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公交车 艳遇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英雄的挽歌(二)(求收求票)

发布时间:2020-11-22 23:58:17

“哈哈哈哈,扉间大人创造出的忍术啊很厉害啊,鸣人,再炸一轮,敌军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就是余下几个强者,没了数量,对上扉间大人他们当然会被辗压的。”“先别急着下定论。多摩雄,这一轮炸完后我们再拼掉几个,努力争取能全灭对手。”“鸣人你貌似比我除了信

>>>《木叶之梦中氪命》章节目录<<<

《第九章 英雄的挽歌(二)(求收求票)》精选

“哈哈哈哈,扉间大人创造的忍术真是厉害啊,佐助,再炸一轮,敌军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便是剩下几个强者,没了数量,对上扉间大人他们肯定会被碾压的。”“先别急着下定论。多摩雄,这一轮炸完之后我们再拼掉几个,争取能全灭对手。”“佐助你倒是比我还有信心啊。”多摩雄更放松了。“两位前辈且慢,且听我一言再出手不迟!”却是刚刚赶到的金角见死伤惨重,面露痛色,大喊着求饶。“哦,你倒是说说看。”“在下早就仰慕二位前辈的大名,今日得见猿飞佐助前辈和志村多摩雄前辈,我甚是激动啊。”志村多摩雄:“哈哈...”还没哈完,他就被吸进一个大罐子中...琥珀净瓶,发声即封印。猿飞佐助大惊失色,却也没搞清楚是个什么情况,信息不对等之下一时想不到应对之法。但他很机智地没有出声,直接给自己身上贴了互乘起爆符,一个瞬身术就想突到金角身边把他炸死,却被体术过人的一众云忍们半路拦下。“砰!”又是五个云忍被炸成块状。但在第二次爆炸时,秽土状态下依旧能感觉到疼痛的猿飞佐助一声轻哼,再次收了六七条人命之后也被琥珀净瓶收了进去。成功封印了两大战国忍雄的金角并没有喜意,相反却面沉如水。实在是损失太重了,两百出头的精锐忍军,在集团突进的情况下居然损伤大半,现在只剩二十余上忍和四十几个中忍了,还要留人下来照看三十几重伤未死的伤员,对手却是仅一个忍术就让他们死伤惨重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及其所部精锐,还得保证有足够的武力在回去之后压服云隐......他太难了。金角长吸一口气,然后硬挤出一丝微笑走到一个重伤者身旁,蹲下关切道:“我的兄弟,很痛苦吧。”林间的风撩起金角那金黄的发丝,微笑的脸让重伤者心中大定,好似找到了依靠一般,他开始哭诉。“金角大人,我好疼...啊~~...我是不是再也不能为您...为您而战了...好疼,呜呜呜....”金角伸手为已经失去了双手的部下拭去泪水。“别哭,我的兄弟,我会为你们报仇的!会告慰你的。”那人似乎听出了话里的意味,大惊失色,强打起精神喊道:“不要,不要啊,金角大人,我,我不想死啊!”眼泪鼻涕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滑下来,但是没用。刚才还微笑关切地金角背过身去,手一挥:“动手!”瞬间,三十几个重伤员便被金角心腹击杀。杀完了自己重伤的部下,金角哭着朗声道:“大家都是我金角的兄弟,一直以来都是同食同寝的过命交情,我也很舍不得,但敌人是压下整个忍界的木叶,如果分下人手照料这些重伤治不活的弟兄,数量不再占优,我们只可能尽数被千手扉间击杀。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能尽快追上敌人并有足够的人手围杀敌人,是为了给这些兄弟们报仇,也是为了让他们少受痛苦有个痛快,更是为了遏制木叶的一家独大,本质上,还是为了我们云隐的繁荣强盛啊!且随我冲,此战之后,死的都风光厚葬,活着的,秘术也好、女人钱财也罢都不是问题,届时我金角当上了雷影,绝不会亏待了兄弟们!”“osu!!!”奔袭之中,金角为了全灭扉间小队,分兵三路,一路二十人由他们兄弟二人带领从中间缀着,另外两路从两侧不计查克拉损耗急行军包抄,以求形成合围之势。......“左后边有人追了上来,人数大概有二十几人,上忍大约是...七人。”疾行中,水户门炎推了推眼镜道。“是吗,看来是两个老伙计建功了,两百人的精锐忍军,现在只剩这么几个人,有没有信心和老师一起把他们全灭?”扉间一边说着一边解了秽土转生,以让佐助和多摩雄的魂魄重回净土。“有!”不知道详情的扉间六人返身往来敌而去。扉间日斩瓜平三人齐齐拔刀,在瞬身术加持下使出师徒一脉相承的刀法,扉间与日斩各自连斩两个上忍,瓜平也靠着团藏的身体优势瞬杀三个中忍。宇智波镜的写轮眼中三勾玉转动,幻术魔幻·枷杭之术先控住一个上忍,补刀的同时朝另一个方向瞬发出超常规级火遁豪火球之术再烧杀数人。秋道取风稍慢一拍,秘术肉弹战车被几道土流壁阻挡,但也顺利突破封锁压死几个。水户门炎边缘ob,顺势补刀收人头...金角的左先头部队猝不及防之下死伤惨重。不久,剩下的几人也被师徒六人的严密配合尽数击杀,以扉间一击水遁·硬涡水刃送其中最强者螺旋升天而告终。扉间蹲下身来观察尸体,眉眼一拧:“不对,我们失算了。”“老师怎么了?”“这里面有不少戴着云隐护额的上忍并不是云忍,而是其他忍村的叛忍,我见过他们的通缉令。他们应该是被金角雇来的。这不是金角部队残部,是金角派来送死的先头部队,我们杀他们时消耗太多了,万一还有追兵...”话还没说完,右先头部队已经到了。瓜平看着领头那人默默无语。居然是角都!来不及了,这时候逃窜把后背留给敌人,只会被衔尾追来的忍术杀伤,必须先动手。身上带伤又消耗不少查克拉的扉间一马当先,对上了曾与其兄柱间交过一手的角都。虽然角都是柱间的手下败将,甚至不是柱间两合之敌,但扉间清楚,自己不如兄长,现在状态也极其不好,是以极度谨慎。杀到对面损伤半数时,扉间下令撤退。这时候是最好的撤退时机。敌人二十几却损伤一半,看着满地自己人的尸体,他们很可能会心生退意,同时扉间料到金角自己所率主力也快到了,再拼下去会出事。瓜平他们丝毫不贪功,一得命令立马随扉间撤退,而角都也带着剩下几人往回退了。似乎暂时又甩开了敌人。但他们前脚刚走没多久,金角银角就率主力到了先前的战场。“罢了,我们现在还有二十几个上忍,就不信宰不掉一个体力不支、狼狈逃窜的千手扉间。”金角这么说不只是为了稳定军心,更因为他确实有信心。至于日斩瓜平他们五个,金角还没有放到眼里。笑话,这些人在他看来也就和秋道取风差不多实力,而秋道取风连他一招都扛不住,只要伪九尾模式一开,轻松就能击败的货色罢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