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娇儿怕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3

“够了,你吓到我的主人了,请你回去。”不为瓦全突然把人护在身后,带着杀气的眼神望着唐危。晨越捂着心脏,脸色白的基本上也可以和雪相比较,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婉儿会因她而死?为什么阿夜会因她而死?“你在骗我对不对?唐危,你是也不是在骗我?”晨越不不愿意相晨越捂着心脏,脸色白的几乎可以和雪相比,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婉儿会因她而死?为什么阿夜会因她而死?。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娇儿怕》精选

“够了,你吓到我的主人了,请你出去。”玉碎突然把人护在身后,带着杀气的眼神看着唐危。

晨越捂着心脏,脸色白的几乎可以和雪相比,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婉儿会因她而死?为什么阿夜会因她而死?

“你在骗我对不对?唐危,你是不是在骗我?”晨越不愿意相信,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说自己不会想知道答案。

唐危无视了玉碎,显然痛苦的人不是只有晨越,他看到晨越难以置信的模样理智才回归。

“我没骗你,如果你不信可以挖开看看。”

“阿越姐姐,你回来的太晚了。”

玉碎强硬的将人赶出去之后,一进门就看到晨越呆呆的站在梅林里,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脚下的一片雪地。

“主人,你别这样,我,我不会安慰人。”他显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手足无措的看着晨越,最后抬手抱住她。

“阿夜不能哭,阿夜如果哭了的话,娘亲也会难受的。阿夜还要保护阿致,阿致是妹妹,我比阿致大,阿致可以哭,我不可以哭。”

“如果我受伤能让娘亲和阿越姐姐不受伤,那我愿意受伤。而且,我试过的,没用,没人会来救。”

阿夜稚嫩软糯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响起....

唐危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骗自己,她没见过阿致,但她见到了阿夜,实实在在的和她相处了几天。阿夜那么懂事的孩子死了,还是因为自己死的。晨越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崩塌。

晨越很难受,那么懂事的孩子,怎么就死了?

“娇儿,如果她没有遇到我就好了。阿夜可乖了,真的,如果没有遇到我,阿夜就不会死了。我怎么会害死阿夜呢?阿夜那么乖。是不是没有遇到我,阿夜就不会死了?”

她语无伦次,玉碎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一句,“如果我是阿夜,我不会后悔遇见主人。”

廊檐上的灯笼随风摇晃,一墙之外的唐危靠着墙壁,眸光忧伤的望着空茫夜色。

如果萧晨越没有离开,谁都不会死。

时至深冬,湖面上却飘了一只豪华的船。

这个时间泛湖大概只有憨憨才能想出来,唐炎一脸笑意的望着玉碎,玉碎一脸笑意的望着晨越,晨越一脸笑意的望着唐柔,唐柔被晨越盯得有点不好意思。

“阿越,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晨越笑眯眯的点头,唐柔尴尬的摸摸脸,“什么东西。”

“有点可爱,有点美丽,还有点让人心动。我要是个男的,我就娶你。”

唐柔被逗笑了,阿越还跟以前一样,喜欢调戏她。

“主人,是娇儿让主人厌弃了吗?”玉碎一脸委屈的盯着晨越,他那双眼睛实在是生的太过犯规,笑的时候成了月牙眼,仿若装进了夜空的星河。

委屈的时候眼眶微微泛红,眸子里澄澈的瞳孔会让你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若不是晨越被这幅模样给欺骗过,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她又想起了上一次在风姿楼醒来后发生的事情,你能想象吗?就眼前这个一脸委屈仿若受了莫大委屈的男人,其实时时刻刻都想着该怎么把她锁起来。

如果不是他自己说的,晨越是绝对想象不到的。

她当时被锁在一间屋子里,在屋子里可以自由活动但是她绝对出不了屋子,她又打不过他,跑又跑不了,晨越当时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孤立无援。

所以晨越现在说什么都不敢惹怒他....

捧着玉碎的脸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几代,脸上还得笑的比花还甜,“我什么时候说厌弃你了,我们娇儿可是天底下最娇的花了。”

唐炎的脸黑了。

玉碎立刻笑出了月牙眼,“所以主人不会丢下娇儿的,对不对?”

“你不要多想,如果我要丢下你我会直接跟你说我不要你了。否则其他的不管我说什么,都不是要丢下你的意思,明白不?”

玉碎纤长的手指不经意划过晨越的脊背,“恩,主人只要不丢下娇儿,娇儿就会一直乖乖的。”

晨越后背陡然发凉,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身上起的鸡皮疙瘩,她怎么听出了一股淡淡的威胁?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回到了被软禁的时候。他当时也总是做这个动作,轻柔的声音仿若是在和爱人低低喃语。

甚至脸上的笑容都一毛一样。

晨越左右晃头确认了自己是在画舫里,心下一松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她干笑着。

她有心理阴影了,而且面积还很大!

砰的一声,晨越因为惯力猛地栽进玉碎怀里。船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

数道黑衣人动作迅速的窜进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脖子上已经架了一把刀。

唐炎面色一变,“你们要什么本王都给你们,放了玉碎。”

晨越:....憨憨!

一间阴暗的地牢里,画面有点滑稽。

晨越左手唐柔右手玉碎,像是抱两个孩子一样安抚着。唐柔就不说了,晨越是真的很想跟身子轻颤的玉碎说大佬别装了,以您的武力值秒秒钟将他们灭成渣渣。

唐炎一脸阴冷的盯着萧晨越,原本跟他一个阵线的唐柔现在也和唐危一样,让他绝对不要伤害萧晨越,否则就死定了!

总有一天他要把萧晨越给灭了。

唐炎眼巴巴的看着玉碎。

“玉碎,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晨越:您老先把自己给救出去吧。

黑衣人一脚踹开门,视线游移一圈落在玉碎脸上,漏出的一双眼睛不怀好意。唐炎一脚踹过去,虽扑了空但到底把人赶出了牢房,“再看,本王让你变成瞎子!”

好霸气,可是他似乎忘记自己的处境了。眼见门开着唐炎想跑出去,下一秒就被凭空出现的黑衣人层层围住,然后唐炎被踹回来了。

“不愧是风姿楼魁首,果真是生的天下无双。”为首的黑衣人嘿嘿笑着,不怀好意的靠近。

玉碎瑟缩的躲进晨越怀里,“主,主人,娇儿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50:39','','classid=14','0','3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