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人菜还爱玩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3

他缄默的为她伤口包扎伤口,晨越突然一语惊人,“的话你认我是你的主人,那现在的,杀了凤玄!”凤玄挑眉,望着萧晨越的眼神杀机涌现出,她果真是个狠毒的女人,想让他们自相残杀。不为瓦全顿住动作,视线落在她的脖颈淤青上,晨越明白他在乎什么,捧住他的脸眼神坚定地认真地玉碎顿住动作,视线落在她的脖颈淤青上,晨越知道他在意什么,捧住他的脸眼神坚定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人菜还爱玩》精选

他沉默的为她包扎伤口,晨越突然一语惊人,“如果你认我是你的主人,那现在,杀了凤玄!”

凤玄挑眉,看着萧晨越的眼神杀意涌现,她果然是个恶毒的女人,想让他们自相残杀。

玉碎顿住动作,视线落在她的脖颈淤青上,晨越知道他在意什么,捧住他的脸眼神坚定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用平静的声音说,“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娇儿,你听清楚了。”

“我知道你们发生过什么,但是都过去了,你不愿提的那些过去,我不会追问。但如果你想说我随时都会做你的聆听者,但你要知道我不会同情你,因为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比你还惨的人。”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跟他离开,从今以后我们生死不相往来,哪怕你离开的时候杀了我,我也不会对你有半分怨言,你是死是活想做什么,我也不会干涉。要么,就留下。”

“如果你要留下,那今天过后你必须忘掉过去。而你留下的条件就是,杀了凤玄。你成功了我为你庆祝,你输了,我同你同生共死。”

唐柔站在门口看着对峙的三个人,唇角勾起笑容,这才是熟悉的阿越啊,并不是无所畏惧,却还是愿意为了身边的人不顾一切。

玉碎眼角绯红,“主人,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晨越故作轻松的笑,抬手拍了拍他的头,“去吧,等你。”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经历了多少大波大浪,感情深到可以把海洋填平呢?事实上晨越只是知道,想要治愈一个人,要用心。

所以她在试着把自己的心交给玉碎。

她在努力尝试去填平他心里的伤疤。

凤玄觉得,他一开始就不应该让萧晨越活着。

“丑女人,这是你找死!”

说话间强大的内力卷起风雪,凤玄杀招击向晨越....

满身是血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看到她皱起的眉头有些手足无措,“我,我去洗,阿越不要嫌我脏。我不脏,真的不脏的。”

第四次重生的时候她被锁在一间屋子里,她不知道那是哪里,只知道他每天都会回去。

屋子里的灯总是亮着,因为他怕黑。

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出去,陪她在屋子里。偶尔出去了回来的时候都会紧张的冲进屋子里,亲眼确定她还在之后才会去洗漱。

有一次晨越被他吓到了,呆呆的看着他身上的血,他手足无措的像是个孩子。

“我不脏,我真的不脏。”说到最后他自己都不自信的放低了声音,“阿越姐姐别嫌我脏。”

他总是抱着她睡,哪怕什么都不做,总是一遍遍的确认着她在不在身边。他待她极好,除了不让她离开,他给了她所有最好的。

他有时会抱着她偷偷哭泣。

晨越被困在屋子里,因为太无聊所以时常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和他发生过什么,只是她没有记忆。

应该说是他记得他们之间所有的事情,而她却半点记忆都没有,因为对她来说那是还未发生的事情。

她想着想着就很难受。

如果她很在乎的人不记得她,而她却有两个人之间所有的记忆,光是想着她就觉得很难受了。

所以晨越不敢直接将玉碎给凤玄,除了怕死,她还怕自己会后悔这个决定。

她其实不在乎他是不是病娇,不在乎他是不是变态,她只是太想回家了,否则这么在乎她的人,她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所以这一次,她想对玉碎好一点,尝试着去化开他心里的执念。

不单单是为了回家,她好像有点心疼他了。

两个人的武力值不相上下,晨越站在远处等待着结果。

“你疯了?你以为她真的会和你同生共死吗?她只是在利用你!”

凤玄一直在闪躲,而玉碎招招杀机。

“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我动真格?”

有那么一瞬间晨越觉得自己是恶毒女配,挑拨蒸煮之间的感情,然后站在一边看着他们打。

两个人都已经伤痕累累,凤玄突然突然变了招式攻向晨越.....

蓬头垢面的女人蹲在地牢里,手里拿着一根小棍在写写画画。

“你累不累?你不累我累了,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当初凤玄眼看撑不住了,突然就变了招式攻向晨越,晨越来不及躲闪,玉碎也没来得及阻止,最后结果就是被他掳走了。

“本尊今日心情不错,想跟你玩玩。”

他脸上的笑阴险极了,晨越的手一抖,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面上却是半点不露怯,笑容满面的说,“那正好,本姑娘就是人菜还爱玩,你想怎么玩?”

这么多天的折磨下来晨越觉得自己还能活着,就说明这一步险棋她走对了。

凤玄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他倒要看看萧晨越这张平静的面具能装到什么时候。

天堂岛是玄斋的大本营,之所以叫天堂岛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奢华精致,而是在奢华精致的背后,这里步步杀机。

天堂和地狱本就一念之差,所以,也可以说是地狱岛。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走到森林深处,晨越对面的高台上,因和玉碎打架受了重伤脸色苍白的凤玄懒懒躺在贵妃椅上,她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压到一片空地上,周围的树把这里围成了一个圈。

明明是冬日,这里的树木却生的异常茂密,而岛上的温度有点像是初夏的感觉。几个黑衣人戴着面具,尽忠职守的站在两边。

晨越不想说话了,片刻后一个黑衣人被压上来,那人面色惨白的跪在地上求饶。

“尊主饶命,属下再也不敢了。”

“犯了什么错?”他张口吃下婢女喂得葡萄,漫不经心的问话。

“属下,属下不慎打落了尊主的镜子。”那人已经被吓得尿裤子了,晨越心头的不安越来越大。

凤玄轻笑,“那还真是罪无可赦。”

邪气流肆的眸子扫了一眼晨越,底下人已经心领神会的打开了机关,晨越眼前的空地是像门一样的机关,如今门开了,晨越也看清楚底下的东西了。

凤玄很满意萧晨越脸上的僵硬。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24:50','','classid=14','0','6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