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公交车 艳遇  新娘 警花 人妻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失去了家的意义

发布时间:2020-11-22 09:28:02

但是夏永巷好像有些不不甘心通常,看了看白优璇,一脸清纯可人的模样,确实我见犹怜,么真如乔志恒所说?如果乔志恒是也不是也不喜欢这种女孩呢?一想起这里,永巷再也没有提不起兴致了“咦,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叽叽喳喳个不停,这会儿怎么安静了?”乔志恒红唇一勾,露出邪魅的一笑。。

>>>《虐爱无休》章节目录<<<

《第28章 失去了家的意义》精选

可是夏永巷似乎有些不甘心一般,看了看白优璇,一脸清纯的模样,确实楚楚可怜,难道真如乔志恒所说?那么乔志恒是不是也喜欢这种女孩呢?一想到这里,永巷再也提不起兴致了。

“咦,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叽叽喳喳个不停,这会儿怎么安静了?”乔志恒红唇一勾,露出邪魅的一笑。

完美妖孽的容颜加上蛊惑人心的笑,任凭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惊艳。即便是对他心生惧意,恨他入骨的白优璇,面对他如此妖冶魅惑的笑容时,都不由得瞬间失神了。

从小就喜欢乔志恒的夏永巷更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一脸无辜的努了努嘴,“既然大家都喜欢优璇这样的女孩子,那我当然要向她学习喽!”

听到妹妹这么说,夏正宇虽然一点都不意外,她从小就喜欢志恒,只要是志恒喜欢的她都愿意去尝试。可惜志恒对待感情从来没有认真过,换女朋友就像是换衣服一样迅速干脆,甚至用他的话来说,那根本就称不上女朋友,最多算是女伴!

有些无奈的叹息着摇了摇头,“真是个傻丫头!”

“哥!不要叫我傻丫头,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不要总是把我当小孩子。”她讨厌大家把她当做小孩子。

“永巷直率爽朗的性格很好啊,一点都不矫揉造作,比起楚楚可怜惺惺作态的嘴脸我更喜欢这份率真!”乔志恒脸上带着笑容,似是看向永巷,可是只有白优璇知道,他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在盯着她。

听了乔志恒的话,夏永巷的脸上瞬间又光彩飞扬。

白优璇看出了一个问题,夏正宇的妹妹夏永巷似乎很喜欢乔志恒,虽然她有些骄纵的大小姐架子,可是也十分率真可爱,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妖孽的变态呢?同时,白优璇也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乔志恒的那份阴狠冷冽只有对着她的时候才会展现出来,可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事她想不明白的。

虽然刚才乔志恒的话有意的在安慰永巷,可是却也伤害了白优璇。夏正宇虽然对优璇有些抱歉,可是看到乔志恒对优璇这样的女孩显然无意,而且还有些在意永巷的感受,他是应该感到开心的。

乔志恒的双眸骤冷,刚才夏正宇对着白优璇略带歉意的温柔一笑,白优璇又回以微微的一笑,他尽收眼底。拿着筷子的手,瞬间青筋暴起,手指关节也泛白。

在这诡异的气氛里终于用完了这顿午餐。

因为夏永巷下午要回学校话剧排练,所以就让乔志恒送她回学校,然而乔志恒也很痛快的答应了。

永巷所在的大学是T市最好的学府,是有钱人才读得起的贵族院校。而向白优璇这样的家庭,也只有望尘莫及的份了。

看着夏永巷很开心的挽着乔志恒的胳膊离去,白优璇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乔志恒那眼角余光投来的冷冽一瞥,透着邪恶诡异的冰冷。

“优璇,我送你回去!”夏正宇笑起来的样子是那么的温暖和煦,照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夏先生,我还是自己回去吧。”想到乔志恒刚才那冷冽的一瞥,白优璇不想在惹怒他,所以就拒绝了夏正宇。

看到白优璇对自己还是这么的疏离,夏正宇的温柔的笑容里有些苦涩,“优璇,你不是说要和我做朋友的吗?就不要总是夏先生的称呼了,太别扭了。”

白优璇迟疑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点头了,那就让我这个朋友送你回去吧,反正我也顺路。”他的眼神里又有了光彩,琥珀色的眸子温暖清透。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么一个彬彬有礼,儒雅温和的人,她竟无法再拒绝,于是点点头,“好吧,麻烦你了。”

银蓝色的迈巴赫上,乔志恒透过车窗玻璃,看向远处的那对男女,嘴角勾起邪魅的冷笑,眼睛里透着嗜血的寒光。

坐在身旁的夏永巷,透过玻璃看着远处的夏正宇和白优璇,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志恒,看样子我猜的一点都没错呢!那个白小姐应该就是哥哥的女朋友啦!”

“是吗?”从牙缝里轻轻的吐出几个字,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泛白。

夏永巷并没有察觉乔志恒的异常,只是歪着头,似是思索般的看着窗外,“即便不是哥哥的女朋友,那也是哥哥喜欢的女孩,我看的出来哥哥很喜欢她!呵呵,反正她早晚都是哥哥的女朋友——”

车子猛地发动引擎,一个旋转,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永巷虚惊了一下,娇嗔的看向乔志恒,抱怨道,“志恒,你开车都不说一声,吓死我了!”

白色的世爵上,夏正宇手握方向盘专注的开着车,眼睛看向身旁的白优璇,露出温柔的笑,“优璇,是回学校吗?”

“下午没有课,不用回学校,送我去十里村吧。”白优璇说道。

夏正宇点点头应道,“好!”

车子在前面的路口,打转方向盘右转。

十里村是T市的贫民区,那里的楼房都已经很破旧了,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夏正宇没有想到白优璇居然住在这种地方,这让他的心里不禁又升起了一丝疼惜。

车子到了十里村的路口,白优璇马上开口,“就停在这儿吧,到里面不好调转车头的。”

夏正宇点点头,车子缓缓的停下。

其实不是里面不好调转车头,而是通往十里村的这条路虽然够宽,可是因为周围居住的都是贫民,还有一些外来打工的人员,所以路得两遍都是垃圾,就连路中间都不能幸免,搞不好还会有水坑什么的。向夏正宇这么豪华的车,穿梭在这么贫穷的地段,说不定会引起民愤的。

其实白优璇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以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因为一里村的路边停了一辆宝马,当时恰逢几个住在一里村的民工喝醉了,于是他们就把对有钱人的不满发泄在了那辆宝马上,结局肯定是悲剧的。她记得当时崭新的一辆宝马,被他们砸的有多稀巴烂。

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们对底层的贫民不屑一顾,可是生活在底层的贫民对上流社会的有钱人更是敌视。

白优璇下车后,对着夏正宇礼貌的点点头,“夏先生,谢谢你!”

夏正宇耸了耸肩,一脸失望的样子,“还是叫我夏先生,看来你是不可能把我当朋友了。”

“怎么会呢?”白优璇微微一笑,“夏正宇,这样总可以了吧!”

“可以!”亚麻色的短发下,一张温润俊逸的脸,粉红的薄唇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深入眼底。

他也是个好看的男子,有着精致的五官,温润优雅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周身都散发着温暖的阳光,虽然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却又让人更加神往。

白优璇一边往前走,一边叹息着道路上的脏乱不堪,如果没有这随处丢弃的垃圾,这里看上去还会整齐一些,可是这一片已经被扣上了贫民区的帽子,所以公共卫生根本就没有人管,更没有人自觉地来维持公共卫生。

来到家门口,从包里掏出钥匙,推开院门,一阵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那是属于桂花的气息,那是她和妈妈最喜欢的味道。

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可是却失去了家的意义。

看样子爸爸还是没有回来。

走到桂花树下,看着那一串串淡黄色的小花,已经落了一地的缤纷,心里不禁有些淡淡的伤感。

桂花的味道不是很浓郁,却有着淡淡的芬芳,虽然它的花很小很卑微,却是成簇的盛开,让人不能忽视。

妈妈曾经说过,做人就应该像桂花一样,清淡不张扬,即使花儿落了还可以做其他的用途。桂花落了可以用来泡茶喝,再用点心就可以将它做成最美味的糕点菜肴,还可以酿成香甜的桂花酒。

可是现在她见不到妈妈,爸爸也不会来,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守着这棵桂花树,嗅着那飘散出来的淡雅芬芳。

乔志恒说只要她乖乖的听话,只要她让他高兴,她就会见到妈妈,可是今天她又惹怒他了。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会大发善心,让她见见妈妈。当初医生说妈妈的情况很不好,必须尽快做手术,可是现在妈妈的病情有没有好一点?她为什么这么没有用,她为什么要招惹上那么一个妖孽!

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滑落,她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孩子,她也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可是为什么最近她的泪腺这么发达,总是会有想落泪的冲动。

她蹲在地上,从地上捧起了一簇桂花,凑在鼻子前,轻轻的闻着那熟悉的气息。脑海里划过几天前妈妈在树下收集桂花的情景……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可是为什么又都变了呢?

妈妈病了,她见不到,爸爸走了,她找不到。

她就这么蜷缩在桂花树下,手里捧着一大捧的桂花,似乎在仔细的看着它凋零的每一个花瓣,又似乎在透过它回忆着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