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我选娇儿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4

九渊镜是巫族圣物,楚家世代和巫族交恶因而替巫族守护着九渊镜。巫族给与楚家保护,但多年前楚家和巫族闹掰,突然携九渊镜消失了。十几年来杳无音讯。楚老说她九渊镜的下落,也说她重新开启的方法,更有甚者不惜牺牲跪在地上求她护墨儿一条命。墨儿的生命承载者了太多的亡灵十几年来杳无音讯。。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我选娇儿》精选

九渊镜是巫族圣物,楚家世代和巫族交好因此替巫族守护九渊镜。巫族给予楚家保护,但多年前楚家和巫族闹掰,突然携九渊镜消失。

十几年来杳无音讯。

楚老告诉她九渊镜的下落,也告诉她开启的方法,甚至不惜跪在地上求她护墨儿一条命。

墨儿的生命承载了太多的亡灵,沉重的让人窒息。

“凤玄,你非要这么逼我吗?”她激动的低吼,呼吸沉重。

假如有一个自称很在乎你的人,动不动就把你当做商品让别人来做选择,从未过问过你的选择。你会是什么心情?

又假如你是被逼着做选择的人,你又会是什么心情?

“你不肯选?看来他对你来说还是没那么重要。”

一次次证明,只有他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玉碎。让玉碎一次次体验被抛弃的感觉,晨越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如果是以前她无所谓,但现在一想到娇儿被当成商品,一点话语权都没有,晨越就想扑上去咬死凤玄。

烛火下的玉碎美的让人心惊,像极了一个精致的瓷娃娃,美,而无生机。

晨越眼见着这样的娇儿,心里更加难过,他是被凤玄这样一次次伤害给活生生逼成了疯子!

“凤玄,你真的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去证明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亲手扼杀他的生机?”很努力的尝试和他讲道理,晨越压制着腾腾燃烧的怒火。

他眯了眼,“本尊好像说过,不需要你的道理。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不想选,那既然如此就是游戏结束,本尊就先去送楚云墨上路。”

墨儿很可怜,但是娇儿也很可怜。

从前有个小孩儿,和他的娘亲住在冷宫里,小孩儿从出生就生活在危机四伏的环境里。

他有一个妹妹,但一出生就替他挡了一劫,妹妹也死在那场劫难了,后来知道了这件事的小孩儿很愧疚,于是他的身体里出现了妹妹的灵魂。

小孩儿的娘亲很爱他,为了让他活下去就让小孩儿男扮女装,因为他是个小公主的话,还能勉强活下去,但如果他是个皇子的话,就绝对无法活着,于是他们瞒天过海苟活到了六岁。

小孩儿生日那天许愿,让上天赐给他一个救赎,然后她救了一个掉在树上的女人,她天真的以为女人是老天爷给她的救赎。为了救女人去偷药,最后被宫女侍卫当成小偷打,小小的身体承受着拳打脚踢,还是紧紧的抱着草药。

他娘亲一直跟在孩子的后面,看到孩子被打就扑上去保护小孩儿,最后死在了那个夜晚。后来路过的少年丞相见他可怜,就让他离开了。

小小的孩子拖着母亲的时候回到冷宫,她没有哭,只是红着眼眶将娘亲埋到了大树下。

被救的女人醒了,她醒的那天小孩儿可开心了,女人问他娘亲去哪了,小孩儿嗫嚅着说娘亲出了意外死了。

再后来,他们在冷宫过得很开心,女人给了她足够的保护,夜晚总是抱着他入睡,会给他做好吃的,会帮他去教训那些欺负他的人,教他读书写字。

那是小孩儿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他身体里的妹妹也羡慕这样的生活,后来小孩儿就把身体给了妹妹,在女人睡着的时候,他一遍遍的描绘着女人的脸部轮廓。

小孩儿说,“姐姐,我不想离开你,可是,可是我是哥哥,应该让着妹妹的。”

后来小孩儿就很少出现了。

妹妹结识了很多的朋友,女人待她也很好。

那个时候他们住在冷宫,却比住在仙宫还开心。

唯一不开心的大概就是,少年丞相总是去冷宫找女人,他们时常在一起开心的聊天,女人会跟小孩说她喜欢上了那个人。

女人无意间给小孩儿种了蛊。

双生蛊。

母蛊在女人体内,子蛊在小孩儿体内,子蛊每年都会承受一次断骨重生。子蛊死了对母蛊没有任何影响,但母蛊死了,子蛊也会死。

后来女人离开了,小孩儿看到了一本古书,古书上记载着一种祭祀仪式。一身双魂,无辜稚童用鲜血和生命来做祭品,找回自己最想要的那个人。

小孩儿侥幸活下来了,在辛苦生存的情况下还日复一日的等待着他的阿越姐姐。

为了活着,他做了能做的所有事情,因为女人说过,活着才有无限可能。所以这破败不堪、生不如死的人生,他依旧在坚持着。

那小孩儿,就在她眼前。

视线落在娇儿身上,得知这些事情的时候晨越难以置信,她一直以为阿夜是女孩子,也隐约知道自己和娇儿一定认识,但她没想到娇儿就是小阿夜。

从楚老那里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震惊过后便是心疼。

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走过来的?

娇儿也终于抬眼,空洞的眼神落在晨越身上,扯出了笑容,“主人,不用在意娇儿,主人可以选他的。”

笑容里的几分诡异和爬上病态的眼神,让晨越后背发凉,她能读懂他的潜台词,没关系,你选他吧,我会送他下地狱的。

心疼大于恐惧。

如果你很信任的人给你下了蛊,每一年都要承受一次断骨重生的感觉,并且等她终于回来之后却为了别人抛下了你,你会不会恨?

晨越觉得,她会。

“娇儿...”

“主人放心,娇儿已经习惯了..真的没关系的,所以主人可以选....”

“我选你!”坚定的打断了他的话,“我选娇儿。”

她又重复了一遍。

走到门边的男人顿住步子,烛光洒在她身上,被铁链束缚着的女子眼带疯狂,“你去杀了墨儿吧。”

晨越扫过凤玄,杏眼爬满了疯狂和嘲讽,“你太看得起我了,凤玄,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墨儿与我不过是萍水相逢。他身上背了那么多家人的亡灵,现在死了也许是一种解脱。”

“所以你去杀了他吧。”

语落后她似是松了一口气。

“呵...现在选,晚了,本尊就先送你上路。”阴阴笑开,凤眸阴冷如鬼魅紧盯晨越,手中的骨扇哗的一声展开,下一秒,已经飞向晨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5:28:21','','classid=14','0','5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