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妻子的渴望 美女与野兽 美人心计 春心萌动 柳文兵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2020-11-22 21:28:48

符正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但让他出乎出乎的是,身体居然极其健康,更有甚者比平常的他还得精力丰沛。但是符正敢表露出出,所以当他看很清楚四周景象的时候,明白自己现不过符正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当他看清楚四周景象的时候,知道自己现在躺在了医院里。。

>>>《医品护卫》章节目录<<<

《第10章 无法无天》精选

符正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但让他出乎意料的是,身体竟然异常健康,甚至比平时的他还要精力充沛。

不过符正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当他看清楚四周景象的时候,知道自己现在躺在了医院里。

见到符正醒来,在床边陪伴了整整一天的李清柔顿时开心起来,咋呼着将医生喊了过来。

医生惊讶的打量着符正,不住的说是奇迹。

符正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其妙,直到医生走后,才从李清柔的嘴里得知了大概的情况。

原来自己精气被吸走之后就昏迷了过去,大惊失色的李清柔赶紧就打了120,送符正来到了医院,住院观察的时候医生都说符正不行了,除了大脑还在运作之外,其他的器官已经停止了运转。

不过好在医生还有医德,没有立刻就宣判符正的死亡,而是将他安排在了重症病房,所以才仅仅一天,符正就清醒的事实才让医生如此惊讶。

符正赶紧装成了衣服极度虚弱的样子,他可不希望自己被当成怪物,让他们拿去做实验。

“谢谢你。”

符正开口对李清柔说道。

李清柔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我说了……我是为了拯救世界才会……才会……给你那个的。”

符正无奈地笑了笑,知道李清柔误会了自己。

“不,我是说谢谢你将我送到医院来。”

“啊,是这个啊……”李清柔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一张脸臊得通红。

符正见她这个样子,内心又是一阵涟漪,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美了。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气氛开始变的微妙起来。李清柔是不好意思开口,而符正则是回想起了刚刚宛如梦境的一幕。

他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因为在残破的祖籍上,他并没有看到过有关符家祠堂的任何消息,也不曾听闻符家有什么四大法门。

可是那个老爷子的样貌的的确确和祖宅中供奉的祖先,长得一模一样。

或许是我看久了,所以才会梦到的吧……符正如是想着,就不再管其他的。

通过李清柔,符正得知在自己昏迷之前,那种奇怪的压力就不见了。符正松了一口气,还好镇魂之眼被封住了,这样的话,他只要回去把祖宅修复修复,就又可以住人了。

“对了,昨天那群人怎么样了。”符正想起来了那群闹事的人。

李清柔摇摇头。

“我一直都在医院,不清楚你家的情况。”

符正暗道不好:万一那群人趁自己不在家,又去捣乱该怎么办。

符正起身就想去办理出院手续。

这个举动下了李清柔一跳,在她眼里符正可是个重病号,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可接受不了。至于为什么接受不了,李清柔也不清楚。

李清柔赶紧劝阻符正留下来继续治病,一切费用都由她来出。

符正委婉的拒绝,不过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

“对了,昨天的收入怎么样。”

一提起这个,李清柔的脸顿时垮了下去。

符正还以为她又开始心疼钱,却不想自己的手机一阵颤动,打开一看,足足有一百多万打到了自己账户上。

“这是我的?”

符正有些不可思议。

李清柔点点头,可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兴的表情。

“怎么你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心疼钱了?”

李清柔摇摇头。

“那究竟是为什么啊。”

“我直播间被封了。”一说这个,李清柔眼睛一红,险些没哭出来。

符正一愣,随即想起了昨天暧昧的一幕,面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不用想也知道,房间被封肯定和那件事情有关啊。

符正当时只顾着修复镇魂之眼,完全把一个国家的规整制度给忘了。

“不严重吧……”符正小心翼翼的问到。

李清柔微微摇头。

“不知道,超管说这次事件比较恶劣,可能要我长时间反省一下……”

“唉……这么说,你暂时不能直播了?”符正有些失望。

李清柔抹了抹眼睛:“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符正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不能赚钱了,好可惜啊。”

“符正。”

“嗯?”

“你没有女朋友吧。”

“呃……没有。”

“那就对了,活该。”

……

时间过得很快,在符正的软磨硬泡之下,李清柔最终同意了符正出院。

手续还没办好,一群穿着制服的执法者就走进了病房,进门就问谁是符正。

符正一愣,举手示意。

带头的执法者面露狠色,对身后的执法者一招手,说了句抓住,那些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执法者就呼啦一下围住了符正,伸手就将符正反手拷了起来。

李清柔大叫起来,符正赶忙制止了她。

符正没有反抗,打打那些保镖他可以当成自卫,可假如是殴打执法者,那罪名可就不小了,弄不好自己还会蹲局子。

所以符正完全没有挣扎,只是被铐起来后,冷冷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件事应该和胜利集团的公子哥有关。

为首的执法者瞥了符正两眼,一抖手里的拘捕令。

“我们怀疑你与一起伤人案件有关,所以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喂,你们讲不讲理,明明是那群人打的符正,你们凭什么抓好人!”

李清柔见状,顿时不干了。

执法者头头瞪了一眼李清柔,但是在见到李清柔的俏丽的脸蛋儿时,颜色顿时就变了。

执法者头子贼笑着开始调戏起李清柔来。李清柔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哪有什么花花肠子,几句话就被执法者头子逗得满脸通红。

符正看着这群流氓似的执法者,恨不得将他们全都打趴下,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假如真的是公子哥用这样的方法报复自己,他就更不能在此时落下别人的口舌。

符正一脸没所谓的让李清柔回学校,说自己一定会没事的。

几番劝说,总算支走了单纯的李清柔。而符正则是跟着这群执法者回到了局子里。

一到地方符正就被关在了一间冰冷的单间内。

整间屋子除了一张冰凉无比的铁椅之外,就只有一个审问用的小方桌,看上去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不过符正心志坚定,自然不会被屋中的气氛所影响,反而闭上眼开始修炼起家传内功来。

大约半个小时,负责抓捕他的那个执法者走了进来。在见到符正如无其事的表情时,明显愣了一下。

这个房间可是很有名堂的,据说其内部构造和摆设是出自一位心理学家,寻常的犯人丢进去,用不了一会儿就会点头认错,把自己所作所为交代的清清楚楚。意志坚定一些的也会受到环境的影响,随便审理一下就会突破他们的防线。

让他没想到的是,符正年纪轻轻,在屋子里待了半个小时竟然没有任何不适,不由得他不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他今天的目的本就不是调查什么伤人的案子,他是奉了上司的指示,来给这个小家伙一点颜色的。

砰……执法者头子一把将手里的文件砸在了桌子上。

“小朋友,想清楚你的罪责了吗。”

符正摇摇头。

“我没做错什么。”

“放屁!你看这是什么!”

执法者头子将一段视频放在了符正眼前,里面播放的正是符正收拾混混们的镜头,但是很显然,被剪辑过了。

符正面不改色。

“是他们先动的手。而且也是他们先拆我们家祖宅的。”

执法者头子没想到符正嘴巴这么硬,心头的火气也给激起了起来。他一把抓住符正的头发,一手指着屏幕。

“人赃俱在,你tm还敢狡辩?”

符正已经百分百确定这件事一定和公子哥有关,内心的怒火也跟着被激发了出来。

“我是正当防卫,没错。”

“cnm的正当防卫!”

执法者头子见符正跟自己顶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抓着符正的头发就往桌子上撞,然而令他惊讶的是,任凭他如何使劲,就是不能撼动符正分号,符正的脖子硬的就像是一款铁板。

执法者头子脸色涨的通红,到最后都没能将符正制服。

“好好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反抗,兄弟们,给我进来!”

随着执法者头子的一声令下,呼啦啦一下外面就窜进来了好几个年轻执法者。

执法者头子一指符正。

“给我好好收拾收拾他,我出去抽根烟缓缓。”

“王哥你先去,这里就放心交给兄弟们吧。”

一个贼眉鼠眼的下属对着执法者头子就是一顿奉承。

执法者头子冷冷地看了符正一眼,转身出去了,只余下几个毛头小子,一脸凶恶的看着符正。

“小子,等下别怪兄弟们出手重,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胜利集团的二公子!兄弟们,动手!只要不弄死,随便你们怎么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