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妻子的渴望 美女与野兽 美人心计 春心萌动 柳文兵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拉钩何小霸王

发布时间:2020-11-23 01:28:39

1、实际上,当何遇听见芳卿说:身边也没最合适的异性!立刻就想抬起头,但但是忍着住了。()心里一劲儿地嘟囔:难不成我也不是异性?我不最合适吗?但是我压根儿就不被列入需要考虑之列?我这自身定位算什么?男闺蜜吗?芳卿视线闪躲,规避着何遇那实质般几近审讯的目光,逃也似

>>>《何遇芳卿》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拉钩何小霸王》精选

1、其实,当何遇听到芳卿说:身边没有合适的异性!立马就想抬头,但还是强忍住了。()心里一个劲地嘀咕:难不成我不是异性?我不合适吗?还是我压根就不被纳入考虑之列?我这定位算什么?男闺蜜吗?芳卿视线躲闪,回避着何遇那实质般近乎审问的目光,逃也似的冲进卫生间,说洗澡去了。估计是想拖延时间为了冷却气氛,芳卿在里面呆了足有一个小时,洗的自己差一点都要晕过去,才“恋恋不舍”地走出来。站在卫生间门外时,芳卿脸被热气晕染出的红潮未退,额头犹自蒙着一层薄汗。她穿着宾馆统一的白色睡衣,腰间带子将腰身卡的刚好,由于个高,睡衣下摆只盖过膝盖上方两指处,露出纤弱嫩藕一般的小腿,不堪一握。芳卿的头发还在向下滴水,几滴滑落的水珠顺着脖颈,不偏不倚地一路钻进交领睡衣里。这是何遇第一次看见芳卿穿“裙装”,只对视一眼,就匆忙撇开视线,胸中好似有万马齐奔,那奔腾的劲力让他心脏几欲不堪重负。他合上电脑,有些费力地吸气起身,从门后小柜中找出一台吹风机,对着芳卿招招手,温柔地说:“过来啊!芳卿!”芳卿看着何遇那细长白皙的手指在不远处向她召唤,仿若能勾魂。她突然觉得,那芝兰玉树般的人,配以苏化耳朵的声音,再加上这种带点轻佻的动作,真能成为:屡试不爽的猎艳绝杀啊!想到这里,芳卿一边赏心悦目,一边暗地里狠狠打了个寒颤。雅人相邀,她只得含羞带怯地循声靠近。当来到何遇面前,芳卿伸手就要去接吹风机时,却不料被何遇一把抓住了葱白小手。并被顺势扭转过身,变成背向何遇。然后,何遇放开芳卿的手,撩起她的头发,打开吹风机,认真地给她吹起来。新沐浴的发丝带着清新果香,沁人心脾,丝丝甜味像糖果,诱引着爱吃糖的孩子。何遇近乎享受似的微眯着眼,骨节分明的五指在芳卿发根处一遍、一遍地拂过,将发丝一簇簇隆起、吹干。他吹得极认真,像是要把芳卿每一根头发都要单独拿出来调顺整齐才甘心。芳卿从镜子里望见身后的何遇,他比自己多出将近一个头高度,这种身高优势,在做起任何动作时,都显得非常自然,毫不费力,给人亲近又放松的闲适感。芳卿敏感的头皮被一再撩拨,身上的汗毛起竖不停,待到头发被吹干时,她身上出的汗都可以重新洗一次澡了。这两天的时间,俩人基本上都是在高强度地赶路,难得能像今晚这样身心放松。才吹好头发,何遇就催芳卿赶快上床休息。芳卿无奈,拿着手机坐到床上,准备刷一会儿手机再睡,却冷不防被何遇一把夺过手机,强行按下躺好。何遇又仔细检查,帮她盖好了被子,自己才去洗漱。芳卿躺在被窝里,反复回味着何遇刚才那近乎幼稚的动作和表情,觉得这人还真是有趣,多大了还和小孩子家家一样。2、大约20分钟,何遇心想芳卿应该睡着了吧,才蹑手蹑脚地从卫生间走出来挪到床边,轻轻掀起一侧被角钻了进去。俩人都挺尸似的平躺着,何遇许久没感觉身边人有任何动作,刚要放心准备伸个懒腰,突然被子里自己的手不经意被一根指头触碰了一下。那指头触碰完也没有离开,只是紧挨着何遇手指,和它并排放着。这突来的举动让何遇魂魄走失了一半。何遇怕芳卿起夜摸不到,所以玄关小廊灯开着,借着灯光,他用眼瞄了“隔壁”,那人放松闭眼,呼吸清浅,俨然睡沉。何遇大着胆子用自己的右手小指慢慢触碰那“入侵者”,“入侵者”缴械一般没有任何反应,所以何遇那根指头自动寻到芳卿左手小指,小心翼翼的勾住。就这样,只要勾住她的手,她就跑不掉了,俩人如孩童拉钩般勾着小指,何遇安心闭上眼,紧绷了两天的神经松了弦,沉沉睡去。“睡梦中”的芳卿勾起唇角,将自己的左小指勾得更紧一些。3、何遇从小基本上都是跟哥哥一起睡觉的,因为小,大哥也让着他,所以养成了霸床的坏习惯,睡姿奔放,逢被必卷。这一夜,除去开始的安稳,芳卿基本上都是在追着被子滚。凌晨何遇醒来看到的画面是:芳卿受气似的缩做一团,他自己手脚并用地都压在芳卿身上,而床上的被子却被他悉数压在了身底下。何遇被睡梦中自己的所作所为震惊到了,原来,他还有出道做悍匪,升级做混世霸王的潜质啊!何遇赶忙收回自己的手爪子和脚爪子,悄悄拽出被子,给冻得冰凉的芳卿盖上。想着刚才睡梦中的“热情”动作,何遇又脸红心跳地将自己的右胳膊,悄悄地通过芳卿脖颈与枕头之间的缝隙伸了过去,左手也没闲着,从被子上面搭过芳卿的胸,这样,两条胳膊就将芳卿彻底圈进了自己的怀抱。“看来卷被子技巧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果每次卷被子的同时,都能把芳卿一起卷过来就好了。”何遇一边想得美,一边又睡了过去。何遇这次有点老实,圈着芳卿的动作一直保持到天亮。芳卿还未完全睁眼,就感觉有某种重物压得自己呼吸不畅,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做梦没醒过来,后来才找到“压力源”,原来全拜何遇那只重约千金的胳膊所赐,因为那胳膊正好完完全全地压在了芳卿的胸口位置。芳卿被压得不舒服,想抬起那条胳膊,但是自己的手刚刚轻提起那“压力源”,还没来得及挪动,正巧赶上睡梦中的何遇,被触碰打扰到了难受,他用劲将胳膊一压,轻而易举就摆脱芳卿的手,接着头又在“枕头”上蹭了蹭,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但,何遇不知道的是,他蹭的根本不是什么枕头,而是用脸颊反复摩擦了芳卿的脖子,芳卿感觉,那动作竟然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芳卿呜呼哀哉,无语至极,索性放弃,保持着看天花板的姿势,静等“小霸王”转醒。身体陷在床里,柔软而温暖,每一次呼吸都牵动床身细微的起伏。每做一个动作,都带有慢速滞后的特效,将身体滞带的更慵懒。何遇终于美美地睡醒,借伸懒腰的动作顺便松开了芳卿,芳卿也不再闭目养神,“自然”地转醒睁眼。四目交汇时,每个人心中都储存了不为对方所知的小小心思。那一刻,唯有一个低眸婉转,一个浅笑不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