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公交车 艳遇  新娘 警花 人妻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枭爷出浴图

发布时间:2020-11-22 14:36:49

一句话落下来,楚洛寒被堵的无言以对。无人反正一句话,车内的气氛整体高度被压抑,车子上了高架,楚洛寒扭头看外面飞快退后的路标,身边的移动大冰柜嗖嗖冒着寒气,半个半小时的车程无人再说一句话,车内的气氛高度压抑,车子上了高架,楚洛寒转头看外面飞快后退的路标,身边的移动大冰柜嗖嗖冒着寒气,半个小时的车程,楚洛寒只祈祷着她不会被憋死在车内。。

>>>《亲爱的别走》章节目录<<<

《第24章 枭爷出浴图》精选

一句话落下,楚洛寒被堵的无言以对。

无人再说一句话,车内的气氛高度压抑,车子上了高架,楚洛寒转头看外面飞快后退的路标,身边的移动大冰柜嗖嗖冒着寒气,半个小时的车程,楚洛寒只祈祷着她不会被憋死在车内。

就在气氛紧张的教人透不过气的时候,龙枭的手机传来一串单调的铃声。

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剑眉微微蹙了蹙。

“龙少爷,是我教子无方,成杰不懂规矩,冒犯了您和夫人……求你高抬贵手,我一定亲自登门道歉!龙少爷……”

听筒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哀求的嚎啕声,楚洛寒心下一寒,想必是康成杰的父亲,万科集团的董事长了。

楚洛寒竖起了耳朵,也绷紧了神经,虽然不知道龙枭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但康天林急成那样,康成杰的下场一定很惨。

龙枭有些不耐的揉了揉眉心,挞伐万物的嗓音懒懒道,“康先生日理万机,无暇管教儿子,我很理解……”

“龙少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管教他!请您高抬贵手,让犬子先回来,求求你……”

龙枭皱着眉头,神色淡然,“康先生,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决定无偿替你教育他,就一定负责到底。”

“龙少爷,我……”

“康先生,想让你的儿子整个儿回去,你最好不要再打扰我。”

说完,不待康天林再次求饶,龙枭已经挂断了电话,并将手机随便抛到了座椅上,摔在了两人之间。

楚洛寒倒抽一口冷气,这一次,她真的不敢再说话了。

龙枭要捏死京都四少之一的康成杰都不费吹灰之力,何况是她,何况是陆双双?

一路上,死寂般的沉默,龙枭双手交扣在腿上,靠着椅背闭目养神,车内的气氛一刻没有松懈。

这时,搁在两人之间的黑色高清大屏再次亮起来,楚洛寒被吓了一跳,低头去看,眼睛狠狠的眯了眯。

那闪动的屏幕上,跳跃着一个让楚洛寒恶心反胃的名字。

莫如菲!

依然是单调的铃声,可是这次,龙枭看都没看,更别说接听了。

楚洛寒故作没看见,暗含笑意提醒,“你不看看?”

回答她的,是龙枭的沉默,还有……

他直接伸手掀翻手机的动作。

手机被掀翻,铃声转为振动,过了一会儿,便消停了。

楚洛寒粉唇渲染了一点点得意的笑,莫如菲在龙枭的眼里,是不是也不过如此呢?

车子在怡景别苑的别墅外停了下来,杨森打开车门,附身迎接龙枭和楚洛寒下了车。

楚洛寒立在夜风中,她偷偷的看了看龙枭的身影,洁白的衬衫,收进了黑色的西裤里,颀长的双腿笔直有力,夜色撩人,他更撩人。

不过,撩人也好,不堪也罢,于她而言,龙枭不过是名誉上的丈夫罢了。

在人前把戏演足,散场后各回各家,老规矩,她懂得。

本以为龙枭会直接乘车回去的,谁料龙枭却对杨森道,“明天八点开车过来。”

“是,BOSS。”

旋即,车子离去,人影浮动。

他竟然要留下?

面对楚洛寒的眼神,龙枭冷声暗讽,“不进门?等谁?”

楚洛寒心里唏嘘,“枭爷不回去陪你孩子的妈,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语气里,有点醋意。

很好,女人,你终究还有点反应。

龙枭迈开长腿,自己率先进门,完全不顾身后发出疑问的女人。

楚洛寒耸耸肩,跟上了他的步伐。

施华洛水晶吊灯打亮的偌大客厅,龙枭伸手松了松领口,悠然倨傲的坐在沙发上,双腿搭在玻璃矮桌上,锃亮的皮鞋横越了桌面,他的腿,很长,一张桌子的长度被轻易超越。

楚洛寒脱了高跟鞋,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脚后跟已经磨破了,星星点点的红色伤痕贴在白皙的皮肤上,分外惹眼。

而膝盖的痛,更是分明。

呵!

这下,伤的更全面了。

紧了紧风衣,楚洛寒准备上楼换衣服。

“过来。”

客厅中,龙枭的声音倦倦传来,不容抗拒的威严和霸道。

“我去换衣服,换好就下来。”说完,楚洛寒握紧扶手要上台阶。

“什么时候学会讨价还价了?你是你觉得我对你太仁慈,还是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跟我讨价的资本?”

龙枭冰封雪藏的眼眸,打量着她,似是要将她射穿刺透。

楚洛寒只好退了一步,迈着步子极慢极慢的挪到他跟前,立在沙发旁,身披风衣的纤瘦身影像一个衣架,一件衣服晃晃悠悠的悬挂在上面。

龙枭眸子徐徐上扬,灯光打亮女人的面容,朱唇粉面,精巧绝伦,他很少这样认真的看她,不,或者是带着这样的情绪看她。

康成杰对她动手动脚的画面,让龙枭每每想到都想杀人!

这个女人,的确有让男人心猿意马的资本,若非如此,当初她也不会……

该死!

她一声不吭的任凭处置的样子,让龙枭愤怒又气结,他话锋一转,冷冷的道,“你的房子怎么回事?”

嗯?被他突然甩来的问题问住了,楚洛寒一愣。

房子?什么房子?

噢!对,她自己租的房子,难道龙枭说的是门锁被动了手脚的事?

他怎么知道的?

女人思考的表情落在他眼中,刚才片刻的呆怔,让一向聪明灵敏的楚洛寒有了些许迟钝呆萌,偏偏那一刻的迷蒙,让人心头发痒。

“说实话,不要试图搪塞我,更不要妄想骗我。”龙枭撇开脸,不再去看楚洛寒,态度反而变得淡漠疏离。

楚洛寒虽然不待见楚熙然,但家丑不可外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搞的恶作剧,已经处理好了。”

龙枭抬了抬眼皮,薄唇倾斜,却没有戳穿她,“连几个孩子都搞不定,看来我太高估你。”

楚洛寒掀了掀唇,“枭爷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去换衣服。”

龙枭冷哼,“楚洛寒,你究竟是哪儿来的自信?”

楚洛寒凝眉,以为他还要继续的,可沙发上的男人却迟迟没有了反应。

莫名其妙。

抬脚上楼,不再置喙他的举动。

直到楚洛寒的身影上了二楼,消失在卧房门外,龙枭才睁开眼睛,“你究竟是哪儿来的自信,敢这么对我?”

第二天,楚洛寒照常起床,穿着睡衣出门,往楼下看了一眼,却不见了龙枭的身影,不是说八点过来接吗?

这才七点半,人呢?

为了少见她一眼,提前走了?

转身回卧房,楚洛寒正准备脱下睡衣,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白色浴巾的龙枭趿拉着拖鞋走出来,高大挺拔的身躯,却只有一条浴巾粗粗的遮掩了某个关键部位,上半身结实有力的腹肌,一块一块,晨光柔和的照亮他的皮肤,盈盈的水珠慢慢往下滑……

楚洛寒手捏着睡袍带子,惊愕了!

美男出浴图,活脱脱上演。

等等!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居然还洗了澡,洗了头发!

龙枭清冷的目光斜斜看穿了她的疑惑,“我不用这个牌子的牙膏,今天回来之前买支新的。”

楚洛寒:“……”

龙枭不耐的裹着白色浴巾走到衣帽间,推开门,“还有,八点出发前,准备好早餐。”

楚洛寒:“……”

为了应付龙泽的突袭检查,楚洛寒买了一些食材放在冰箱里面,做一顿早餐并不难,可……龙枭今天这反应是几个意思?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楚洛寒下楼,按平时自己吃的早餐准备了两人的分量。

鲜榨了两杯豆浆,煎了两个荷包蛋,烤了几块吐司切片,还有一些洗干净切好的水果放在盘子里。

时间有限,她来不及准备正式中餐,只能中西结合。

早餐摆上桌,龙枭已经换了衣服出门了,笔挺的西裤,干净的白衬衫,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眼前的男人,浑身都是光芒。

而楚洛寒,穿着睡袍,长发随意的挽在脑后,只是草草洗了脸……

时间已经快要来不及了,楚洛寒道,“早餐好了,我……去准备上班。”

龙枭迅速将早餐过目,眉头皱了皱,“坐下。”

“……”

“听不懂我的话?”

握拳!忍你!

楚洛寒落座,龙枭不急不慢的吃早餐,她恨不得三口解决完!

“我没吃完,你急什么?”

楚洛寒:“……”

还不许别人比他吃得快?

吃一会儿,看看他的进度,喝几口豆浆,再看他的进度,楚洛寒急的想替他吃了算。

终于,在楚洛寒要急死的时候,龙枭吃饱了。

楚洛寒丢下杯子,大步跑上楼!迟到了,肯定要迟到了!龙枭这顿饭居然吃了半个小时!

龙枭看着女人的背影,心头抹上了一片晨曦。

杨森的车候在门外,龙枭透过落地窗看到清晨的院落,双臂环绕,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击臂膀。

楚洛寒换了衣服跑下楼,龙枭居然还在!

素颜,裙装,长发披肩,干练的OL衣着,只是,随着走路的步调,膝盖上的纱布若隐若现。

“上车。“

楚洛寒:“医院和公司不在一个方向……吧?”

龙枭抬腕看时间,“你以为我要送你?我去剪彩,顺路捎你。”

楚洛寒施施然上车,怪不得,想来他也不会亲自送她。

又自作多情了,楚洛寒,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傻?

下车,楚洛寒进了医院,黑色豪车绝尘而去。

杨森怯怯发问,“BOSS,去哪儿剪彩啊?”

他并不知道今天有什么剪彩仪式……

龙枭寒零下三十度的眸子几乎要把杨森挫骨扬灰,“回公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