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无色界定 灵魂 附身 极品医术 穿越后宫 小强 万界之抽奖系统
我如果爱你 合欢花 林诗曼 爱情公寓 爱你这么伤 夜来飘香 乡野佳人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前来闹事

发布时间:2021-01-13 21:28:59

烟雾太大了,那潮润的毛巾迅速就干了,许茵再度剧烈干咳了出来。她不能够被秦渊骗了,他是个也没心的怪物,他怎么可能会会去在意她的死活?他只但是是自己不愿死,也不愿让她这她不能被秦渊骗了,他是个没有心的怪物,他怎么可能会去在乎她的死活?。

>>>《奈何君心凉薄》章节目录<<<

《第26章 前来闹事》精选

烟雾太大了,那湿润的毛巾很快就干了,许茵再次剧烈咳嗽了起来。

她不能被秦渊骗了,他是个没有心的怪物,他怎么可能会去在乎她的死活?

他只不过是自己不愿死,也不愿让她这个调跳板死去罢了。

所以,就让他们一起死吧,这样,她也算是报仇了。

脑袋开始变得沉重,越来越沉重,眼皮再一次闭了起来。

“许茵,你的命都是我的,你死了,我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利用工具?”

迷糊中,秦渊的声音充斥在耳边。

果然,他的心里,只有利益,只有他自己。

就这样吧,一起下地狱!

梦中,许茵看到了三年前的自己。

那时,她正依偎在秦渊身边,她感觉,她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原来,人要死的时候,真的能看到生前的事情……

秦渊看着怀中昏死过去的许茵,暗骂一声,看着这漫天的火势,眉头皱的特别深。

好在他们离浴室较近,他压低身子,直接冲了过去。

本以为打开水龙头就可以救命,却不料根本没水。

现在他们身处小小的浴室,处境更加危险。

秦渊只得拥紧许茵,直接冲进火海,响门口跑去。

这个时候,只能奋力一搏了!

眼看就要到门口了,房梁塌了。

秦渊被压倒的最后一刻,用尽全力把许茵扔出了门口……

许茵醒来的时候,诧异的看着自身的处境,不停地掐自己的大腿,她竟然还活着,而且还被送到了医院的病房里。

她怎么活的?秦渊呢?

想到这里,许茵猛然起身。

可这一动不要紧,全身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手臂脱臼,全身皮肤被烧伤了好几处。

听到医生和护士说自己无碍,她开口就问:“秦渊呢?”

“他的伤情比较重,人还在重症监护室,能不能醒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医生说完,还叹了口气。

一瞬间,许茵脑袋嗡嗡作响。

她的心,为什么会痛?

她活了,秦渊就要死了,多好?

许茵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却怎么也控制不住那涌出的眼泪。

而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踹开了。

许茵抬眼,进来的人,是沈欣。

“贱人,你凭什么醒来,你凭什么能活?!”沈欣一进来就破口大骂。

许茵看着她,相比较于之前,她憔悴了许多,眼睛微肿,看得出,哭的时间不短。

“一个人,作恶多端,迟早要遭报应的,这就是报应!”

许茵毫不畏惧的盯着她。

果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秦渊那么无情的人,连上天都看不下去了,同样的火海,怎独独把他烧了个半死不活?

“啪——”

沈欣一巴掌便打到了许茵的脸上,被气的浑身颤抖,指着许茵,恨不得立马杀了她。

脸颊火辣辣的疼,头发一下子凌乱了起来。

许茵抬眼讥讽嘲笑:“怎么?被别人戳到痛处了?”

这样的许茵,彻底激怒了沈欣。

“你去死吧!”

沈欣拿起一旁的花瓶,便冲许茵砸了过去。

许茵诧异,好在自己的双腿无碍,迅速起身,躲开了花瓶。

那花瓶摔在墙上,霎时间四分五裂。

“还躲?!”沈欣连许茵起身,直接上前,疯狂的拽着许茵的头发。

那狠厉的模样,似是要把许茵吃了一般。

身上有伤,又加上手臂脱臼,许茵现在根本不是沈欣的对手,慌乱挣扎中,手背上正在输液的针管也跑了针。

那暗红的血液回流在输液管里,无比刺眼。

许茵皱眉,当下直接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顾不上正在殷血的伤口,抬手便抓住了沈欣的头发,与她扭打了起来。

“你们夺了我的一切,现在就是报应到了,你凭什么来我这里横?打架是吧?拼命我都不怕。”

许茵这段话发自肺腑,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小猫突然凶猛了起来,沈欣当下就愣住了。

虽然温柔身上有伤,可她却是拿着拼命的架势,没一会,沈欣便败下阵来。

温柔一把推开沈欣,沈欣踉跄了几步便摔在了地上。

“哎呦……”

沈欣狼狈大叫。

“这都什么事啊,你这贱人,害我儿子,还在这里殴打我一个上了年纪的人。”

沈欣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泪,有五分真,五分假。

毕竟在温柔这里没讨到好处,被打,她是真的疼。

因为沈欣的大喊大叫,一瞬间便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路过的医生护士都赶忙进来扶着沈欣,询问着怎么回事。

“你们说说,她害的我儿子现在还在重监室,现在又把我打成这般,这……这……日子可真是不能过了啊。”

许茵此刻的手别上流着血,顺着指尖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

她就这么站着,冷眼看着地上的沈欣。

护士和医生听着,有看着浑身是伤的许茵也不知如何是好,别人不知道情况,医生和护士自然知道。

现在重伤的是倔强站着的许茵,而躺在地上叫惨的人身体却是无大碍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花妍来了。

“伯母,伯母。”

花妍一看跌坐在地上的沈欣,慌张的跑了过去。

“妍儿啊,你可来了……”

沈欣欲言又止,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花妍看了一眼现场,不好意思的冲医生和护士笑着:“医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都是自家事,让他们都回去吧。”

医生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有个明白人。

当下便遣散着外边看热闹的病人和病人家属。

许茵的病房里,这才恢复安静。

沈欣这个时候也没心思演戏了,扶着花妍站起身来,狠狠的盯着许茵:“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陪葬。”

秦渊是沈欣的心头肉,是她着辈子唯一的羁绊。

着警告的话,许茵丝毫不怕。

“这里是我的病房,请你们出去。”

她与她们,本就水火不容。

“你!”

见许茵如此傲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沈欣当下就不乐意了,正准备开口骂她,却被花妍拦住了。

“伯母,这场火灾,现场拍的很清楚,是许小姐纵的火,我已经请了律师来,你放心,会有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