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委屈的要命

发布时间:2022-05-14 17:40:32

阿夜像是养成了,护着手里的碗接着拿起草席把两个人盖住,晨越来还来说话的就看见一名瘸腿太监走进去。那太监约摸六十来岁,右脸的烧伤疤痕全部覆盖了半张脸,左眼眼角向下撕扯着,铁青着脸关上门门,拄着拐杖慢慢的靠近了疯女人。所以房门的关闭房间突然暗淡无光。那个女那太监约莫五十来岁,左脸的烧伤疤痕覆盖了半张脸,左眼眼角向下拉扯着,阴沉着脸关上门,拄着拐杖慢慢靠近疯女人。。

>>>《病娇他人比花娇》章节目录<<<

《第九章 委屈的要命》精选

阿夜像是习惯了,护着手里的碗然后拿起草席把两个人盖住,晨越来不及说话就看到一名瘸腿太监走进来。

那太监约莫五十来岁,左脸的烧伤疤痕覆盖了半张脸,左眼眼角向下拉扯着,阴沉着脸关上门,拄着拐杖慢慢靠近疯女人。

因为房门的关闭房间突然暗淡无光。

那个女人是阿夜的母亲,阿夜还有一个妹妹,但是晨越从来没有见到过。

“怕是盛倾夜那个傻瓜,也没能入你的心,因为从始至终,萧晨越根本就没有心。”

“你知不知道,阿致死得时候还在心心念念着她的阿越姐姐!原本我的皇后,我的妻,该是阿致的!可是我的阿致却死在了萧溟的手里!我的阿致....”

脑海中突然出现唐危说的这两句话,阿夜...盛倾夜?不会那么巧吧?

透过草席的缝隙微微的光照在阿夜的脸上,晨越清楚的看到了她湿润的眼眶,和倔强的不肯掉眼泪的模样。

便是铁石心肠看到这幅样子,也会忍不住心软。

阿夜还只是个孩子啊。

小心的抱住她,晨越堵住了她的耳朵,小小的身体怔了一下,然后就慢慢的放软在晨越怀中。

老太监完事后丢下了几块儿馒头,伤痕累累的女人瑟缩了一下身子,落在馒头上的眼神渴望极了,可是看到老太监直勾勾盯着自己,女人又满目惊恐的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

老太监冷哼了一声,粗噶的声音吐露着来自地狱的宣告,“婉妃娘娘的女儿也该有七八岁了吧,近年来很少看到尊贵的小公主,下次,让我看看吧。”

女人瞳孔猛缩,已然恐惧到了极点。

直到老太监走了之后,女人才猛地扑在地上抓起馒头,然后爬到了床板前,她小心翼翼的拍干净了上面的灰尘,把最干净的馒头递到阿夜面前。

你能想象吗?前一刻满目恐惧的女人如今眼里只剩下温暖,将最好的东西留给孩子。

忍痛掀开了被子,拍了拍阿夜的背,“没事了,阿夜。”

女人还举着馒头,阿夜一言不发的接过,然后在女人期待的目光下咬了一口,女人瞬间弯了眉眼,脏兮兮的脸上有着尘土和污渍遮不去的光辉。

那大概是母爱的光辉。

阿夜一口一口的嚼着馒头,可晨越却看出了阿夜在竭力憋着眼泪。

晨越鼻酸了。

女人一瘸一拐的站起身走向门口,阿夜却比她更快的冲到她面前,从怀里掏出布条帮她缠住了手臂上伤口。

女人有个很好听的名字,苏婉儿。苏婉儿是真的疯了,可就是疯了她也记得要把好东西留着给孩子,也记得要保护孩子。

苏婉儿平时不见人影,但只要老太监一来她就会出现保护自己的孩子。

她刚离开,阿夜就难受的捂着嘴,要吐却又死忍着不吐,憋的脸色青红交加,晨越实在看不下去了拖着身体走到她身边,扒开了她的手,

刚吃下去的馒头又被吐了出来。

“既然这么难受又何必吃下去?”

阿夜低垂着头,可怜又委屈,“这是娘亲受了好多苦换来了,阿夜如果不吃娘亲会更难受。虽然娘亲和常人不同,可阿夜知道,娘亲还活着就是因为不放心阿夜和妹妹。”

否则这样生不如死的人生活来干嘛呢?

凡是女子无不渴望进宫为妃,一朝得宠便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诱惑大的让人忽视了背后的危险,入宫的女子何其多?真正一生繁华手握实权的又有几个?大多都是被幽禁在了宫里。

过着受尽宫女太监欺辱的生活,苏婉儿不过就是其中一个而已。

很多女子受不了折磨所以结束了生命,要么就疯疯癫癫的了此余生。而苏婉儿疯了却还是保留着对孩子的爱,如果不是有阿夜的存在,晨越觉得苏婉儿可能会死,又或者疯的彻底。

“阿夜是个乖孩子。”母亲被折磨才换来的馒头,她吃下去的时候该有多难受?

这么多年,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一刻她不忍心问阿夜全名是不是盛倾夜,如果她是盛倾夜,是不是就代表着阿夜会死?

这么懂事的好孩子如果死了...晨越光是想想就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下,难受的紧。

尤其是她明明眼眶很红却死命忍着的样子,让晨越更加心软,忍不住伸手把她抱进怀里。

“阿夜如果想哭的话可以哭,我不会笑你。”

“阿夜不能哭,阿夜如果哭了的话,娘亲也会难受的。阿夜还要保护阿致,阿致是妹妹,我比阿致大,阿致可以哭,我不可以哭。”

阿夜、阿致....

唐危说他们都死了。

这么可爱懂事的孩子,怎么就死了呢?

晨越觉得自己要哭了,任性的孩子都是被宠大的,而懂事的孩子...大多是不得不懂事。

她虽然家庭不富裕,甚至比一般家庭来说他们家算是贫穷的,可是父母给了他们兄弟姐妹所有的疼爱。

但凡是触碰到家庭亲情这方面的,她泪点低的很。家人是她心中最重要的,谁敢动她家人晨越真的会豁出命去。

她可以不要爱情不要友情甚至不要命,但不会不要她的家人。

阿夜实实在在的戳了她的泪点。

“没关系,阿夜不哭,那阿越姐姐替你哭。”说完就真的哭出来了。

晨越想家了,老想老想了。也可怜小阿夜的处境,这一刻她也不想去思考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情,只想痛快的哭一场。

阿夜被吓到了,“阿越姐姐别哭啊,我,我不会安慰人。”

然而晨越哭的更起劲儿,她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然后一群人对她很好,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心软坚定回家的信念,可是被玉碎那个神经病串成了烤串儿。

被迫感受了一把一剑穿心的感觉。

然后又来到这个时间段,她很委屈,委屈的要命!

“真的是好久不见,亲爱的小公主……”阴郁难听的声音惊醒两人,苏婉儿被捆的结结实实,始作俑者就掂着苏婉儿的头发逆光站在门口。

是去而复返的老太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9.111.79','2022-05-17 22:34:00','','classid=14','0','32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