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美女与野兽 美人心计 春心萌动 柳文兵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首页 > 资讯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第八章 吐实情 家人交心

发布时间:2020-11-22 17:58:04

李雁回卫奶奶小说名字叫作《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提供更多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李雁回卫奶奶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李雁回卫奶奶比较完整版。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小说李雁回卫奶奶节选:李雁回姐妹几个,姐妹几个里…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章节目录<<<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第八章 吐实情 家人交心》精选

李雁回卫奶奶小说名字叫做《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这里提供李雁回卫奶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小说精选:送完了午饭回到家,奶奶已经哄着李曦和李清合在东屋睡着了,奶奶坐在窗台边上,绣着什么,这是平时奶奶身体好些的时候常做的。 奶奶有一手的苏绣手艺,虽然由于身体原因绣不来大件,一些小东西还是做得的,能换些铜钱回来。 闲时也教李雁回姐妹几个,姐妹几个里还就李清合性子沉静,学的也最好,剩下的李雁回和李秭归勉强能绣出点东西吧,文氏也不强求,倒是更细心的教导李清合了。 李雁回三个也忙了一上午累的不行了,就歪在炕上睡了个午觉。一觉…

送完了午饭回到家,奶奶已经哄着李曦和李清合在东屋睡着了,奶奶坐在窗台边上,绣着什么,这是平时奶奶身体好些的时候常做的。

奶奶有一手的苏绣手艺,虽然由于身体原因绣不来大件,一些小东西还是做得的,能换些铜钱回来。

闲时也教李雁回姐妹几个,姐妹几个里还就李清合性子沉静,学的也最好,剩下的李雁回和李秭归勉强能绣出点东西吧,文氏也不强求,倒是更细心的教导李清合了。

李雁回三个也忙了一上午累的不行了,就歪在炕上睡了个午觉。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看着李晨和李秭归还在睡着呢,李晨更是睡得口水横流。

李雁回好笑地看着他,掖了掖两人的被角。这时候文氏在东屋轻轻地唤了一声儿,“大妮儿啊,你过来。”

“奶奶,什么事儿?”“是这样的,早上你娘临下地的时候让我提醒你,给卫家送些鸡蛋过去,这几天你娘忙,也没工夫,你去鸡蛋篓子里捡三十个鸡蛋送过去吧,别忘了跟卫家奶奶和卫家小哥道谢。”

“嗯,奶奶,我知道了,这就过去。”李雁回捡了三十个鸡蛋,找了一块布巾盖着,提着篮子往卫家走去。

卫家的是新搬到杏花村的,只临时租了村里孤寡老人去世之后留下的小院子,只有两间茅屋并一个灶间,卫奶奶是个爽利人,把不大的茅草屋收拾的很是干净规整。

李雁回提着篮子走到门口就看见卫奶奶正在整理菜地,卫家没有地,只有租的这个小院子附近带了块菜地,祖孙二人又开出了不少,种菜倒是够用了。

隔着门口李雁回喊门:“卫奶奶,开门啊,我是老李家的闺女,大妮儿。”

“是李家大妮儿啊?就来,就来。”卫奶奶一边走出来开门一答应着。

“来,大妮儿啊,快进来,我家少有人来,你不喊我,我还没注意呢。”

“卫奶奶好!”卫奶奶五十多岁,身材不高,鬓角隐隐有了白发,笑起来特别的和蔼,一身灰布衣服洗的有些发白,浑身上下收拾的紧趁利落。

卫奶奶领着大妮儿进了屋,“卫奶奶,这是我娘让我给你带来的,感谢卫哥哥救了我。”李雁回把装着鸡蛋的筐放在卫家的灶头上说。

“不用,不用,大妮儿啊,快拿回去,这么点小事情哪值得呢!”

“卫奶奶,我那天跌破了头,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后来听家里人说了,都是卫家哥哥背着我回来的,娘说知恩要图报的。”

“而且那天我和小弟被张铁蛋围住了,也多亏了卫哥哥解围,还送了我一只兔子呢,也是卫哥哥辛苦打来的呢,这几个鸡蛋也是自家鸡下的,卫奶奶一定要收下。要不我可是不敢来卫奶奶家了,我娘也会骂我的。”

“唉,你娘就是太客气了,我们祖孙俩是要扎根在村里的,乡里乡亲的互相帮把手也不算什么,什么恩不恩的,谁看着都会伸把手的。”

互相推了半天,最终还是李雁回扔下装鸡蛋的篮子就跑了,一路也不听卫奶奶在后面喊,要不卫奶奶还是不收呢。

傍晚的时候,李家吃完了晚饭,围在一起唠嗑,听见门口有叫门的声音。

“他爹,你出去看看,好像有人叫门。”李万峰答应着披了一件衣服就出去了,随后带了一个少年进来,正是卫珣。

“是卫小哥啊,快进来,这几天倒春寒,可还冷着呢。”戴氏热情的让卫珣进来。

“李婶子,我奶让我来还鸡蛋篮子。”“这还麻烦你送来,雁回这孩子做事也是毛毛躁躁的,送个鸡蛋把篮子落下了,麻烦你一趟了啊。”

“咋还有只野鸡,快拿回去,这是你好不容易打回来的,要留着买米买粮呢。”“李婶子,奶奶让我谢谢你的鸡蛋。这野鸡也不费什么事,留着给曦哥儿补身子吧。”

说着摸了摸李曦的头,“李叔,李婶儿,我走了啊。”说着也不拖泥带水,不给李家人反应的空间转身就走了。

“卫家小哥,卫家小哥~”戴氏在后面叫着卫珣,倒是把个卫珣叫的越走越快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孩子,走的倒是快。”戴氏摇头进了屋。屋里几个孩子围着野鸡正瞧新鲜呢,时不时用手摸摸野鸡身上的毛。

“大姐,滑滑的,真好玩。”李曦笑着说。“那等到时候让娘给你留些尾巴上的毛给你玩,再给二妮儿、三妮儿扎一个毽子玩,好不好?”

“嗯嗯”、“嗯嗯”,几个孩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行了,别围着了,这野鸡留下也就留下了,留着给你奶补补身子,你们几个小馋猫啊,前两天不刚吃过兔子肉嘛,这回得野鸡啊得给奶奶补身子。

咱家也没钱给奶奶买补品,等着秋收卖了粮,娘再给你们做红烧肉吃啊。”戴氏一边收起野鸡准备褪毛一边对几个孩子说道。

“嗯,我们知道的,只要娘留几个尾巴毛给我就好,还有给姐姐们扎个毽子。”“真乖!”

李秭归悄悄地捏了捏自家大姐的胳膊,“大姐,松子糖。”对了,松子糖和驴打滚的事儿还没跟娘说呢,让卫珣给打乱了,差一点忘记。

“爹、娘,我上午的时候在家做了松子糖和黄豆面年糕,你尝尝看看能换钱不?”

李雁回拿了几块松子糖和驴打滚,讨赏似得展示给戴氏看,“这就是你奶奶说的糕点?”戴氏问。

“嗯,这就是大姐和我们一起做的,麦芽糖是姐姐做的,松子和榛子是我们掏的松鼠窝。”嘴快的李秭归抢着说。

“爹、娘快尝尝,可香了呢。”看着几个孩子期待的目光,戴氏和李万峰分别尝了尝。

“大妮儿丫头手确实巧的很,你奶奶都跟我们说了,我看这些东西确能到集市上试试,比货郎卖的好看也好吃的多呢。”李万峰赞成地说。

“我看也行,明儿就是集了,我带着孩子们卖卖看,如果真能成,咱家也能做个小买卖,好歹能收些银钱。”戴氏也同意。

“耶,能换钱喽!”“嘻嘻!”“哈哈!”几个孩子分别欢呼出声,边上的爷爷奶奶看着大家也高兴地笑了。

睡觉前,戴氏特意避开几个小的单独把李雁回叫到了东屋,家里四个大人也都在,李雁回觉着怎么有种三堂会审的赶脚。

“大妮儿,娘都听你奶奶说了,你这本事是阎王老爷给你的补偿,除了爷奶还有爹娘别人都不许告诉,知道吗?”

“尤其是你的弟弟妹妹们,他们年纪小,不小心的说漏了嘴那可不得了。咱们自家人当然是信的,可是外人可就不一样了,万一让别人知道了,可是要出事的,知道吗?”

娘亲戴氏一脸担忧的和李雁回说。“娘,我知道的,我谁都不说,就是,就是,就是怕你和爹爹还有爷奶都害怕我是妖怪,都不要我了。”

李雁回心里想着幸亏这个年代的人都敬畏鬼神,也幸亏家里的大人还是疼爱相信自己的,要不这么个借口还真混不过去。

“大妮儿丫头,你也别害怕,再怎么说,你也是爹和娘的亲闺女,出了任何事情,爹和娘还有爷爷奶奶都会站在你这边的,这件事情只告诉我们就好,千万记着别说出去,就算出了事情,万事有爹娘顶着呢!”憨实的汉子李万峰低低的声音说。

李雁回双眼含泪,扑到戴氏和李万峰怀里,低低地哭了,她感谢老天爷让她重活了一回,感谢老天爷给了她这样一个温暖的家。

过了好一会儿,李雁回不好意思地起身,擦干了眼泪。

“好啦,好啦,有了大妮儿的这个手艺呀,以后咱们家也有盼头了,以后要是有人问起了,就说是我从娘家带来的手艺,以前没有工夫做, 现在空出手来做一点,记着啊!”文氏缓缓地说。

“老婆子,这,这合适吗?”“有什么不合适的,反正我娘家远在千里之外,谁还能刨根究底是咋地?放心吧,没事儿的。”

“哎,好,听你的,你是最周全的人了。”爷爷李大春拍了拍奶奶文氏的手。

说起文氏的娘家人,李雁回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家里人提起过,但是瞧着奶奶一手的好苏绣,还有通身的气派,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的农村老太太。

这里面肯定有故事,看着爷爷待奶奶这般的好,李雁回觉得可能奶奶的出身不一般,但是能得爷爷这样一辈子的爱重和呵护,奶奶也是幸福的吧。

“天也晚了,你们两口子也早点休息吧,不是说明儿还要去集市嘛,大妮儿估计也累了,都回去吧。”爷爷开口让大家都休息了,李万峰最后带上了门。

“媳妇儿啊,这么些年辛苦你了啊!”李大春说。“这么大岁数了,说这个干什么。”

“唉,我是上辈子修了佛性了,这辈子才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女人,要不然当年我这个穷小子可是要打一辈子光棍的。”

“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救了我,现在说不上我早死了几十年了,我还要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要是我那苦命的女儿还在就好了,咱们这一家就团圆了,呜呜呜~~”

想起走失的女儿李婉,文氏不由得落下了眼泪,靠在了李大春身上。

“别哭,别哭,这么多年了咱们都没有放弃找闺女,现在大妮儿又得了这么个本事,咱们攒些银钱继续找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也得养好身子,你这病啊,得好好看看了。媳妇儿,别哭,别哭,闺女她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你且养好身子,她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李大春柔声地安慰着文氏。“哎,我也是惦记着,想来闺女要是活着也和万峰一样大了,要是成婚了,也该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吧?”

“媳妇儿,咱们心里怀着希望,希望闺女遇着好人家,说不定哪天就领着外孙回来看你呢。”

“我们都怀着希望,闺女定是还活着,是吧春哥儿?”“一定的,一定的。”老两口相互安慰着睡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