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公交车 艳遇  新娘 警花 人妻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夺权(求收求票哦亲)

发布时间:2020-11-22 23:58:18

“哼,我说的很很清楚了,扉间老师希望能团藏来可减轻我的负担,好让木叶更快更顺利地地过渡到下一阶段。至于团藏凭什么能做暗部部长,就凭他连火影都做得!五年大战,三面来敌,扉间老师、我除了团藏各为方面的统帅,勇挫来敌!论军功,我和团藏放佛之间。论民意,西

>>>《木叶之梦中氪命》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夺权(求收求票哦亲)》精选

“哼,我说的很清楚了,扉间老师希望团藏来减轻我的负担,好让木叶更快更顺利地过渡到下一阶段。至于团藏凭什么能做暗部部长,就凭他连火影都做得!三年大战,三面来敌,扉间老师、我还有团藏各为方面的统帅,力挫来敌!论军功,我和团藏仿佛之间。论民意,西北军对他的拥戴不下于西军对我的拥戴!论行政,我什么都没干出来,所以我也不觉得我就比团藏强!我成了火影,不在我之下的团藏怎么就做不得暗部部长?”“火影大人此言差矣,泷隐与砂隐是一回事吗?西北战线的敌人从数量到质量,从军备到后勤,给砂隐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如何能与火影大人您相提并论?是了,泷隐有七尾,砂隐有一尾,这好像是差不多的。但是,志村团藏不过是靠着计谋分而击之,而火影大人您却是力敌一尾和风影,这能算一回事吗?反倒是志村团藏打仗时诡计频出,这也让我担心,若他成了暗部部长,不说火影大人的权威会被他窃取,便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怕也要道路以目了吧,哈哈。”“无稽之谈,权威?我现在就觉得我这火影已经没权威了。”犬冢侠自知冒犯,默默坐下。一时间无人吱声,也不知道是被火影权威所摄,还是怕出头椽子先烂掉。“嘛嘛,老夫晓得火影大人的意思,火影大人只是还太年轻,年轻气盛嘛,真不是故意要和各位木叶栋梁对着干的,对吧火影大人?”千手楣间打起了圆场。但什么叫做“火影不是故意跟人对着干”?千手楣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真的把日斩气到了。但日斩还真挑不出刺来,也只能冷哼几声。“老夫代犬冢族长给火影大人赔个不是,还望火影大人原谅。”“行行行。”日斩无可奈何的摆摆手。怎么能不原谅呢,不原谅岂不就显得火影心胸狭窄了?如此恐怕就又给了这些人借口,以后可能更不得消停了。日斩很头疼,不晓得该咋办了,看向瓜平,真实年龄十七周岁的高中生瓜平摊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咋办。日斩扶额,看着满满一屋子的人,硬着头皮做出了最后的挣扎:“既然千手族长与犬冢族长投了反对票,那么诸位呢?”“我反对。”“反对。”“反对。”“我,我弃权...”又是日向天驰。...最后,除了日斩和几个同学,就只有参与过泷之国大战的少数上忍班精英投了赞成票。日斩无语凝噎。“火影大人,虽然老夫不赞同志村族长任暗部部长,但我提议由他担任暗部副部长,暗部相关的权利稍微被收束的同时依旧能帮到您。”???千手楣间这是转性儿了?“既如此,那就先投票吧。”日斩也不晓得是不是有诈,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这回,总算是没人反对了。“好了,人员调整就到这里,接下来一起讨论一下对云隐的问题吧。”“且慢火影大人。”“千手楣间族长,你还有什么事?”千手楣间皮笑肉不笑:“老夫突然觉得扉间大人的想法非常非常非常有道理!日斩大人您确实还太年轻,可能顾不过来暗部,而且连日斩大人您自己都说了,说您初任火影经验不足,既如此,暗部确实需要一位正部长的。可老夫觉得志村团藏不行。连火影大人都自认经验不足精力有限,逊于您的人自然也是无法独力处理暗部事务的呢。所以,我觉得暗部部长的重任就需要一位老成持重同时经验丰富之人来担了。”得,日斩被自己的话给坑了。“哈?那这个人是谁呢?”日斩晓得他想说什么,就等着千手楣间自吹自擂,好给他言语上反击的机会。“这个嘛,老夫不敢多嘴,还是要看大家的想法,不如大家推选几人,然后看谁的票数过半,如何啊。”千手楣间不愧是老狐狸,说话滴水不漏,日斩再一次失算。油女代族长连忙附和:“如此重担,自然是要楣间大人劳心劳力才是。”不少别族族长也丝毫不顾日斩沉得快滴出水来的脸,纷纷拍起了千手楣间的马屁。“是这个道理。”“恭喜楣间部长了。”“哈哈哈,承蒙各位老友厚爱。不过,老夫提议志村族长也一起参与这次竞争,虽说老夫不看好他,但竞争,就是要公平嘛哈哈哈。”千手楣间得了便宜,还要卖个乖。“楣间大人真是宽厚长者啊。”......于是进入投票环节,究竟是千手楣间即将大权在握呢,还是刚当上副部长的瓜平能更进一步?答案当然是千手楣间大权在握。瓜平一方只有区区十几票,简直是被千手楣间碾压。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犬冢侠及另外几人居然跟着日向天驰一起弃票了,搞得日斩瓜平几人越发搞不明白这些老家伙的派系问题。“该死!!我要一票否...哼,罢了,不说了,散会!”日斩气得摔门而出,头也不回地走了,会也没真的开完。瓜平几人急忙追出去,后面居然还跟着一个犬冢侠。但暴怒的年轻火影吓不到千手楣间一派,反倒是给了他们闲言碎语的机会。“嘁,这种心性也配当火影,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小年轻真是靠不住啊,等过几天发现自己独木难支的时候,他还不是要好声好气地来求我们。”“是了,连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都不懂,还好意思当火影。”“嘛,不能这么说。猿飞小儿怕是以为扉间大人就要回来了,以为到时候有的我们这些老家伙好看。哈哈哈,却不晓得扉间大人的死讯早好几天就传到我们这里了呢,信使也早就被我等截下...”“取阳,噤声!有好些人并不是如我等这般心系木叶的,你这番话若被断章取义,少不得一番麻烦。”“是我该死,求楣间大人责罚。”“好了,今日取得的成果不小,看来半月之内,木叶就能正式回到正轨了,大家今晚来我家,好好吃喝一顿养精神吧。”“是,楣间大人。”众人异口同声。......“日斩,你这是怎么回事?头一回见你这么不冷静!”连宇智波镜都急了。“哎,非是我不冷静啊。想往日老师召开会议时,什么时候不是下面先建言献策,而后由老师通观全局再决定公议与否?可今天,他们分明是先试探一番,夺了我的一票否决权,见我应对不得法,干脆连暗部都拿下了。我恨呐,不就是欺负我没有政争的经验?偏偏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都是木叶的老人,便是没有功劳,苦劳总是都有的,总不可能动手杀了他们吧?可他们今日这吃相,天晓得是要图谋什么,会把木叶搞成什么样?今日失态。其实也有震慑之意的。”秋道取风和水户门炎的长辈都是千手楣间的拥泵,两人尴尬之下俱是无言。“那日斩,你觉得今天发个脾气,他们就会收敛了吗?”瓜平开口,日斩无言以对。“莫非团藏已经有什么法子了?”“且自观之吧,这些跳梁小丑,长久不了的。”其实瓜平有个屁的法子,只是影视剧也好小说也好,里面的大佬都是这么说话的,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团藏,也算是大佬了,口嗨一下过把瘾而已。“要不,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其中一部分人暗杀掉?”众人纷纷看向语出惊人的转寝小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