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灵魂 附身 极品医术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假面骑士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第一桶金

发布时间:2021-01-14 01:28:46

何家在洛阳城内也算是名门望族,何家老爷在中(w?)这一日何府一早就张灯结彩,门前也是热闹非凡,虽然是闺阁女眷生辰但身份尊贵于是前来道贺之人也不在少数,大多都是冲着何老爷而来,闫

>>>《傲娇宠妃惑君心》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第一桶金》精选

何家在洛阳城内也算是名门望族,何家老爷在中(w?)这一日何府一早就张灯结彩,门前也是热闹非凡,虽然是闺阁女眷生辰但身份尊贵于是前来道贺之人也不在少数,大多都是冲着何老爷而来,闫凌静一行三人来到正门外,正发愁如何进去恰巧看到何子曦闲逛出来,便挥手向他致意。何子曦带着她们穿过前院,一路畅通无阻,进了西园已有一众丫鬟立于院中,手上托着衣物,首饰,粉盒,又有一队丫鬟从屋内走出,拿着水壶,铜盆,汗巾。何子曦站在门口,听到里屋有声音说道:“弟弟,快快进来。”才敢带着三人进屋。别看平时他玩世不恭的样子,在自家姐姐面前还算中规中矩,一步不敢多走一句不敢多言,姐弟两人寒暄一阵,何子曦介绍道:“姐姐,这就是我昨天和你提起的拨面夫人。”何二小姐正在弊头发,便点点头说道:“也罢,既然是你推荐来的,我且用用。”何子曦退了出去,只留下三人,闫凌静仔细观察了一下何二小姐的肤质,刚刚净面皮肤t字区已有油光,而脸颊却相当干燥,是典型的混合肌肤,她上前一步轻声说道:“何小姐,我需要你躺在胡床上,先做个面部spa。”何绿薰有些奇怪,这和她以前做的拨面完全不一样,但是碍于三弟的面子,只好同意,命人抬来胡床自己躺在上面。闫凌静昨夜熬制了羊奶现在已经结了一层奶皮,她轻轻剥下敷在两颊,又拿出一根新鲜黄瓜让莺莺帮忙削成极薄的片,贴在t字区,而后把少许的盐,糖,蜂蜜依次倒入碗中混合均匀加了一点自己调配的菊花水,在她的脖子,肩膀和前胸按摩。何绿薰躺着感觉脸上润滑冰凉,按摩手法又相当舒适慢慢放松下来,不知不觉迷离起来,直到有个声音在耳畔萦绕,“何小姐可以起来了。”当她坐回铜镜前面心中又惊又喜,自己的脸颊滑嫩许多不说,看上去也比刚才年轻了一些。趁着化妆之际,闫凌静又给她做了个手膜,涂上蜂蜜和小苏打用油纸包上,打开之后简直嫩滑如新生。周惗负责发髻为了配合生辰特意选择了高贵喜庆的簪花高髻,发髻中间装饰牡丹侧面则用羊脂玉点缀。闫凌静用花瓣汁液做了染指材料,为她特意选择淡粉色涂在指甲上,最后穿上礼服,何绿薰是赞不绝口,身旁的丫鬟们都看傻了,从未见过如此麻烦而新奇的拨面,大家纷纷议论起来。“你刚才说这叫什么?丝帕?”何绿薰一直在欣赏镜子里的自己,还不停抚摸双手,好在她年轻只修复一次便有效果。闫凌静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成功,心满意足的回答:“是丝芭,也可以叫做修容,是一种维持肌肤的方法,如果能长期坚持肌肤就可以维持青春。”想想现代那些冻龄美女,不就是靠这些维持,虽然古代不如现代先进,不过损害还少呢,算是打平。“果真如此,那多久需要做一次?”何绿薰兴奋的问道。闫凌静想了一下,试探的回答:“如果想让效果好一些呢最好是7天一次,如果怕麻烦一个月也可以。”何绿薰当然不会怕麻烦,所以和她们约定7日之后再来帮她做一次,而后又赏了些银钱,让丫鬟带着去账房结账。从何府出来闫凌静连忙把其他二人拉到一旁兴奋的对周惗说:“看看有多少钱?”刚才在账房她们也不好意思问,现在打开一看三人不约而同的哇了一声,里面足足有一百两,真是出手阔绰呀。“太好了,若是这样下去我们一定赚翻了!”闫凌静高兴的手舞足蹈,周惗却在一旁提醒她,“你那条珍珠项链至少一千两,刚才你让莺莺磨成粉,可给我心疼坏了。”说到珍珠,闫凌静不免冷静下来,的确如此除去材料费和手工费一百两也不算多,而且花样一定要有所不同,否则赚不了几次就要被人嫌弃。“哎呀,我觉得三妹的点子就挺好,这可比咱们种地赚的多。”莺莺拿着银锭子左看右瞧乐开了花,一句种地倒是提醒了闫凌静,有些东西何必去买自己种也是一样的,只是现在已经深秋,只能早做计划明年开春实行,想到这里她又恢复了自信,对周惗说:“没事,只要咱们做好计划就行,累了一上午了,走,咱们去吃顿好的。”口福居的烧鸭是远近驰名,今日得了银子三人一致决定来此开斋。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大厅已经坐满了人,店小二引她们上了二楼,找了个包厢坐下,点完饭菜莺莺又说后街有家卖桂花糕的摊子特别好吃拉着周惗又跑了出去,留下闫凌静一人,她按摩的手腕发酸,索性靠在隐几上发呆,隐约有个不男不女的声音顺着墙缝钻入耳朵,“以为那次是个机会,没想到被他蒙混过关。”“公公不要担心,日后还有机会。”这个是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年纪不大。“因为那次献舞差点让他的人留在陛下身边伺候,皇后对此非常不满。”闫凌静恍然大悟,这两人谈论的应该就是她们那次的殿前献舞吧,于是立刻打起精神继续听下去。“我家夫人说还请公公在皇后面前多多美言。”看来这个女子只是个跑腿的下人。“这,这是当然,只是……”公公欲言又止,低声说道,“也请转告夫人,还是要多多收集临淄王谋反的证据方能成就皇后娘娘的大事。”“那是自然……”闫凌静原本听得认真,却被进来送菜的小二打扰,一番应酬后隔壁已经没有了声音,她忍不住溜了出去,从门缝中查探,里面似乎已经人去屋空,“诶,小二,我问你一下,刚才这屋坐的是谁?”“好像是宫里的韩公公,别人我就没注意了。”店小二揉揉头努力回忆着。心中一直被这事困扰,闫凌静吃饭也没有滋味,周惗不免担忧,问了几句她又不肯多说也就作罢。午饭后三人分道扬镳,莺莺去田里,周惗准备去采买写用具,闫凌静则一路忖度来到王府门口,只凭自己偶然听到的几句对话,李隆基会相信吗?更何况夫人二字直指他身边之人,自己与他相交不深,会不会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呢?就在她转磨子期间,李隆基正好回府,远远就看到她内心也是激动,他在何府饮宴,听说何绿薰今日妆容大受女眷们的吹捧,心想她一定是来炫耀,便默不作声的站在她身后,冷不丁的说道:“还是珍珠的功劳吧。”闫凌静被吓了一跳,转身的时候没有喜悦只有满面忧愁,李隆基诧异的问:“怎么了,我听说不是反响挺好,你怎么反而一脸忧愁?”“反响是挺好,我们还得了一百两的赏银。”闫凌静扭捏的样子李隆基还是第一次见,也不敢怠慢,直接带她进府,让她先在凉月轩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竹林亭等自己,而后换了衣服便匆匆而来。茶水糕点果品一应备全后,他又让其他闲杂人等退到竹桥外等候使唤,“你找我来有何事?”闫凌静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便把自己所听所闻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最后还补充一句:“我可不是挑拨是非,若有此事只当提醒,若无此事自然更好。”李隆基并不吃惊,反而轻松的说:“在这洛阳城内有几个府上是干净的,别说眼线就是韦后亲信也是有的,所以我凡遇秘密之事必在书房或此处,方能安心。”“你早就知道你府上有宫里的人?”闫凌静还是太嫩,其实李隆基不止知道而且还有些怀疑对象,为保周全正在逐一除掉。不过听她所闻这个人似乎在后院女眷之中,这倒是让他始料未及,毕竟后院妇人出入并不方便若想给宫中传递消息也是相当困难。李隆基沉思良久,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既然是夫人称呼,必定在她们四人之中,只是要想个方法辨别出来。”“四个人?你看上去年纪轻轻都有四位夫人啦?”闫凌静见到武夫人的时候已经很吃惊,没想到还有两位自己没见过,不免嘀咕道:“果然是个花心大萝卜。”“什么萝卜?”李隆基没有听清追问道。“没有,我是说可以罗布阵法,严加拷问。”她胡乱诌着,心里一阵醋意横飞,嘴上也蔫酸起来,“不过就怕你不肯对心爱之人动粗。”李隆基突然将闫凌静扑倒,双手支撑在地席上,面颊微微贴近,这个动作来的突然闫凌静也是心跳加速,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并不抗拒,反而渴望更亲密的接触。“我怎忍心对心爱的女人动粗?更不愿意强迫她留下,只能眼睁睁看她离开,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想念吗?”这番话触动了闫凌静的内心,自己这段时间每到深夜都会梦见他,梦见与他谱曲共舞的那些日子,梦见与他赏月品茶的情景。她还不知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反而别扭的回答:“我只是想能独立一些。”李隆基立刻兴奋的说:“若你愿意在我府上也能做自己想做之事,还不用为银钱发愁。”可是闫凌静还没做好准备,对她来说婚姻似乎有些太遥远,见她默不出声,李隆基只好慢慢起身,略带失望的说:“我不会强求于你,只想让你明白,只要你愿意我府上大门随时为你而开。”两个人都陷入沉默,只有风从她们身边吹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