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漫威 肖凡 婶婶的诱惑 老头 秦守 警察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总裁夫人

发布时间:2021-01-14 09:27:49

殷韵试着把手抽出却耐不往傅千寒握得紧,她看傅千寒面上一本正经,底下的手却极其不很老实,他纤细白皙的手指不时地挠过她的掌心,引来一阵皮肤瘙痒。殷韵红着脸自指出隐秘而殷韵红着脸自认为隐秘而凶狠地瞪了傅千寒一眼,孰不知她的表情就像只被主人逗弄而炸了毛的小猫咪,而她和傅千寒的小动作也被在场的其余四个人看在眼里。。

>>>《独守空闺待良人》章节目录<<<

《第17章 总裁夫人》精选

殷韵试着把手抽出来却耐不往傅千寒握得紧,她看傅千寒面上一本正经,底下的手却极为不老实,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时不时地挠过她的掌心,引得一阵瘙痒。

殷韵红着脸自认为隐秘而凶狠地瞪了傅千寒一眼,孰不知她的表情就像只被主人逗弄而炸了毛的小猫咪,而她和傅千寒的小动作也被在场的其余四个人看在眼里。

黄总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什么样的人和事没见过。商人最不可少的就是察言观色,可以说他看傅千寒对殷韵的态度,就能肯定两人一定是恋人没错了。

“哈哈哈,傅总不仅年轻有为,而且还有殷小姐这样的美人陪在身边,真是令人羡慕啊。”黄总怎么说都能算得上傅千寒和殷韵的长辈,他打趣两人倒是缓和了饭桌上的气氛。李秘书和林总监也都是精明过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殷小姐一定就是傅总裁的夫人了吧,傅总真是好福气啊,有位这么美丽的太太。”李秘书笑着附合着黄总的话,对天娱公司来说,和绘娱乐游戏公司保持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是百利而无一害,这种奉承的话,他们可没少说。

虽然知道这只是客套话,但傅千寒听到黄总他们说殷韵是自己的总裁夫人的时候还是十分满意的。

他看殷韵被众人说的双颊绯红,甚至连耳朵都染红了却没有出口反驳,只是任大家说下去,心中惊喜异常。傅千寒此时觉得殷韵心中一定是有他的,不然也不会为别人的话而害羞。

听到大家拿自己和傅千寒做聊资,殷韵心里又羞又急。梦夏就坐在殷韵的另一边,傅千寒在桌子下面对殷翻的小动作,梦夏都看在眼里。

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想要掩饰掉脸上的伤心和失落。殷韵没有错过梦夏眼中一闪而过的受伤神色,只为自己又一次伤害了梦夏而懊恼自责。

“黄总过奖了,在黄总面前我哪敢称得上年轻有为,只是有黄总及贵公司的帮衬我们公司最近才能发展的不错。”傅千寒的场面话说的也不差,他能感觉到殷韵的身体僵硬和脸色的不自然,想到她脸皮薄再说下去就该急了,他就主动扯开话题。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哪里会不明白傅千寒的意思,就没有再继续打趣他们俩。

殷韵见大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长舒了一口气。她趁傅千寒不注意,猛得一下将手抽了回来,之后就只顾着低头吃菜,只盼着能快点结束这个饭局。

可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黄总是个标准的好酒之人,本来就是既爱喝又很能喝。傅千寒本身酒量也很好,再加上今天他心情不错对黄总也颇为敬重,两人就放开了畅饮起来。身边的人劝也不行,拦也拦不住,索性就放任他们对饮,时不时还得陪着两人喝。殷韵他们只好等着两人尽兴了,喝好了才结束了这饭局。

最后黄总醉的不轻,又唱又跳地耍着酒疯,李秘书和林总监一左一右地架着他往外走。傅千寒了也喝了不少,但没怎么显示出来。等黄总一行人走了之后,他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不吵也不闹,脸上甚至没什么表情,让人猜不透他究竟醉还是没醉,其实要是仔细看傅千寒的那双眼睛就会发现他的眼神是涣散的,明显是喝得很醉。

“总裁,太晚了,我们也回去吧。”梦夏还在这里,殷韵和傅千寒说话还得注意着。

听到殷韵说话,本来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傅千寒好像有了反映。

“韵韵,要抱抱。”边说还边向殷韵张开了双臂,一副索抱的样子。

“……”

殷韵从来没见过这样幼稚的傅千寒,俊美的五官微红的肤色映衬下更加色气惑人,原本低沉平稳的嗓音因为喝了酒的原故而变得有些沙哑但更富有磁性。

这样一个成熟的男人说出那么幼稚的话,做出那么幼稚可笑的动作,一时间让殷韵和梦夏都没反应过来。

“别闹了,快起来,我们真的该回去了。”殷韵把傅千寒高高举起的双手按了下来,想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

“不嘛,就要抱抱,不抱抱就不起来。”

殷韵算是确定了,傅千寒是真的喝醉了。她让站在一旁也不知所措的梦夏帮忙把傅千寒拉起来,带他回去,两人使上了全部力气竟然拉不动傅千寒分毫。

而傅大酒鬼喝醉了酒还是保持着傅大总裁的固执和惊人的毅力。他不停地重复着那句“韵韵,要抱抱。”大有一种死缠到底的气势。梦夏姐还在这里,为了不让她伤心,自己努力的和傅千寒保持着距离,可傅千寒倒好一个劲儿地喊自己“韵韵”这让殷韵尴尬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最后,还是梦夏先开了口,“韵韵,既然总裁这么说了,你就抱抱他吧,再这样下去也不行啊。”

殷韵见梦夏这么说了,心中少了些顾虑,再看看傅千寒这副模样又好气又好笑。没办法,她伸出手抱住了傅千寒,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这次倒是因为傅千寒的配合而没怎么费力,轻易就把他拉起来了。

“走吧。”殷韵一手拿着自己的包包,一手牵着傅千寒往兰园大门走去。梦夏走在最前面,一路上傅千寒什么话也没说,安静老实得很,除了他那越走越偏的脚步,最后傅千寒更是恨不得整个人都压在殷韵身上。

殷韵本来想推开他,可是傅千寒的头理在殷韵里,脸色是不正常的潮红,显然是酒劲上来了正难受着呢,嘴里不停地低喃着“韵韵……韵韵……”这一声声叫的既委屈又可怜,让殷韵的心都要化了。

梦夏招来了一辆计程车,她想傅千寒醉成这样是肯定不能开车了,而她自己和殷韵多少也都喝了点儿酒都不方便开车。梦夏见傅千寒如此依赖殷韵的样子,心里虽然很不好受,但她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