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我的小猫儿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3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绑我们回来不而已为了玩吧?”晨越很上道的把人护在身后,送登门的好感不涂白不刷。她也想试一试,看自己是也不是只要你不惹怒玉碎,就会稍稍长命百岁一点儿。黑衣人哂笑一声,“你是萧晨越?长得也不怎么样,跟我们主人比出来差远了,弟兄们,其他她也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只要不激怒玉碎,就会稍微长命一点。。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我的小猫儿》精选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绑我们过来不只是为了玩吧?”晨越很上道的把人护在身后,送上门的好感不刷白不刷。

她也想试试,看自己是不是只要不激怒玉碎,就会稍微长命一点。

黑衣人嗤笑一声,“你就是萧晨越?长得也不怎么样,跟我们主人比起来差远了,弟兄们,其他人就交给你们了,这个玉碎老子先带走了。”

晨越冷笑,“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你知道刚刚你踹的人是谁吗?”

那人笑的嘲讽,“当然知道,晋王唐炎,这大夏有人不认识他吗?”

唐炎得意的哼了一声,来不及说话那人就说,“若不是因为脑子太草包当今皇帝就不会是唐危了。”

“你,本王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草包的厉害。”

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人制服,唐炎只能气急败坏的吼叫着。

“吵死了,你给我闭嘴。”黑衣人还没说什么晨越就忍不住了,“你属狗的,这么能嚎?”

唐炎还想吵吵,被唐柔一个眼神给恐吓回去。

几个黑衣人上前去扯晨越,被人一脚踹开。是唐柔,方才还在晨越怀里瑟瑟发抖的妹子此时面色平静,一双眼睛满是凌厉。

“告诉你们的主子,大夏长公主唐柔要见他。”

黑衣人轻嗤,“我们主子岂是你一个公主说见就见的?”

啪的一声,黑衣人震惊的看着给了自己一巴掌的女人,抬手就朝唐柔脸上挥去。唐柔动也不动就仰着脸等着那巴掌落下来,眼神凌厉似刃。

“你可想清楚,你这一巴掌打下来,你这只手还能不能留着。”不紧不慢的语气,唐柔将一个上位者的威严发挥的淋漓尽致。

气氛僵持,晨越在后面看的直想拍手,高喊妹纸威武。

黑衣人面面相觑,抽刀上前围住唐柔,唐柔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美丽的杏眼毫无半点恐惧。

为首的黑衣人突然笑出声,“想见我的主子,我去喊便是。”

片刻后,一身白衣手持骨扇的男人被抬进来,那男人一脚踩在软椅上,另一只脚随意搭着。三千乌发披散肩头,缕空精致银饰将一缕发别在耳后,发间的银色流苏若隐若现,精致的骨扇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漏出一双邪气四溢的黑眸。

姿势慵懒狂放,完美的腹肌在半敞的衣服下若隐若现,肤白若玉,和身后的玉碎一样,都是个妖孽!

他就坐在椅子上在牢房外居高临下的看着唐柔。

“听说你想见吾?”

哗的一声,动作潇洒的收了骨扇,那人漏出一张精致的脸,左脸上的红掌印显而易见。

薄唇勾着邪肆的笑容,是刚才为首的那个人换下了黑衣。可是,大冬天的拿着个扇子,他很热吗?晨越已经不想吐槽了,她觉得这个世界的男人,都脑子不太好使。

唐柔轻哼,“说吧,绑我们过来有何指教?”

邪肆男人踩着人梯,黑衣人动作迅速的在他面前铺上红毯,他缓步走到唐柔面前,“吾若回答汝,汝给吾何好处?”

唐柔轻嗤,“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原来是个不会说人话的野人。”

到底是身份在那摆着,不管是大夏的长公主还是萧溟的夫人,都是让人敬畏三分的存在。

所以唐柔完全没在怕的。

他有些囧,“这么豪横,就不怕惹了本尊不悦将你喂鱼吗?”

“你就不怕本宫将你拆皮扒骨,去喂狗?”

说话间唐柔已经出招,到底是将门出身,一出手就是招招致命。

“哎呀哎呀!小娘子这么泼辣,可真对本尊的胃口。若不是已经有了小猫儿,本尊定将你带回去,同你好好恩爱一番。”

几个回合下来唐柔被揽住腰身,邪肆男长指轻浮划过唐柔的下巴。

“本尊只是想带回一只不听话的小猫儿而已,至于你们,是死是活且要看我的小猫儿配不配合了。”邪气的眼若有似无的落在晨越身上。

唐柔面色更冷,挣扎了几下无果,气势上却不曾落下半分,“她是我的人,你敢动一下,本宫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绝不会放过你。”

“小猫儿,本尊给你选择的机会,是要主动跟本尊回去,还是等本尊将她们都杀了之后,将你带回去?”

“阿越,无须理他,她若敢动我们唐危绝对不会放过他。”

唐炎很没义气的说,“你要想将萧晨越带走你尽管带走,我们绝不拦着。”

有人替他解决麻烦,他开心还来不及呢。

白衣男笑的更加邪气,“你们武功差就算了怎的眼神还这般不好使?本尊怎么会看上那个丑女人?本尊看上的...是丑女人身后的人。”

唐柔以为白衣男看的是晨越,可是晨越知道他的眼神从未落在自己身上,而是,身后的玉碎身上。看来长得太好看也不是一件好事,她在心里默默想着。

今天的玉碎格外的安静,晨越侧过脸就看到他惨白的脸色。

有一种恐惧是深埋入骨的,只一眼她就看出玉碎眼中几乎能让人窒息的恐惧。

虽然唐炎刚刚的行为让她觉得很没义气,但是晨越也觉得这是一个摆脱玉碎的机会,有人替她解决麻烦,她觉得自己该烧香拜佛了。

玉碎能在皇宫里杀的如入无人之境,而让玉碎畏惧的人,又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唐炎惊了,“你敢,你敢带走玉碎老子跟你拼命。”

白衣男不为所动,一双丹凤眼邪气流转懒懒的盯着玉碎,似乎料定了他没有反抗的余地。

晨越却心惊肉跳,玉碎会不会狗急跳墙和白衣男撕破脸皮。

俗语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以玉碎的武力足以将他们灭成渣渣,那这个白衣男的能力又有多强?难不成又得死一次?

抓着晨越手臂的手慢慢下滑,他一言不发的从她身后走出来,不小心擦到的手让晨越感受到了他冰冷的温度。

白衣男笑的风情万种,一双眼睛紧紧追随着走向自己的玉碎。

这一幕似曾相识,晨越想起了阿夜。心里突然就好难受,其实玉碎未必是逃不了,没有逃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她。

“放了她,我跟你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3:13:22','','classid=14','0','35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