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美女与野兽 美人心计 春心萌动 柳文兵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首页 > 资讯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第七章 幸福的味道 成功的希望

发布时间:2020-11-22 17:58:04

李雁回松子糖小说名字叫作《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提供更多李雁回松子糖小说目录,李雁回松子糖小说全集目录。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小说李雁回松子糖节选:李雁回照料好弟弟妹妹,不看好门户后就出门时了。 “大姐,能就了吧?”李…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章节目录<<<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第七章 幸福的味道 成功的希望》精选

李雁回松子糖小说名字叫做《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这里提供李雁回松子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小说精选:“旅人游汲汲,春气又融融。农事蛙声里,归程草色中。”谷雨时节有“雨生百谷”之说,也是播种移苗、埯瓜点豆的最佳时节。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气温回升加快,大大有利于谷类农作物的生长,所以谷雨时节一到,农民们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李家也不例外。 这不,吃过了早饭,李家三个壮劳力,李大春以及李万峰两口子就扛着农具下田了,“一年一季在于春”嘛。戴氏吩咐了李雁回照顾好弟弟妹妹,看好门户之后就出门了。 “大姐,能开始了吧?”李秭归看着爷爷和爹娘…

“旅人游汲汲,春气又融融。农事蛙声里,归程草色中。”谷雨时节有“雨生百谷”之说,也是播种移苗、埯瓜点豆的最佳时节。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气温回升加快,大大有利于谷类农作物的生长,所以谷雨时节一到,农民们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李家也不例外。

这不,吃过了早饭,李家三个壮劳力,李大春以及李万峰两口子就扛着农具下田了,“一年一季在于春”嘛。戴氏吩咐了李雁回照顾好弟弟妹妹,看好门户之后就出门了。

“大姐,能开始了吧?”李秭归看着爷爷和爹娘出去干农活了,贼兮兮的说。

“嗯,今天我就试试。”李雁回准备了几天,准备趁着爹娘和爷爷出门干活的机会试试手艺,要是真行,也算是给家里谋个进项。

李雁回准备做两样点心,一样松子糖,一样是“驴打滚”,松子自然是松鼠窝里掏的,驴打滚用的糯米粉、黄豆粉和红豆馅也都是能在家里找到的。

先做头一样——松子糖,松子糖呢是一定要有糖的,早在前几天李雁回就趁着戴氏出门干活的时候把麦芽糖做好了。

麦粒发了芽出来,糯米洗净泡发后晾干,上锅蒸熟,晾凉,把麦芽和糯米搅拌在一起,捣碎。

然后盖上被子让他发酵,由于不敢让戴氏知道,偷偷的捂在三姐妹的炕头上,并在上面盖了其他杂物才瞒过了戴氏。

发酵好了就开始过滤,找来纱布,用力扭,尽力把汁水都榨干出来,用干净的盆盛出来,刷干净一个奶奶之前熬药用的砂锅,慢慢的熬,直到糖汁粘稠,不停的起泡,就好了。

由于是第一次做,李雁回没敢多做,毕竟在这个春荒的时候,能任“糟蹋”的粮食也是有限的。

会做这个麦芽糖,还得益于“舌尖上的中国”,要不凭着李雁回白案师傅的手艺也制不出来麦芽糖。

麦芽糖熬好的时候,只给弟弟妹妹一人用筷子缠了一块出来,剩下的都留着今天做松子糖呢。

松子和榛子用大锅炒好了,一个个用锤头砸出来,吹走上面的薄皮,收集起来也没有多少,松子和榛子大概三斤上下的样子,这可是李雁回姐弟掏了五六天松鼠窝的全部了。

把榛子用捣蒜的蒜缸砸碎一些,和松子搅拌在一起。为了取出松子仁和榛子仁,大弟弟李晨的手多砸肿了,看的李雁回直心疼。

李雁回先在大锅里填上些水,把已经凝固的麦芽糖化开了,慢慢的熬成气泡的样子,赶紧让李秭归把柴火撤出去。

这边李清合和李晨把盆里面的松子和榛子倒进了锅里,李雁回拿起锅铲,用力地搅拌,让松子和榛子与麦芽糖充分混合。

混合好后,让弟弟妹妹门退后,费力地把半凝固的松子糖舀出放在光滑的石板上,这石板本来是用来压酸菜的,临时被征用了。

趁着松子糖还没有彻底凝固,用菜刀沾着凉水,把糖压成扁平的几大片,再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规则的长方形,放在案板上晾凉,松子糖就大功告成了。

几个小的嗅着空气中香甜的味道,一个劲儿的咽口水。李雁回笑着拿起边上那些掉下来的或者不规则的糖,分给弟弟妹妹们,看着他们眯着眼睛小口小口的的嚼着,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大姐,真香,真甜,真好吃,比那天的糖汁更好吃。”李晨开心地说道。

“你真笨,能不好吃吗?这里面可是有松子和榛子的,还不粘牙呢。”李秭归一边吃着一边说,另外两个小的频频的点头,看来这松子糖俘获了一众小的的心了。

“大姐,这糖能卖钱吧?”李清合问。“当然了,可是比货郎带来的糖要好吃多了。”李雁回无不自豪地说。

看着案板上一溜整齐摆放的松子糖,李雁回觉得前途是光明的。吩咐着弟妹们把糖收起来放在干净的篮子里,用块纱布盖上放在高处,谨防蛇虫鼠蚁。

接下来李雁回准备做“驴打滚”了,其实这个就相对简单了,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对于李雁回这个白案师傅来说,可是手到擒来的。

驴打滚的制作,一共分为三步,制坯、和馅和成型。在做之前把泡好的红小豆用锅煮烂,捣成红豆沙,加麦芽糖,备用。

黄豆炒熟了,磨成粉,这道工序已经在李雁回的软磨硬泡下让爹爹李万峰完成了,要不单靠这几个孩子可是推不动碾子了,李雁回还和爹爹商定要保密的。

再把糯米粉用温水活好,擀成薄薄的片,用蒸馒头用的笼屉蒸熟,晾凉了以后,切成成人三指宽的长条,再断成七八公分的小段。

裹上红豆沙,裹紧,在磨好的黄豆面里一滚,这“驴打滚”就成了,倒是简单,就是花些心思在里面。

几个小的看着大姐做的有趣,也想动手,李雁回被磨的没法子了,只给他们小小的一片玩,让他们自己做了自己吃了,从小没怎么吃过糕点的几个小的,看着香甜的糕点,左看右看的,舍不得吃。

“行啦,你们做的那么丑,是卖不出去的,快吃了吧,尝尝味道。”几个小的看着和自己大姐做的一比真心没法看,默默地吃了,香甜软糯,入口绵软,别具风味。

“大姐,真好吃,比上次小四给我吃的白糖糕好吃多了。”李晨激动的说,小四是村长田大山的四儿子,家里条件比一般人家要好,李晨和他关系要好,小四常带吃的给他。

“那是自然,白糖糕怎么赶得上大姐的什么滚好吃呢!”小不点李曦傲娇了。这时候李雁回已经做了不少“驴打滚了”,一个个裹着黄黄的都免,整整齐齐的,散发着豆香和麦芽的香气。

另找一个干净的柳条筐,垫上纱布把“驴打滚”轻轻的放好,每个中间多撒了豆面,防止粘住。

做了这么多李雁回也累了,毕竟这个身体不是三十几岁的成年人,而是十岁的小豆芽啊,做了一上午的活,可不是累了吗。

松子糖和“驴打滚”都做好了,捶着酸疼的胳膊李雁回收拾着厨房,几个小的看着大姐累了,争着抢着要收拾,让大姐坐下歇歇。

看着弟妹们也做的习惯了,李雁回也就没有坚持,毕竟一会儿还得晌午饭呢,开始干农活了,家里也由两顿饭改为三顿了。

爷爷还有爹爹、娘亲在翻地,由于家里没有牛,只能用人力拉犁,特别辛苦,所以中午饭李雁回做的干饭,不再是稀粥。

盛好高粱米,淘洗干净,放了泡好的菜豆、芸豆,加水煮饭。又在另外一个灶上,做了一个白菜烧土豆,让妹妹看着烧火。

李雁回拿了干净的盘子,装了五块驴打滚,又拿了几块松子糖,“要给奶奶送去吗?”李清合在燥下烧火,抬头问道。

“清合真聪明,这样的点心要给奶奶尝尝,奶奶可是见过世面的,说不定能给咱们提点意见呢。”说着去了东屋。

几个小的在灶房里面“造反”,东屋的文氏自然听见了,不过素来知道李雁回在灶上很有功夫,别看小小的人,做了一手的好饭菜,手上也有分寸,出不了事,也就没出屋。

毕竟奶奶文氏身子弱,又大病初愈的。看见孙女儿挑起门帘进了屋,手上还端着一个盘子,孙女儿笑盈盈的走到自己跟前。

“奶奶,你看孙女儿鼓捣的吃食,可还中?”文氏看着眼前的“驴打滚”、松子糖,颜色鲜亮,闻着香甜,分别尝了尝。

李雁回总觉得奶奶的姿势很优雅,不像一般的农村老太太。“嗯,味道不错,颜色也好,大妮儿做的?”

“嗯,我做的,奶奶看可能换钱?”“我看行,大妮儿手巧,在厨艺上很有天分,奶奶问你,这麦芽糖的制法是从哪学来的?”

文氏可不相信李雁回一个小女孩自己就会做糖了,那可不全天下都是卖糖的了,糖还会那么贵吗。

“奶奶,我说了,奶奶可会信?”“你是奶奶的孙女儿,奶奶自然信的。”

“奶奶,那日我摔了头,让黑白无常带着去了地府了,阎王爷爷见我延寿未尽,是地府差官办错了事,抓错了人,为了补偿我,硬给我塞了好多东西进脑子,让我的头疼了又疼,就是这些东西让我懂得制糖的。”说完李雁回用忐忑的目光看着文氏。

虽然这个借口早就想好,但是临门一脚还是忐忑不安的。“唉,苦了我的孙女儿了啊!现在呢,可还好?头还疼不?来,过来,让奶奶看看!”文氏招手把李雁回叫到身边,仔仔细细的摸了摸她的头。

李雁回眼睛里有着泪水,她以为会面对文氏的质疑或者质问,可是文氏什么都没问,而是选择了相信,更是在第一时间关心的是她的身体。

“奶奶,已经不疼了呢,孙女儿其实是害怕的,怕家里人把我当妖怪,我不敢说,不敢说的。”李雁回嗫嚅着说,小心的吸着鼻子。

“我的大妮儿丫头啊,你这是遭了罪的,万幸是被放回来了,奶奶心里疼啊,只是得了这好处,你不要说出去,你爹娘和你爷爷那里,有奶奶去说。”

说着文氏搂过李雁回拍着后背以示安慰,“我的大妮儿丫头啊,心里还记着家里的生计,小小年纪的心里就能压住事儿了,哎呦,我的丫头啊!”倚在奶奶怀里,鼻息间都是属于奶奶温暖的味道,李雁回心里觉得特别安定。

“大姐,晌午饭放几把米啊?豆子都我弄好了。”外面传来秭归的声音,打破了东屋的宁静。

“奶奶,我去做晌午饭了,一会儿给爹娘和爷爷送到地里去。”“去吧,去吧。别累坏了。”“嗯,那奶奶等会我把饭给您端屋里来吧!”

“不用不用,奶奶现在身子还行,还能走能看着晨哥儿和三妮儿呢,一会儿咱们一起吃。”

出了东屋,照例焖了高粱米豆饭,做了个醋溜白菜,炒了土豆丝,又焯了点荠荠菜,做了个汤。

匆匆的吃了口饭,把李曦和李清合留给家里的奶奶带,然后用瓦罐把饭菜都盛好了,放在两个柳条筐里,李雁回自己提一个,另一个叫了二妹和大弟弟抬着一个去送饭。

李家一共有五亩良田,种了谷子和高粱,两亩水田种些稻谷,还有两亩坡地留着种些豆类的。

一是养地,二来荒年也能填些口粮,这春荒的光景,全家靠着去岁收的豆子才能混了七分饱呢。

这样的家资看着还不错,不过这年代没有化肥,全靠农家肥,产量有限,也没有除草剂、杀虫剂,全靠人工。

可能一场虫灾过后,减产甚至绝收都有可能,再加上前两年的兵祸和重税、雪灾,老百姓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这不,终于熬到了太平日子,开春了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在地里忙活着呢,期待着秋天能有个好收成。

李雁回姐弟刚走到自己地头上,就看见娘亲戴氏正低头走路,似乎没看见他们姐弟三个。

“娘”、“娘”、“娘”姐弟三个一脸高兴地冲着戴氏喊。这时候戴氏才看见三个孩子费力的提着两个大筐,“哎呦,你们可小心着。”

戴氏急忙接过了三个孩子手里的筐。“娘,我们来送饭呢!大姐用瓦罐盛了,还热着呢,爹和爷爷呢?”李秭归仰头说道。

“你爷爷和爹准备趁着中午天气暖和多干点呢,就不准备回家吃饭了,我这正要回家做饭再带过来呢,没想到你们姐弟几个都做好了送来了。走吧,去找你爷爷和爹吧。”

“哎呦,李家妹子,这小姐弟都能给你们送饭了啊,你可真是好福气。我家那两个淘小子可没这么贴心,还是女儿好。”挨着李家地的赵春来的妻子刘氏无不羡慕地说道。

“行啦,你家两个小子都能顶半个劳力了,以后再给你娶了好媳妇儿,你也就松快了。我家这晨哥儿和曦哥儿都还小呢,不顶什么事儿呢!不图他们做些什么,只听话就好了。”戴氏谦虚道。

“行啦,咱们能图个啥,图个三餐温饱,能穿件不打补丁的衣裳,再给儿子娶个媳妇儿,像你再给小丫头们准备准备嫁妆,也就是了。”

“可不是,咱也就图个这了。我带着孩子们去吃饭了啊,赵家嫂子也忙着吧。”“哎,你这都吃上了,我还得回去做饭呢,赶明儿忙过了这阵子了,家来啊。”

“好嘞,赵嫂子忙着吧。”“赵婶儿,再见。”几个小的赶忙和刘氏说再见,爷爷和爹娘还要吃饭呢,这凉了可怎么好。

吃过了午饭,姐弟三人拎着筐回去了。“哎呀,还没告诉娘咱们做了松子糖和驴打滚呢!”李晨懊恼地说。“等晚上回来的呗,也不差这一时候。”

“好吧,我都听大姐的。”“走吧,咱们快点回家吧,曦哥儿和三妮儿还等着呢。”说完,领着弟弟妹妹回家了。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