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灵魂 附身 极品医术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吃饭有空,谈事没有

发布时间:2021-01-14 07:44:53

苏然正看这季度财务报表的时候,林娜己电话中了电话。“怎么了?”苏然用肩膀和脸夹着手机,飞快地在财务报表上做着标记。这段时间——以来,成本不断地减少,她得找相关部门好好的“怎么了?”苏然用肩膀和脸夹着手机,飞快地在财务报表上做着标记。。

>>>《南风不息爱依然》章节目录<<<

《第26章 吃饭有空,谈事没有》精选

苏然正在看这季度财务报表的时候,林娜己打来了电话。

“怎么了?”苏然用肩膀和脸夹着手机,飞快地在财务报表上做着标记。

这段时间以来,成本不断增加,她得找相关部门好好谈谈了。

“然然,以后在南亓哲面前,你记得跟学长扮演未婚夫妻啊!”林娜己开口就是个大爆料。

等她说完前因后果,苏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她就怕娜娜会闯祸,才没说脸上是谁打的,谁知道娜娜竟然会直接冲去找南亓哲!

现在南亓哲以为她马上要跟学长订婚了,也不知道会做出来什么事!

“喂,然然?你是不是信号不好,怎么不说话?”林娜己在手机上拍了几下,嘴里还在碎碎念,“我刚买的手机,该不是坏了吧……”

“手机没坏。宝贝,以后在南亓哲面前不要乱说,会闯祸的!我还有点急事,先挂了!”

苏然挂了电话,财务报表也没心情看了。

南亓哲的占有欲近乎变态,他不在乎她的时候,尚且不准她跟其他男人来往。

现在……

她揉了揉眉心,觉得头疼的厉害。不管她跟南亓哲有多大的过节,都不应该牵扯到其他人的身上。

苏然把财务报表放到一边,想了一会儿,她拿起手机,给南亓哲发了一条短信——

【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中午有空吗?】

短信秒回——

【吃饭有空,谈事没有。】

苏然皱了皱眉,她不想跟南亓哲有过多的交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她不跟南亓哲解释清楚,事情肯定会殃及学长。

想了想,她重新发过去一条短信——

【那中午一起吃饭有空吗?菲亚饭店,十二点。】

过了半个多小时,那边都没有回复,也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间接的拒绝。

苏然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拎着包出了门。

她记忆中的南亓哲是个很执拗的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现在他想跟她复合,应该会赴约……吧?

打车到了菲亚饭店,苏然刚进门,就有服务员迎了过来,“请问您是苏小姐吗?”

“嗯。”

“南少在楼上,请跟我来。”

苏然有些吃惊,南亓哲居然早就到了?

服务员领着她上了楼,把她带到一个VIP包厢前,打开门,“您请进。”

“谢谢。”苏然微微扯了下唇,走了进去。

南亓哲就坐在进门后的左边,她进去的时候,他正埋头处理着文件。

“马上就好!”他抬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签完字,把所有的文件都扔给了后面的特助,然后让服务员拿来了菜单。

苏然看了那厚厚一沓文件,神色复杂,“如果你忙,其实可以晚点过来的。”

“以前是你等我,现在换我等你。”南亓哲说的无比自然,顺手将菜单递到她手里。

这句话,以前的苏然听了会激动到睡不着,可现在的苏然听了,只是会觉得讽刺。

该珍惜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又何必在这里演深情?

苏然看着菜单,点了一堆他喜欢吃的东西。

她每说出一个菜名,南亓哲眼中的光芒便璀璨几分——原来,她一直都记得他的口味。

“南亓哲,”等所有服务员都下去以后,苏然才开口,“我不是以前的我,你也不是以前的你了。五年我们都相安无事,我希望以后也可以这样相安无事下去。”

不恨他,已经是她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

南亓哲眸底的亮光一点点消散,俊脸染上冰霜,“你急着跟我撇清关系,是因为顾长瑾?”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跟学长只是普通朋友。”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不喜欢他这种质问语气。

南亓哲冷笑一声,猛地拍在桌子上,“普通朋友会接吻?!”

话音落的时候,侍应生们刚好端着菜鱼贯而入。

苏然紧珉着唇,等侍应生们走了以后才说话,“我没跟学长接过吻。”

“我亲眼看到的!”南亓哲站到她身旁,居高临下看着她,眼底一点点布满血丝,“苏然,你把我当傻子哄吗?!”

她骗他,是怕他报复顾长瑾?

她就这么喜欢顾长瑾?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听不听在你!真是不可理喻!”苏然想好好跟他吃一顿散伙饭的,可他永远有激怒她的能力!

她拉开椅子,拎着包包便往外走。

南亓哲大踏步追上去,拽住她的手腕,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允许你走了么?”

“南亓哲,你能不这么霸道吗?”苏然逼回去眼角的酸涩,话里隐隐带着鼻音,“你那么想我跟你离婚,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你还想怎么样?”

说离婚的是他,说复合的也是他,难道她就应该一辈子成为他的附属品吗?

“你!”南亓哲眸色赤红,高高举起拳头。

苏然认命地闭上眼睛,左脸已经挨了一巴掌,右脸再挨一拳头,刚好对称!

砰!

南亓哲一拳头砸在墙面上,鲜血顺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滴滴答答落在地上,绽放一朵朵娇艳瑰丽的血莲。

舍不得打,舍不得骂,他究竟该拿她怎么办?!

苏然睁开眼睛,视线落在血迹上,睫毛眨动了几下。抬头时,却面不改色,“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苏小姐,我记得您最不喜欢浪费粮食。现在菜都点了,还不少,您还是在这里吃了再回去吧。”特助抢在南亓哲之前说道。

南亓哲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坐回去,周身气压低得惊人。

苏然看着地上滴滴答答的血迹,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没忍住,“去找医药箱给你总裁包扎一下吧。”

换个人受伤,她还是会这么说的。

“好的。”特助应了一声,没多大会儿便拿着一个医药箱走了进来,蹲在了南亓哲的身前。

南亓哲冷着一张脸,根本不配合他的包扎,只是目光时不时地、状似不在意地落到苏然身上。

“苏小姐,我包扎不好,可以麻烦您帮总裁包扎一下吗?”特助很清楚自家总裁的心思。

苏然转头看向南亓哲,正好撞上他正在看她。

两双眼睛相对,他就跟被火点燃了似的,迅速转过身,假装在看手的样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