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医术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漫威 肖凡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傅千寒的恨

发布时间:2021-01-14 09:27:49

前天早上因为傅千寒喝多了,吐了一地,害得殷韵边忙着拾掇非常干净,边还得忙着照料他,一直到半夜里才勉强入眠。而傅家大宅里,和殷韵通完电话的傅让却怎么也难以入眠。他站在而傅家大宅里,和殷韵通完电话的傅让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显得有些阴森可怖的夜景,面色平静但眼中却阴晴不定。傅让站了许久也想了很多,他觉得今晚的殷韵有点儿不一样。傅让觉得以前的殷韵乖巧听话,从来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意思,这才刚到傅千寒身边几天的时间就连自己的话也不听了,事情有点儿脱离了掌控让他有人些不安。。

>>>《独守空闺待良人》章节目录<<<

《第19章 傅千寒的恨》精选

昨天晚上因为傅千寒喝醉了,吐了一地,害得殷韵一边忙着收拾干净,一边还要忙着照顾他,直到半夜才勉强入睡。

而傅家大宅里,和殷韵通完电话的傅让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显得有些阴森可怖的夜景,面色平静但眼中却阴晴不定。傅让站了许久也想了很多,他觉得今晚的殷韵有点儿不一样。傅让觉得以前的殷韵乖巧听话,从来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意思,这才刚到傅千寒身边几天的时间就连自己的话也不听了,事情有点儿脱离了掌控让他有人些不安。

傅让想了想又拨通了一个电话,“明天让殷素和殷月来我办公室一下。”说完就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到了一边。傅让温和平静的眼神突然变得深沉阴醫仿若深渊,“韵韵,千万不要背叛我,否则……”他的低喃飘散在空荡阴暗的房间里,生出一种彻骨的寒意,久久不散。

早上五点左右,床头上的闹钟准时的响了起来,傅千寒从被伸出一只手摸索着找到闹钟按下了停止键,吵闹的声音停止了,傅千寒也清醒了。他抚着头坐起来,发现自己赤着上身,整个人只穿了一条睡裤。宿醉的感觉难受极了,傅千寒现在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全身酸痛。正当他努力回想昨晚醉酒之后发生的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床上的另一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唔……嗯,傅千寒,几点了?”殷韵掀开蒙着头的被子,看到身边已经坐起来的傅千寒,迷迷糊糊地问他时间。她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一副没睡醒又困极了的样子。

“五点了,还早着呢。乖,你继续睡吧。”傅千寒虽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他见殷韵还没睡好,就先轻声哄着她让她接着睡。

傅千寒在床上坐一会儿,等殷韵裹着被子又一次进入梦乡后,他才放慢动作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傅千寒看着脏衣篓里放着自己那身沾满呕吐物的西装和殷韵昨天穿的裙子以及脏了的床单,有些接受不了现实。昨天晚上的记忆虽然模糊,但也足够傅千寒缕清楚事情发生的经过了。

昨天晚上,自己醉的不醒人事、又吐又闹,是殷韵耐心温柔地照顾了自己一晚上,这些傅千寒都知道。

傅千寒当初接近殷韵其实是有预谋的,不择手段地得到她,又把她硬留在自己身边,原本这些都只是报复傅让的手段。傅让和傅千寒两人虽然是父子,但是傅千寒从来都没有把傅让当成自己的父亲,他一直都认为傅让只是和他自己有父子血缘的仇人罢了。傅千寒这次借傅老太太的手回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向傅让报仇。

原来傅千寒的母亲苏绵和傅让相识于校园。那时的傅让还只是个大一的学生,苏绵却已经是学校里有名的美人了,才子佳人的戏码虽然老套,但是这说的正是傅让和苏绵。当时的傅让已经颇具如今傅家家主的才能,但还是过于年轻也过于薄情。陷入热恋的苏锦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两人早已偷食禁果,而苏绵也怀了傅让的孩子也就是傅千寒。

苏绵本以为孩子是她和傅让爱情的结晶,但没想到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后,傅让反应却在苏绵意料之外,他非但没有惊喜反而是态度冰冷地让她打掉孩子。苏绵当然不会愿意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她试图改变傅让的决定,可是换来的却是他的一句“分手”。苏绵面对傅让强硬的逼迫自己打胎的态度,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没有办法她只好选择逃离。

未婚先孕,苏绵家里的人自然不会允许这么个失德的女人留在家里让外人耻笑。苏绵有家不能回,怀着身孕也没有办法找工作。学校她是回不去了,大学没有上完自然也拿不到学位证书,苏绵生下傅千寒之后的处境可想而知有多么的艰难。

傅让这个人生性多情而又薄情,他这么多年来对傅千寒和他妈妈苏绵不管不问,最后令苏绵含恨而终。苏绵的死成为了傅千寒心里永远的痛,造成了他和傅让之间无法消除的隔阂。可是没想到,傅让这么一个冷心冷情的人竟然会爱上小了自己一辈的殷韵,这对傅千寒来说无疑是个大好的机会。夺走并毁掉傅让心爱的人,让他尝尝失去最重要、最爱的人的滋味,傅千寒要让傅让饱受失爱之苦、锥心之痛。

可是,傅千寒怎么也没想到,殷韵竟然成为了自己报仇计划中最大的变数。原本报着戏弄利用的心情去接近她,却没有想到自己会不知不觉地陷了下去,丢了心。

殷韵和傅让、傅千寒他们都不同,她善良单纯、玲珑剔透,被傅让娇宠这么多年却能仍然保持着她那颗赤子之心,丝毫不受上流社会的乌烟瘴气的污染。而且殷韵在傅让的有意栽培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礼仪厨艺也没有落下,可以说就算是别的什么豪门千金也很少有人能敌得上殷韵的才貌心性。这样的殷韵怎么能不让傅千寒动心。

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傅千寒开始害怕了,哪怕是在当初最艰苦、最无助的时候,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顾虑那么多。傅千寒害怕他和傅让之间的斗争会伤害到无辜的殷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殷韵对自己来说变得这么重要,这么无法割舍,在这个世界上,他傅千寒最不愿也最不忍心伤害的就是殷韵。

想到过去的种种,傅千寒面色阴沉,眼里漆黑如墨没有一丝光亮。他打开淋浴,任由冷水打在自己身上,他在逼自己冷静下来。傅千寒被这一阵子和殷韵在一起的幸福冲昏了头脑,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傅让和傅家,忘记了所有不开心的事。可是,傅千寒绝对无法放弃报仇,为了死去的苏绵,他绝对不会放过伤害了她的傅让和傅家。

想到卧室床上正熟睡着的小女人,傅千寒的表情渐渐回暖了,眼睛里的阴霾又重新被眸光覆盖。他要感谢傅让,是他把殷韵送到自己身边。傅千寒想,这一次说什么都不会放手,他要从傅让的手中完完整整地守护住殷韵。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