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公交车 艳遇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浇愁孤独探戈

发布时间:2020-11-23 01:28:36

1、芳卿听着那很陌生的男人声,再度看了号码,确定是的是何遇的电话。()或许是睡迷迷糊糊了,此事芳卿都产生怀疑,自己后来为什么没挂电话,或许是因为那是何遇手机电话中的吧。很陌生男人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多次反复确定对方是也不是芳卿,并连声很抱歉说这么晚打搅了,然后男

>>>《何遇芳卿》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浇愁孤独探戈》精选

1、芳卿听着那陌生的男人声,再次看了号码,确认没错是何遇的电话。()也许是睡迷糊了,事后芳卿都怀疑,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挂电话,也许就是因为那是何遇手机打来的吧。陌生男人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反复确认对方是不是芳卿,并连连抱歉说这么晚打扰了,接着男人解释说:“何总现在在我这边,喝了好多酒,喝不下就吐,吐了再喝,这样反反复复,任谁都受不了啊。”电话里男人继续说:“但何总又不让我们动他,只是在那里盯着手机不住地叫一个人名字,后来我自作主张夺下了他的电话,翻看通话记录。”“何总叫的名字,应该就是您吧?芳卿?芳小姐!”芳卿开始还纳闷,他说的何总是哪位,听到后来才慢慢对上号,何总就是何遇!也不奇怪,现在满大街的都是某总、某董,街边一个广告牌掉下来,砸倒5人,3个就能是总经理,剩下俩估计也是副总级别。“本人有个不情之请,虽然有点冒昧,但能否请芳小姐您,过来看看我们何总啊?”“芳小姐,何总他真的很痛苦的样子!拜托您!”“如果可以,我马上派车子去接您!芳小姐?”开始,芳卿表面不动声色,但她越往后听越心焦,当彻底弄清事情原委后,关切之情已然溢于言表。芮蓁也披了衣服起身,事情听了大概,芳卿用询问的眼神看她,她没有发表太多意见,只是建议芳卿:“去与不去,完全听从自己内心就好了,不要想太多。”芳卿领会点头:“不用接了,请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过去。”出门前,芮蓁再次关照:“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和我说声,有任何情况电话我。”2、晚上坐出租车,效率总是特别的高,车程十五分钟,到达了目的地,薇悦国际酒店--卫市最高端的五星级酒店之一。芳卿刚下车,还未迈进大堂,就见侧门旁边一年轻男生快步走过来,询问他是不是芳小姐,芳卿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那男生便自报家门:“您好,芳小姐,我叫陆伟,是魏总的助理,魏总让我在门口等您的,就是刚才电话联系过您的魏总。”芳卿了然,心里想:这不,又冒出一个总来!!陆伟将芳卿引导至餐厅,推开包厢门,芳卿就看到了还坐在主位上的何遇。他正一手支着头,一手握着酒杯,眼睛也不知是眯着还是闭着。刚刚坐在何遇边上的男人在门打开时旋即抬头,看得出来,是在等待着什么,当他看到一个女生走进来时,先是一愣,接着不由的长长舒了口气,起身迎过来。确认过对方后,知道了双方就是电话里的彼此,芳卿才跟着魏总来到何遇身边。芳卿倾身靠过去仔细端详着,何遇和几个小时前分开时完全判若两人,脸色煞白没有血色,眼下泛起青影,胡茬长长了许多,嘴里时不时嘟囔几个字。芳卿心里突然疼的紧,像有人拿长针戳她心窝一样。她伸出手,轻轻抚摸何遇的脸颊,一遍一遍,温柔地、颤抖着。混沌中,何遇突然感觉到有一丝凉意从面部传来,他现在周身仿似火烧一般,那冰凉的触感让他十分受用。何遇贪恋的想汲取更多,他把头埋下,让脸稍稍地在芳卿手掌心上蹭了又蹭,那样子极像一只讨巧的小猫在撒娇。芳卿就用那双冰凉的手,慢慢捧起何遇的脸,让那双合成一线的眼对向自己。“何遇!何遇!”“醒醒!快醒醒!”芳卿一声一声地呼唤着,不疾不徐!宛如是感知到了什么,何遇将眼睛睁开了少许。那双氤氲模糊的眼因吸入灯光,刹那变得满目莹亮。但何遇的眼神却无法立刻聚焦,只是双目涣散而迷茫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半晌后,他终于望见了那模糊的人影,正是他一直心心念想见的人,何遇有些难以置信的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那人影的脸。当他感觉到对方的真切血肉时,猛地睁开了双眼,手僵持在了芳卿脸边。3、何遇扭头看了一圈四周,强作镇定整理思绪。“芳卿?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芳卿望着他,那双闪烁的杏眼里仿佛盛满了春水,将何遇顷刻腻化在里面。“我来带你回去!”简单六个字,让何遇听得熨帖至极!他不想再思考她怎么来的?回哪里去?仿佛只要还能和她一起,哪里,怎样都无所谓。但是他在清醒时,就是没有这样做的勇气。反而是这无心插柳的醉酒,让他有了这最快的“再见”。“好!”何遇笑着回答。4、何遇的房间就定在楼上,魏总没假手于人,亲自做了“移驾”主力,芳卿在边上帮忙,俩人一起把何遇带回房间。有那么一瞬,芳卿还在想,何遇应该没有完全醉掉,因为一路上他只是有些面条腿,思路逻辑还算正常。人一送进门,魏总就撤了身,丢下一句:“芳小姐,何总就拜托你了!”反手就把门从外面带上,最后半句,基本上是从走廊里传过来的。芳卿还没完全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仿佛有一座山的重量,不偏不倚,完全压在了自己右肩上,芳卿登时就站不住,索性就着架势侧身靠在了墙上。先把他整到床上再说,虽然心里是这样想,但看到不足十步以外的床,再掂量着肩上的“重担”,芳卿简直是欲哭无泪。她提气再三,心里将能用的神仙大能都默念了个遍,突然,她福至心灵,想到以柔克刚招式。就是在芳卿推开何遇的瞬间,何遇会由于惯性暂时保持平衡,趁这个时间芳卿迅速跑到前方合适角度将何遇顺势接住,随后不等他重量完全压下来,再次将何遇推出去,如此再三,就实现了移动。思想理论很丰满,但现实就如同打回原形的白骨精,骨感地让人窒息。事实证明,真理是要在实践中不断检验出来的!实际操作的时候,不是芳卿力气不够,就是用力过猛,不是对方不配合,就是完全没接住,直接被压趴在地毯上,说实话,这动作比刚才被拍在墙上还狼狈。芳卿像泥鳅一样,连滚带爬的从何遇身下钻出来,足足被折腾出了一身汗。她脱了外套,撸起袖子:奶奶的,还真不当老娘是条女汉子了!所以,接下来,芳卿发威了。又是抱,又是背,连拽带托,手脚并用,好不容易才把“那摊泥”扶到了床上。芳卿这次可要收回刚才说何遇没醉的话了,这乌鸦嘴,说啥啥应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