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凤玄不见了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4

“小猫儿,游戏玩的高兴吗?”邪气流肆的眸子掠过万种风华,狠戾、杀机、最后都被邪气替代。“你跟主人说了什么?”不为瓦全看见主人哭了。忆起萧晨越后来的表情凤玄嘴角的笑意饱含幸灾乐祸。“没什么,这而已跟她聊了阿夜的事情。”啪一声脆响,凤玄的头狠狠地的磕“你跟主人说了什么?”玉碎看到主人哭了。。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凤玄不见了》精选

“小猫儿,游戏玩的开心吗?”邪气流肆的眸子划过万种风华,狠戾、杀机、最后都被邪气取代。

“你跟主人说了什么?”玉碎看到主人哭了。

想起萧晨越当时的表情凤玄唇角的笑意充满幸灾乐祸。

“没什么,这只是跟她聊了阿夜的事情。”

一声脆响,凤玄的头狠狠的磕到了铁柱,下巴上多了一只手。脸颊深陷下去,足以窥探出手的主人用了多大的手劲。

“你是想让我亲手缝上你的嘴吗?”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落,满是阴戾的桃花眼装着沉沉杀意。哪里还有半点恐惧不安的影子?

“呵,终于装不下去了?”凤玄也阴戾了眸子。

“盛倾夜,是本尊对你太好了,还是你觉着本尊真的有那么容易被打败?别忘了,当初你是怎样讨好本尊....”

咔!

凤玄的嘴半张着,玉碎卸掉了他的下巴。凤眸转瞬就被阴戾填满。

“惹哭了我的主人,你要拿什么来弥补呢?”长指抚上凤玄的耳朵。

“是一只耳朵?”

“还是真的将你的嘴缝上?”

“亦或是一根指头?”

“还是...你这条命?”

声音低沉,每句话都说的很轻很慢啊,带着说不出的危险感。

沉沉杀意在桃花眼中掀起风暴,男人的眼神冰冷异常。每说一句话手指就轻轻拂过他说的部位,最后长指抚着他的手狠狠的将手指外掰。

凤玄额头很快冷汗淋漓,却无半点恐惧,反而愈加的兴奋。

这才是盛倾夜,才是他的小猫儿。

什么恐惧不安,全是假的。闻名天下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魔杀手,杀人不眨眼,手段残忍毒辣,但凡是见过他杀人,都会被吓到腿软。

你敢让萧晨越看到这样的你吗?

凤玄的眼神透露着这样的信息。

随手扔下已经不自然扭曲的手,玉碎的桃花眸里划过凉意,铺天盖地的黑暗席卷了他的眸子。“她不会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萧晨越睡到一半的时候被惊醒,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无声叹息,眸子里划过深深的无奈。

“你这是又怎么了?”他又站在院子里做雕像。

“主人,娇儿,娇儿怕黑。”凉凉的月色洒在他的肩头,披散的长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晨越良久未说话,桃花眼里瞬间充满水雾。

“主人是不是嫌弃娇儿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还怕黑。”

冷风吹啊吹,寂静的夜里只有树枝哗哗作响,昏黄的灯光尽职的照亮一片区域,皑皑白雪在沉沉的夜里显得格外朦胧。

晨越脱下身上披风披在他身上,“要是我不出来,你就打算站一晚上吗?”

他不说话了,水雾似的眸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她,算是默认了晨越说的话。

“可是这里也很黑,你怎么不怕?”

“因为知道主人在身边,所以就不怕了。”

晨越失笑,最后他还是如愿爬上了晨越的床。一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腰身,像一只大型宠物把头颅埋在她的脖颈处。

“主人身上好香,娇儿是不是和主人待在一起久了,也会染上主人的味道。”

“不用和我待一起,你用一样的香料就行。”

“主人好不解风|情。”

“现在娇儿嫌弃我了?”她学着他委屈的样子。

“才不是,娇儿最喜欢主人了,不会嫌弃主人的。是主人帮娇儿解开了心结,谢谢主人。可是主人,白天的时候你哭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凤玄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晨越原本平静下来的心绪再次变得很难受,昏黄的烛火下她红了眼眶,不由自主的也抱紧了身边的玉碎。

“没什么,睡吧。”

“不管发生了什么,主人都不要伤心,因为主人还有娇儿,娇儿会一直一直陪在主人的身边。”

中午的阳光极好,晨越将食物放在男人面前。

“怎么?娘子亲自来送饭,可是心疼为夫了?”

她一语不发的将饭递到他嘴边,凤玄戒备的看着她,似乎在想饭里是不是加了料。不发一言的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饭,然后当着他的面咽了下去。

凤玄轻嗤,“娘子,啊~”

一碗饭见底,晨越突然笑开,“我事先服过解药了,狗男人,你完蛋了!你以为告诉我阿夜的事情我就忘了你怎么的对我的吗?”

凤玄表情有瞬间龟裂,而后邪邪的掀起眼皮,“娘子,莫不是给为夫下了媚药?”

“你怎么知道?”

“娘子若是想要尽管说便是,怎的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啊,是为夫洞房花烛夜那晚....”

“主人?”

晨越一回头就看到玉碎面色苍白,水雾似的桃花眸里盈满受伤,扫了一眼凤玄又看看晨越,最后踉跄的跑了出去。

像极了抓奸在床的小媳妇儿....

“娇儿...”晨越无奈的扶额,嫌弃的看着凤玄,“你故意的?你幼不幼稚?”

凤玄凤眸意味深长,唇角的笑容嘲讽万分,“萧晨越,你可真是个瞎子。”

“玉....阿...”唐柔看着先后从眼前跑过去的人,抬起的手又放下,咽下了想要问他们要不要去逛街市的话。算了,她还是回房吧。

晨越气喘吁吁终于在湖边扯住他的手臂,“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主人是不要我了吧?主人有了新欢,怪不得不和娇儿亲密了。”

原本以为他只是想撒撒娇的晨越在看到他眼泪的那一刻,彻底惊了。诡异的是她竟然真的有些心虚,“他胡说八道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好的不是我这一口,他喜欢的是.....”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娇媚的美娇郎满眼受伤,脸色更白。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见犹怜,粉嫩的樱桃唇也褪去血色。

他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晨越满脸懊悔,“我,娇儿你听我解释,我...”

无论说什么都哄不好并且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很可怜,我没人要,我被嫌弃了的美娇郎走起路来都有些踉跄,晨越深吸一口气。

扬声道,“你给我站住!”

他就站住了,却不肯回过头看她。

晨越上前去,强硬的扯着他进了屋。

深夜,唐柔跑进来的时候晨越本能拉起被子遮住脖颈,腰酸背痛的不想动,“怎么了?”

唐柔面色凝重,“凤玄,不见了。”

啪的一声,伴随着瓷碗的粉身碎骨,热气腾腾的粥也撒了一地。

二人看向门口,就看到面色苍白的玉碎。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6:10:45','','classid=14','0','54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