地狱!”

寸寸杀机,蔓延在狭小的地牢里。

“她没有说丢下我,所以,她还是我的主人,是我的人。”

微微侧头斜睨凤玄的桃花眼寒光乍现,长指夹着凤玄的骨扇,脸上的笑容阴戾,“谁敢动我的人,死!”

什么叫一物降一物,晨越算是结结实实的看到了。

淡定的扫过娇儿,晨越视线直视凤玄杀机尽显的凤眸,面上不由自主的扬起嘲讽,她是怕死,可是在某种情绪的使然下死亡显得微不足道。

剑拔弩张,周围的空气都仿若凝结了一般,突然闯进来的骨生花感受到诡异的气氛也凝重面色,若不是事情太重要,她死也不会挑这个时间点进来。

“尊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滚!”阴狠的眼神布满杀意睨向单膝跪地的骨生花,素来妖媚的女人此时也白了脸色,美眸中难掩惊恐。

“是他来了。”

骨生花没有关门,晨越看到在门外的一角黑袍,不由自主的幽深了眸子。

在这片大陆上,东南有大夏,北有长宁,西有西域桑柔,是最强盛的三个国家。其余小国不足挂齿。

但也有一个部族,人数极少却各个身怀绝技。偏居一隅,是比玄斋还要神秘的部族。

他们从不过问世事,战争迭起也好,太平盛世也好,他们都不在乎。

传说中的巫族,没有人能找到他们,江湖上没有他们的影子却从来不缺他们的传说。

在巫族面前,十个玄斋都不够打。

唯一和巫族有联系的便是楚家,楚家替巫族守护九渊镜,巫族给予楚家保护。但是很多年前巫族和楚家突然闹掰,楚家带着巫族的圣物九渊镜消失。

据说九渊镜能是神物,能看到过去未来,能起死回生。

而自楚家消失之后九渊镜也随着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巫族。

凤玄显然也看到了黑袍人,瞬间变了脸色,意味深长的看着萧晨越和玉碎一眼,转身离去。

房内只剩下燃烧的火把,和脊背挺直的男人,凤玄离开之后男人脸上的笑容转瞬变得乖巧。

“主人,娇儿乖不乖?”

晨越挑眉,“你觉得你很乖?那你说说你哪里乖了?”

半蹲在铁笼前,长指微微擦过她的嘴唇,“主人因为唐柔和唐危丢下我了,他们抢走了属于我的主人,我都没去找他们算账,还不乖吗?我忍的可辛苦了。”

依照病娇的思维方式来说,的确是会杀了抢走自己所有物的人。

“方才我也大度的让主人选那个孩子了,难道这也不算乖吗?”

“乖,乖的很。娇儿是最乖的,所以娇儿可以放我出去吗?这里很冷,而且,我想抱着娇儿睡觉。”她笑着说出他想听的话。

晨越分明察觉到了他说可以选墨儿时,身上那种孤注一掷的压迫感。她当时选了墨儿估计会再次被他串成烤串儿!

估计他说的时候已经在考虑该怎么弄死她了。

他刚进门的时候像个木偶,晨越的确心疼了,可他的笑让他想起来,眼前的人是个病娇。一个她惹不起的病娇,所以心疼什么的,就马上烟消云散了!

月牙眼闪过一抹诡光,“娇儿也很想主人的,但是主人,下次真的,可以不用勉强自己选娇儿哦。”

听在晨越的耳朵里,就是:你再丢下我一次我就宰了你。

“你觉得我选的很勉强?如果真的要选一个我会选你,我跟凤玄说的都是认真的,刚开始我的确觉得墨儿很可怜所以想保护他,后来想想我不过是一个小虾米,你们动动手指都能整死我。”

“我自身都难保,又拿什么去保护他?而娇儿就不一样,娇儿能保护我,还能做很多事情,不是吗?娇儿?”

勾着女人的下巴,男人的月牙眼更弯了,瞳孔里却慢慢爬上了病态,“主人说的是。”

寻找九渊镜的日子定在了三天后,晨越呆在玉碎的房间里,和唐炎一个撑着脸一个躺在床上等药力过去。

“嘿嘿,玉碎对我笑了,玉碎对我笑了。”

你见过一个大男人坐在桌子前双手撑下巴,笑的一脸花痴吗?还时不时娇羞的笑着。要不是软骨散的效力还没过,晨越真想一耳巴子把他给拍醒。

“哎呀,我们玉碎真的好美啊。”

“够了,这些话来来回回你重复了十几遍了,你知道你这幅样子有多辣眼睛吗?”她快瞎了!

男人心情很好,只是拿眼翻了晨越一眼,然后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晨越无语,一个笑容至于吗?

“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不用问她也知道他是为了娇儿来的,她好奇的是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唐炎不说话,因为他不可能告诉她,他每天在海边晃悠堵玄斋的杀手,最后终于堵到了玉碎。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玉碎同意带她回来。

本来对他不冷不淡的人今天突然笑着跟他说,让他照看一下萧晨越。

被美人儿笑容迷的五迷三道的男人甚至都自动忽略了自己要照看的是情敌。

只记得一件事,美人对他笑了。

晨越深吸一口气,一个岛上,已知情敌,两个,还都是男的!

哦,还有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唐危,他要是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阿致是个男娃娃,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嗤笑唐炎看上了一个男人。

而且以玉碎那张祸国殃民的皮相,估计岛上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情敌,她该不该感叹娇儿魅力无边?

“知道娇儿的真面目了吗?”晨越这个话题引起了唐炎的关注。

“我的美人儿不但人美,而且武功还高,真不愧是我看上的……”

晨越:……真爱无疑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16:01','','classid=14','0','6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