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装,使劲儿装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2

老太监咽气后晨越才松了口气,她不明白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只明白不能够放虎归山,就算是条病虎。的话她还能活着,老太监活着也没事儿,她也可以保护好阿夜。但是....她明白自己的身体撑不一直这样了。将老太监的尸体处理方式好,阿夜刚关上门门就看见晨越坐在阶梯上,背如果她还能活着,老太监活着也没事,她可以保护阿夜。可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撑不下去了。。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装,使劲儿装》精选

老太监断气之后晨越才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只知道不能放虎归山,哪怕是条病虎。

如果她还能活着,老太监活着也没事,她可以保护阿夜。可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撑不下去了。

将老太监的尸体处理好,阿夜刚关上门就看到晨越坐在阶梯上,背上鲜血淋漓。

转眼间已经是明月高挂,今晚的冷宫格外安静,晨越面色惨白冷汗淋漓,脱力的靠着阿夜的身子。小小的身子撑不起她,却还是努力的撑着。

“阿越姐姐你的伤口裂开了,我带你回去包扎。”阿夜梗着声音,似乎明白晨越可能撑不下去了。

轻轻握住女娃因为恐惧而颤抖的手嘱咐着,“阿夜是聪明的孩子,被人欺不要一味承受,要懂得反击。保护别人可以,但前提是你要保护好自己。没有人能一直救你,所以要学会自救。”

“不要让你的善良,成为别人伤害你的武器。知道吗?”

小阿夜是个聪明的孩子,她未必是没办法反抗,只是反抗被某种东西牵制着。

疲惫至极的晨越闭上眼睛,要是爹娘看到她背上的伤口,看到她现在这幅样子,估计要心疼死了。想到这里,她稍稍勾了唇角,然后握着阿夜的手滑落.....

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会死,还是会一睁眼回到现代,或者又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

唐危在临死前说,他真的问了族长,族长说异世之人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执念,执念不消她就会被困在这个世界,一直在这个世界循环往复。

唐危说他不清楚究竟是谁的执念,他也只知道这么多,因为当年族长没有把话说完就死了。

他还说,他很想阿致和阿夜。

如果阿致没死的话,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唐危说了很多,直到晨越眼睛闭上了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阿夜伸出小小的手抱住晨越渐渐冰冷的身子,红着眼眶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阿夜不会让姐姐有事的。”

烛光洒在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轻纱帷幔,晨越醒来的时候身边坐着一个男人,三千乌发随意的挽在耳后,眉眼轻垂纤长的手在她腰侧按揉着。

昏黄的烛光映衬下男人面容更加精致,眸子里的水雾让他看起来楚楚可怜。

“主人,你醒了,是玉碎太鲁莽,伤了主人,主人莫要生玉碎的气。”

晨越眨了眨眼,她不生气,有什么好气的呢?不过就是被人串成烤串儿而已,她不气,一点都不气。

深吸一口气,晨越笑的比花还灿烂。

“我不气,真的,一点都不生气。你等一下好吗?”

晨越忍着腰痛,掐着点打开了门。紫衣男人的脚尴尬的停在半空,晨越笑望来人,“是你脑子都长腿上了还是这门跟你有深仇大恨?你踹了一次又一次,你不累我都看累了。显你腿长啊?腿长你咋不上天呢?”

唐炎愣愣的看着晨越,意识到自己被怼了之后怒了,“萧晨越你好大的胆子?我堂堂晋王也是你能冒犯的?谁给你的胆子?”

“你弟,怎么的?不服气,不服气有种去找你弟去哭啊,你要不去我都看不起你。”

唐炎被噎的哑口无言,“你!哼,要不是你的丞相爹给你取了个好名字,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

视线落在玉碎身上唐炎瞬间没了脾气,火急火燎的跑到玉碎跟前,握住玉碎的肩膀上下打量,“玉碎你没事吧?她有没有伤到你?”

晨越写休书的手一颤...她突然很好奇玉碎在唐炎眼里是什么形象。

玉碎受惊的瑟缩了一下,捏着被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晨越,“主人,我怕。”

晨越:装,给老娘使劲儿装!

电视剧里小媳妇受惊样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他要是去演戏不拿个影帝那可真就见鬼了。

意识到自己吓到美人儿唐炎赶忙松了手,恰好晨越拿着休书扔给他。唐炎看清楚上面的内容险些没把风姿楼给拆了。

他竟然被一个庶女给休了?

她睡了他的心上人这一点,在他眼里就已经是死人了,如今还敢来休他?

晨越勾着谄媚的笑,“来,大佬,请随小的回家吧。”

玉碎愣了一下,目光呆呆的看着晨越伸出来的手。最后视线落在她笑颜如花的脸上,主人,让他跟他回家?

萧晨越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内心就有多崩溃。

这个世界是有毒吧?

四次了!整整四次!

每次狗带之后她一睁眼又回到了这个时间点,她有句脏话不知道该不该骂。

等于说这是她第五次走这个风姿楼的剧情了!

他们不累晨越都累了,同样的剧情她重复了几次,就像是玩游戏做选项一样,因为她选错了所以就被迫要重来!至少玩游戏最后可以选择不玩,然而她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几次下来她已经被磨的完全没了脾气。

大佬她惹不起,除了怕死的原因,还有就是死了几次的她已经不想感受那种痛了。

所以这次她供着大佬,抱大佬的大腿还不行吗?

想起自己上次醒来发生的事情,晨越就觉得背后发凉。她之前一定是飘了,否则怎么会和他硬碰硬?

大清早的,晨越就打开了卿雪楼的门坐在阶梯上等着唐柔过来。

一身蓝衣的美丽女子面若冰霜,“你还有脸回来?萧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一个女子也胆敢休夫?看来是本宫这个嫡母没有好好管教你。”

“来人,把她和屋里的...”

一个拥抱止住了唐柔的话,晨越想起她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如果阿越一直在的话,我一定不会变成毒妇,因为阿越一定,一定会让我活的开心。”

唐柔拧眉厌恶的推开晨越,却被对方死死抱住。

“唐柔,我来宠你了。”

“我会尽我所能的让你开心,我保证。”

唐柔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阿.....越?”

“嗯,是我。唐柔,我回来宠你了。”

仆人们面面相觑,唐柔素来高雅端庄,举手投足都是皇家风范,在他们眼中唐柔是高高在上的夫人,而如今夫人红了眼眶。

猛地推开了她素来厌恶的庶女,“你还回来做什么?回来抢萧溟吗?还是回来看我过得有多狼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50.252','2022-05-17 15:16:55','','classid=14','0','5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