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医术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漫威 肖凡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忌讳

发布时间:2021-01-14 06:33:50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玩闹出来,上次的怕气氛也淡了一点儿。我听着林芳一口给我发一张好人卡,一头的黑线,但是她的心情能好点儿出来,我也能高兴点儿。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林芳受一点伤。。

>>>《猛龙过江》章节目录<<<

《第29章 忌讳》精选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打闹起来,刚才的害怕气氛也淡了一点儿。我听着林芳一口给我发一张好人卡,一头的黑线,不过她的心情能好点儿起来,我也能开心点儿。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林芳受一点伤。

我拉了张椅子,在那个越南人面前坐下,那越南人有些怕我,往后缩了一下。

“张超,你不是说要去找陈钰舟的么?”闹够了,楚潇潇和林芳两个人围在我的身后,楚潇潇问我道。

“不着急,我们现在去找他是自己送人头,让他来找我们。”我对越南人说,“你给陈钰舟打个电话,就说得手了,林芳家的门开着,没人,让他现在过来。”

把人弄到自己家里去毕竟风险大一点儿,在林芳家里,陈钰舟明天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一点儿证据都留不下来。我想陈钰舟一定会上当的。

越南人把头一撇,他算准了我拿他没办法,只要他不说,我总要放了他。

但如果说了,他在业内的名声就完全毁了,以后不但接不到生意,还可能会被雇主报复。

我呵呵笑道:“你听得懂中国话,我就不和你说越南话了。你是不是觉得照做,我就拿你没办法?”

那越南人用生硬的中文道:“你,报警啊。”

他长得本来就像猴一样,尖嘴猴腮的,现在看起来更是面目狰狞。

“我靠,你这个人也太狂了吧!”楚潇潇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你给我等着啊,我在宫斗剧里学到的一身本领,今天总算都能用上了。”

我也不知道她要干嘛,就看见她跑进厨房,没过多一会儿,厨房里就响起了水壶烧开水的声音,然后又过了一会儿,楚潇潇那拿着一罐子冒着热气的开水回来了。

越南人把腿都缩到了屁股底下,缩着脖子问:“你,想,做什么?”

楚潇潇邪恶地一笑:“你按照张超说的做,要不然,让你尝尝什么叫醍醐灌顶,哦,不,是什么叫开水灌顶,让你亲身体验体验博大精深的中华成语文化。”

我被她逗乐了,心想你这算是哪门子的成语啊,此时楚潇潇已经左手换右手打算对那越南杀手当头浇上去了。

林芳胆子小,已经害怕得不敢看了,靠在我的身后,脸埋在我的背上。楚潇潇不愧以前是大姐头,女中豪杰,一点儿都不虚,完全不像刚才连个楼都不敢下的人。

“你这样,犯法!”越南人拼命地踢腿。

“你还和我谈犯法,笑话。”

楚潇潇假装要倒,这越南人吓破了胆,一脚提仔楚潇潇的手腕上,半虎热水就浇在了越南人的大腿上,他疼得从地上一下跳了起来,在地上蹦跶个没完,就好像地上不是地板,是加热的特板一样。

越南人疼得大叫,眼睛赤红,冲我用越南语低吼:“你休想!我不会按你说的做的。”

如果他不配合,我就没办法把陈钰舟骗上门来,这就麻烦了,我不禁头疼。

楚潇潇这招没什么用,这越南杀手还挺有骨气的,无论如何都不肯配合。

林芳听见越南人被烫的尖叫的声音,脸色难看极了,我也不忍心让楚潇潇再吓林芳了。

越南男人双腿叉开,坐在地上喘气,用恶毒的目光看着我们,那样子不言而喻,他不会配合我们的。

这回楚潇潇也没招了,沮丧地坐在一边。

“现在我们怎么办?如果他一直不说,我们也只能把他放了,可他一放出去,我们以后都没有安全了。”林芳红着眼眶说。

楚潇潇咬牙切齿道:“不能就这么算了啊,张超,你快点想想办法,你不是办法最多么?”

我道:“我也没说就这么算了,刚才不是给你机会表现表现么,我以为你有什么好招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时间笑话我。你有办法快用,别嘴上厉害。”楚潇潇被我一激,果然不服气地说。

我发现,这妞其实挺好玩儿的,跟个刺猬似的,一碰就炸毛。

我不禁故意要刺激她一下,就说:“我要是真有办法呢?”

“你少吹牛了,你要是真有办法,我,你想要我怎么样?”楚潇潇忽然捂住胸口,“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啊,我警告你。”

我看了一眼林芳,无语地对楚潇潇说:“谁会非分想你啊。我要是真有办法,你给我洗一个星期袜子,反正接下来一阵,你都得在林芳家蹭住。”

她当电灯泡的这个恶气,我还没好好发泄呢,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她穿穿小鞋。

本来楚潇潇不想答应的,不过看我一脸的挑衅,她硬是说:“好啊,洗就洗,你要是输了,你怎么办?”

林芳怕我俩吵起来,一直对我使眼色,让我不要和楚潇潇计较。

我哈哈笑道:“如果我输了,就给你一个天大的好处,让你能回家住,你知道我说什么意思。”

因为弄丢了骏然的生意,楚怀恩不准她回家住,我能让她回家,这意思就不言而喻了,楚潇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林芳却不知道这里面的渊源,一头雾水地说:“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呢?”

“哎呀没啥,芳芳你别多想,张超还是你的人。”

林芳的脸刷地通红,她哪儿想到楚潇潇会这么虎,我俩还在一层窗户纸的阶段呢,就让楚潇潇一口气给捅穿了,害羞得按着楚潇潇好一阵打。

楚潇潇一边求饶,一边对越南人说:“你可要坚守住口风,把你作为一个职业坏蛋的操守把住,不过张超怎么弄你,你都不准听他的啊!”

越南人都快哭了,看不懂楚潇潇这是在玩什么呢,我无语极了,又想笑又想哭,真想问问这女人脑子里塞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其实从你说出陈钰舟的名字时,你就已经不可能再全身而退了,职业杀手最忌讳的就是泄露雇主的信息。”

果然,他脸色难看极了,头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但他还是嘴硬道:“那不一样,那也可以是你自己猜到的。我要是帮你骗了雇主,我会被所有同行追杀,你即使砍光了我十根手指头,我也不会说。”

我笑道:“你是莱州的还是山罗的?”

他一下子很不自然,低声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