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无色界定 灵魂 附身 极品医术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又来找茬

发布时间:2021-01-14 18:06:17

这家伙又来登门找碴了!蒋斯铭还未归国,自己冒贸然的上来与上官心妍互怼,末见得能捞到什么好结果。反正这个女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鬼明白她后面还留有什么后再说这个女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得出来,鬼知道她后面还留有什么后招。。

>>>《帝少的冷艳调酒师》章节目录<<<

《第19章 又来找茬》精选

这家伙又来上门找茬了!

蒋斯铭还未回国,自己冒冒然的上去与上官心妍互怼,未见得能捞到什么好结果。

再说这个女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得出来,鬼知道她后面还留有什么后招。

于是立刻调转方向,准备随同事从后门离开公司。

谁知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听有人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什么社会败类,人中渣滓。

为了走红,什么脸都不要了。

仗着自己年轻就使些狐媚手段,竟然连拆散别人家庭的事也做得出来。

许方舟以为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脾气早已被磨得没了棱角。

结果没走几步,她还是忍不住扭过头来。

指着那几个对她指指点点的人道,“你们有证据吗?就在这里信口开河?如果没有证据,这是诽谤你们知道吗?是诽谤!”

那几个好事的围观群众被她这一骂忽然不吱声了。

但前来捉.奸的原配夫人,却在这时冲了上来。

上官心妍紧随其后,见许方舟说得振振有词,一招手便令保镖把之前合成好的照片拿了出来。

“你要证据,这就是证据!”

那照片的第一张,是一个男人与他妻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模样。

第二张就是许方舟跟男人在床上颠鸾倒凤。

许方舟看得气不打一出来,指着上官心妍道,“你真是卑鄙,为了抹黑我,连这种东西都做得出来?”

上官心妍得意一笑,“哪里,哪里,比起你做第三者介入人家家庭,拆散人家夫妻的事来,我所做的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我没做过!”许方舟斩钉截铁道。

可她这种单薄的申辩,人们哪里还听得进去?

可好事的群众已被几张合成的照片,挑起了怒意。

纷纷对许方舟投来鄙夷的目光,以及无休止的谩骂。

如果说许方舟之前遭遇的委屈是社会的不公,那么她现在受到的谩骂则是来源于人们的臆想。

而挑起人们臆想的全来自于一个人——上官心妍。

许方舟几乎怒不可遏,上去就给了上官心妍一巴掌。

上官心妍被打的一愣,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被群起而攻之的女人,竟然能作出如此有力的反击。

她连声呼喊随行的保镖将许方舟按住,她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即便被摁得一动也不能动,许方舟看向她的眼神里也丝毫没有怯意。

上官心妍最讨厌的就是她这个眼神,跟上官宜璐一样,仿佛觉得自己永远高高在上一般。

她要将她拉下来,将她们都拉下来,让她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结果她的手才刚刚举起来,就忽然被一个人扯住。

上官心妍扭头一看,不知赵然何时竟出现在了她身旁,而站在赵然不远处的人正是蒋斯铭。

上官心妍连忙收回手,“蒋少,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同方舟开个玩笑。”

“玩笑?”男人冷峻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情绪,他弯腰拾起地上的照片,扭头向赵然道。

“我国刑法里诽谤罪是怎么说的?”

赵然侃侃接道,“刑法第246条,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构成诽谤罪。”

蒋斯铭一把将照片甩到上官心妍脸上,“合成技术如此精湛的照片,到底是玩笑还是诽谤?上官心妍,你自己心里清楚!”

上官心妍一下跌坐下来,她极力想拉住蒋斯铭,让他听自己解释,可蒋斯铭哪有心情理她。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许方舟身旁,脱下外套替她披上。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

这个所谓的明日之星,原来是大老板蒋斯铭的女人啊!

围观的群众立时噤若寒蝉,生怕未来的老板夫人会找他们秋后算账,一时间散了个精光。

许方舟紧紧握着蒋斯铭的手,随他一同离开了公司。

蒋斯铭能突然出来救场,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但如此一来,自己这份打杂的工作算是彻底没了,眼见着拿回资料遥遥无期,许方舟不由哀怨的看了蒋斯铭一眼。

蒋斯铭并没有回应她的目光,而是定定道,“你履行了自己的承诺,那份资料我不但会还给你,而且还会为季路亿备上一份大礼!”

季老爷子今年五十有九,在东市红白两道里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按照当地的习惯,大寿过虚不过实。

所以季路亿早早就开始替父亲筹办起了寿宴。

大寿当日,季路亿包下了世界顶级餐厅西班牙Girona。

然后广撒请帖,把东市内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了个遍,也算是宾客满堂。

当然这里面最不可或缺的,就是蒋氏集团的掌舵人,史上最年轻的总裁蒋斯铭了。

得知蒋斯铭肯前来,不只是季路亿,连上官心妍都觉得倍有面子,挽着季路亿的手道,“亲爱的,蒋少肯定已拆穿了许方舟的面具,得知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这才会答应参加老爷子的宴会,与你重归于好的~”

季路亿撇头,看了眼怀中美貌的女人,虽然上官心妍对他温柔体贴,但季路亿心里想的人,仍然是许方舟。

他曾向许方舟乞求重归于好,未果后一怒之下买下许方舟打工的会所,将她逐了出去。

他本以为许方舟走投无路之下会来找他。

谁知却再也没听到许方舟的消息。

你到底去哪儿了呢?

季路亿有些出神。

上官心妍嘟起嘴道,“亲爱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呀?都不理人家了~”

季路亿在想什么当然不能告诉她。

于是抬手看了看手表,含糊其辞道,“时候不早了,宝贝,我们该入场了。虽然这是我父亲的寿宴,但你才是全场唯一的许方舟角!”

上官心妍闻言,含羞带怯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心中暗自得意。

许方舟,你拿什么跟我比?

你的身份也好,你的男人也罢。

如今统统都是我的。

统统都是!

季路亿把这场寿宴办的别开生面,不但请来了国际级的巨星,连主持人都是国际级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