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漫威 肖凡 婶婶的诱惑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放肆的新总裁

发布时间:2021-01-14 14:37:52

我摸不透秋彤是何意图,装做很难为的样子:“秋总,我喝不了啊。”秋彤一抿嘴:“喝了不疼洒了疼,浪费了不道德你明白不?喝——慢慢的喝——悠着喝——”说着,秋彤把烤好的肉放秋彤一抿嘴:“喝了不疼洒了疼,浪费可耻你知道不?喝——慢慢喝——悠着喝——”。

>>>《特品员工》章节目录<<<

《第28章 放肆的新总裁》精选

我摸不透秋彤是何意图,装作很为难的样子:“秋总,我喝不了啊。”

秋彤一抿嘴:“喝了不疼洒了疼,浪费可耻你知道不?喝——慢慢喝——悠着喝——”

说着,秋彤把烤好的肉放在我面前的盘子里:“来,尝尝我的手艺,边吃边喝!”

看着秋彤温和美丽的神态,我觉得特温馨,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白酒,看着秋彤,脱口而出:“秋总,你是鲜族人?”

秋彤的手一抖:“此话怎讲?”

我心中一惊,差点说走了嘴,忙说:“因为这是韩国烧烤,因为看你烧烤的动作很熟练,还有,刚才看你,觉得你的气质和神情特有电视里韩国女人的模样。”

秋彤不自然地笑了下:“是吗?你倒是挺会感觉。好了,抓紧吃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秋彤要了一碗韩国冷面,低头自顾吃起来。

秋彤和我的话依然不多,我默默地一口接一口喝酒,琢磨着秋彤的心思。

这38度的白酒对于我来说,喝起来就像是白开水,没味道,别说一瓶,就是再来半瓶也放不倒我。

我突然心生一计,边喝边摇头晃脑,眼神也直勾勾的,做出醉意越来越浓的样子。

秋彤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等酒瓶见底的时候,我做醉醺醺状:“秋……秋总……我……我喝完了……我……我不行了。”

“醉了吗?”

我嘴巴半咧,眼神迷幻,脑袋耷拉:“是……是啊。”

“哎——酒量不行你早说嘛,早知道你酒量不行,就不让你这么喝这么多了。”秋彤嘴角又带着得意的笑。

“领导……的命令不敢……不听啊,领导让……喝,我……就得喝。”我醉眼朦胧地看着对面嘴角带着笑意的秋彤,心里暗暗发笑。

“这么说,你是很尊敬我这个领导的了?”

“那……那当然,秋总是领导,掌管着我的饭碗,我……哪里敢不尊敬呢?”

“那好。”秋彤顿了顿:“亦克,我问你几个问题,必须如实回答。”

“是——一定!”我挺直脖子歪着脑袋看着秋彤,这丫头果然是想把我灌醉套话。

秋彤盯住我的眼睛:“亦克,告诉我,国庆节放假你到哪里去了?”

“元站长——不,元经理邀请我到她家作客了。”

“那元朵爸爸得急病,你真的拿钱资助了?”

“嗯哪。”我知道这事是不能撒谎的,点点头:“她家里深更半夜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我刚发了订报提成,身上正好有钱。不过,今天下午在宾馆走廊里,你们说话那会,元朵妈妈让元朵还给我了。”

秋彤点点头:“还有,你在来发行公司之前,在哪里干什么工作?”

我说:“在……在无锡江南良子洗脚店,做足疗师。”

我此时并不担心秋彤查询自己应聘时填写的资料,因为我那里根本就没写以前的工作经历,至于资料上的住址栏,更不担心了,那地址是我身份证上的,和明州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你为什么不做了?”秋彤继续问。

“因为不想整天摸……摸人家臭脚丫子。”

“噗嗤——”秋彤笑出来,接着又说:“那你怎么从无锡来到了海州呢?”

“有个朋友在这边做小生意,他……邀请我来帮忙,等我来了,他却……破产了,我走不了,只能在这里找个活干。”

秋彤点了点头,眉头依然皱着,我的话似乎并没有打消她的怀疑。

“你以前还做过什么工作呢?”秋彤又问我。

“我……以前啊……干过的多了……在江苏拉过保险……在广西干过传销……还做过传销讲师呢……因为这个,差点被抓进去……为了安全,我最后逃进了洗脚店避难。”我信口胡诌起来。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不怯场还挺能煽呢,原来是做过传销的。”秋彤点点头,似乎对我下午的表现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我刚松了口气,秋彤突然又问道:“你英语很不错吧?”

“我英语……是啊,很不错哦。”

“怎么个不错法呢?”

“我会背abcdefg……26个英文字母全认识。”我自豪地说:“在那些洗脚的人里面,我是背得最流利的。”

“噗嗤——”秋彤捂嘴笑起来,肩膀发颤。

我心里也笑,秋彤对我的怀疑或许应该打消了。

可随即我的心里又涌起深深的悲凉,面对这个自己深深敬仰爱慕和自己在虚拟世界里心心相印的女人,我却要骗她。

可是,我只能这么做,异客和浮生如梦是永远不能见光的,他们的关系只能维持在那个看不到的空间里。现实世界里的秋彤是属于她的恩人的,属于李舜的。

一旦现实和虚拟重合,那我不但得不到现实里的秋彤,连虚拟世界的浮生如梦也会失去。

这样想来,我的心里不由愈加凄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圈不由红了。

“来——喝杯水,是不是喝多了酒想起不顺利的事情了。”秋彤端起一杯水递给我,温和地说:“人生谁都有不顺的事,你还年轻,只要好好做,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其实,我现在觉得,你还是有一定潜质的,你这个人心肠还是蛮好的。以前我们之间的事,过去了,就不提了。”

我一阵感动:“秋总,以前那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那天在鸭绿江上,真的不是有意偷拍你的……还有,当时,我看你要掉到江里,急忙往回拉你,才不小心摸到了你……你的……那里……你后来不小心跌倒,我也不是有意要看到你……你……那里的。”

秋彤的脸通红,忙摆手:“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不和你再计较那事就是。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了。”

我点点头,不说了,却不由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里又一阵骚动。

吃完饭,雪停了,秋彤开车和我一起回公司,然后各自散去。

第二天上班,秋彤再见到我,态度明显好多了。

上午,元朵告诉我一个消息,严总裁退居二线了,新总裁今天上任,叫孙栋恺,43岁,在集团排名第三位,位于董事长和总编辑之后。

这么说,昨天的会议是严总在集团的最后一次主持,站到最后一班岗了。

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孙总裁来发行公司视察,曹莉紧跟在屁股后面,带着恭维阿谀而娇媚的笑,身体恨不得贴到孙总身上去。

孙总留着平头,目光冷傲,和其前任严总天壤之别。

秋彤和赵达剑迎接孙总,第一个就先到大客户部视察。

赵达剑显得特别亢奋,在前面低头哈腰引路,曹莉则紧挨着孙总,面带微笑。

秋彤站在旁边,神情很淡定。

此时,我并不知道赵达剑和孙总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曹莉以后会和孙总发生什么关系。

孙总和元朵握手,握住元朵的小手摇晃了几下,突然放肆地笑了,转头看着曹莉:“这个发行公司,我看美女还不少啊,哈哈,老总是大美女,这下面还有小美女,看这小姑娘,多水灵。”

第一天刚上任的老总下来视察工作就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很不合时宜不符合身份的。

元朵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却又不敢把手抽回来,任由孙总肥腻的大手捏着。

赵达剑忙附合着笑起来:“是啊,是啊孙总真是慧眼识美女。”

曹莉勉强笑了一下,随即扫视了一眼元朵和秋彤,眼光里闪出一丝阴毒,转瞬即逝。

秋彤没有笑,而是抿着嘴唇皱了皱眉头,眼神有些不快。

孙总立刻看到了秋彤的反应,脸上闪出不快的表情,松开元朵的手,耷拉下了眼皮,似乎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蔑视。我忙伸手过去,他看都不看一眼,转过身,背起手,咳嗽了一声,正色道:“好了,秋总,你们忙吧,不打扰了,我要去广告公司看看。”

说完,孙总转身就走,曹莉急忙紧紧跟上。

新总裁第一天上任,我就预感到了几分对秋彤不利的苗头。

第一,孙总好色,说不定今后他就会打秋彤的主意。

第二,曹莉和赵达剑和孙总贴得很紧,特别是曹莉,她要想博取孙总的赏识和欢心,是有办法有资本的,而曹莉一旦受宠,必将会对秋彤暗地下黑手。

第三,刚才秋彤在孙总面前的表现,会让他感觉秋彤对他不够尊重,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给秋彤一个下马威。上级要想整下级,有的是办法和机会。

孙总走后,赵达剑数落秋彤:“秋总,孙总上任第一天,你就给领导脸色看,什么意思?孙总不就是喜欢美女吗,这怎么了?你怎么对领导这样的态度?”

秋彤看着赵达剑淡淡地说:“赵总,你是不是想歪了,孙总是来视察工作的,不是来物色美女的,你竟然敢这么污蔑领导,你讲话还有没有一点原则?”

赵达剑一怔,摇摇脑袋,无可奈何地说:“好,好,我不和你争论了,你对,行了吧?”

接着,赵达剑又换了一副口气:“其实,我也是好意,领导视察发行公司满意了,不就是对你满意了吗?我这个副手再忙乎,还不都是往你脸上贴金?你要理解我的一片苦心。”

“老大哥的苦心我理解了,谢谢你一片好意。”

赵达剑苦笑一下,摇摇头走了。

我和元朵一直站在旁边看着。

秋彤微微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沉重,转身去了办公室。

一晃几日过去,这天,我乘坐有轨电车出去联系一个业务。

坐在电车里,我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和车水马龙的街道,心里暗想,这是我在海州的最后一笔业务了,明天是12月1日,要发钱,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禁怅然,看着窗外发呆。

电车经过市区购物广场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曾经无比熟悉而又久违的面孔,浑身一震,猛地站起来,贴近窗户仔细看。

是她,确实是她,真的是她,她来到海州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