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娇儿,给我打他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3

“我太气了,他这几天都快把我瞎折腾的神经衰微了。我,我我以为又得死了。”晨越又爆哭出来。“真的对不起,娇儿来晚了。”单是听着不为瓦全都无法想像她是怎么熬回来的。抱着失而复得的人,不为瓦全绷紧了十多天的神经终于等到懈怠下去。很好看的桃花眼里满是心痛和内疚,不为瓦全不想“对不起,娇儿来晚了。”单是听着玉碎都难以想象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娇儿,给我打他》精选

“我太气了,他这几天都快把我折腾的神经衰弱了。我,我以为又得死了。”晨越又爆哭起来。

“对不起,娇儿来晚了。”单是听着玉碎都难以想象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抱着失而复得的人,玉碎紧绷了十几天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好看的桃花眼里满是心疼和自责,玉碎不想再体会那种感觉了。

唐柔已经忍不住怒火和凤玄缠斗起来,任凭凤玄武功再高,三对一的情况下也讨不到好。晨越一看这情形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指着战斗圈。

“娇儿,给我打他,往死里打。”

恢复活力的晨越一脸愤慨,这个狗男人,她不死,死的就是他了!

岛上的有很多厉害的杀手,但再厉害的杀手也有累的时候。漫长的缠斗下来大多杀手被制伏,还有几个试图逃跑的被当场击毙。

凤玄这一次,也玩脱了。

他惹得不单是长公主和皇帝,还有一个让外邦闻风丧胆的萧溟。

躺在精致舒适的床上,晨越又哭了。

“阿越,怎么了?怎么又哭了?”

晨越瘪瘪嘴更加委屈,“我感动的,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凤玄那个狗男人不给吃就算了,我就当减肥了,还不让我睡个好觉。”

唐柔心疼极了,“没事,他已经被关住了,等你休息好了就去收拾他。”

晨越点点头,娇气的小模样让唐柔莞尔。

她和记忆里的阿越越来越相似了。

“下次别这样了,阿越,太危险。”唐柔突然郑重的说。

晨越点点头,这一次已经让她没了小半条命。

从被带到天堂岛开始,她就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天堂岛地势,原本是为了逃出去,在地牢里就凭着记忆把地图画下来,但最后知道逃不出去她就索性一把火把天堂岛给点了。

所以她放的那把火很有精髓,为了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扑灭,她特意浇了油。越用水浇火,火势就越大。

也正是因为看到火光在海上飘了好几天的唐柔他们才找到了她。

天堂岛位置隐秘,即便是从那里出去的杀手也很难找到具体位置。

精致的院子里,玉碎的桃花眼瞬也不瞬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唐柔缓步走到他面前,身为一个长者,长久的久居高位让她身上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一身蓝衣将典雅的气质衬的淋漓尽致,修长白皙的脖颈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高贵,美丽的脸庞上没有笑意,却也没有面对别人时的冷漠。

“你到底是什么人?阿越可不会为陌生人做到如斯地步。”

玉碎不说话,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桃花眼紧紧盯着紧闭的房门。

唐柔也不恼,“我不在乎你是什么人,也不想追究这次因为你阿越身处险境的事。你既是阿越在乎的人,我便不会将你当成敌人。”

她陡然凌厉了眸子,语气染上了寸寸杀意,“只是,倘若你敢伤害阿越,便是死,本宫也绝不会放过你。”

撞上那双平静的眸子,玉碎的心被撞了一下,傻傻的站在门口望着晨越。

“娇儿,过来。”

玉碎没动,晨越便起身走到他面前,不顾他的挣扎撩开了他的左臂衣袖。一道一道的数着,数着数着就红了眼眶。

十五道,一道不多一道不少。

“这种事你如果再敢做一次,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

她被困了十五天,而他手臂上有十五道伤痕。

晨越听到唐柔说的时候,震惊的同时也很心疼。她想要知道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玉碎才会对她有这样的执念。

“娇儿知道了,对不起,主人。”

杏眼的心疼到底是无法隐藏,“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别为了任何人去伤害自己。”

“主人是因为娇儿才受了那么多苦的。”

是的,晨越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解开他的心结。

凤玄一出现就给他带来那么大的冲击,依照他和凤玄的态度她其实窥探到了蛛丝马迹,剩下的事情也就不难猜想。

如果凤玄是他的噩梦,那晨越就帮他消了这个噩梦。

从她提议让他杀了凤玄的时候晨越就知道,自己有三种结果。

一、娇儿赢了凤玄死了,只要凤玄不出现那时间会慢慢的消弭他心里的痛。解开心结是早晚的事情。

二、凤玄杀了她。凤玄给他的恐惧会被转化成仇恨,前提是娇儿真的在意她。

三、凤玄绑走她。

是晨越觉得可能最大,也最期望的结果。她想让他亲手击败凤玄,让他明白其实凤玄不可怕。即便是玄斋的首领,但他总归是个人。

那样他的恐惧不安就会消弭与无形,对付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打败恐惧。

然而他却为此自责着,觉得是自己不够强大,才会害的晨越被掳走。

细细抚摸着他手臂上的伤疤,白皙的皮肤上那些泛红的伤痕格外狰狞。晨越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却也没有开口问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因为她说过不问的。

“下次别这样了,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你去伤害自己的身体。值得你这样做的人,只会因此而心痛。你父母把你生下来的时候,绝对不是想着让你伤害这具身体。”

所以,她即便是曾经被软禁的时候,在岛上的时候好多次都熬不下去,哪怕确定了自己可以重回风姿楼的时间线,她也不愿意轻生。

如果被人整死或者意外而死,她坦然接受。

但不到万不得已她绝对不会自我伤害。

因为她知道,有人会心疼。

“而且,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她做这一切,只是想解开他的心结然后好回家而已。晨越内心愧疚,这世界上最赔本的生意就是真心换不来真心。

而玉碎正在做这赔本的生意。

“没有值不值得,只要我愿意,那便是值得。是你教我的。”他突然想要坦白所有的一切,可是想要坦白的心情很快就被压制下去。

还不是时候。

桃花眼里只有萧晨越,而此时的萧晨越,也只看着他一人。这是他最喜欢的感觉。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可以想,主人是他一个人的,只属于他。

“主人,为了给主人压惊娇儿准备了礼物给主人,主人一定会喜欢的。”他突然开心的笑开,月牙眼闪着璀璨的星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1.247.88','2022-05-18 17:53:50','','classid=14','0','3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