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美女与野兽 美人心计 春心萌动 柳文兵 门卫老秦 青春有毒 棒棒糖
至尊皇妃 大明天下 后妈 门房秦大爷 青木瓜之味 顾秋 庄峰
首页 > 资讯

第7章 他究竟是怎么了

发布时间:2020-11-22 09:27:56

白优璇倏地睁开眼睛眼睛,望着乔志恒一脸的嘲笑和藐视,她有些搞不明白了,更有甚者不明白他到底是在说的什么,虽然有一点儿也可以当然,他是在侮辱她!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会两番五“你该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教你吗?”邪魅的语气略显低沉,如黑水晶的双眸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愈加的幽深,让人难以琢磨。。

>>>《虐爱无休》章节目录<<<

《第7章 他究竟是怎么了》精选

白优璇蓦地睁开眼睛,看着乔志恒一脸的嘲笑和蔑视,她有些搞不明白,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说的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在羞辱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三番五次的羞辱自己?或许对于她这种人被人家看扁是正常的,被人家羞辱也是正常的,谁让自己眼下做的就是见不得光的卑贱事呢?

“我……该怎么做?”声音翁如蚊声,透着几分羞涩和忐忑。

“你该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教你吗?”邪魅的语气略显低沉,如黑水晶的双眸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愈加的幽深,让人难以琢磨。

天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面对女人,他可是饱览群芳,环肥燕瘦更是不计其数,可是他从来没有如此的失控过……

乔志恒看着身下已经熟睡着的人儿,她的容颜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楚楚可人,尤其是没经任何雕饰的容颜更显得丽质天成。虽然她睡的很沉,可是又睡的极不安稳,因为她的眉头一直都紧皱着,就像是打上了一个死结,怎么解都解不开。纤长的睫毛如天使的羽翼一般覆盖在紧闭的双眼上,小巧的鼻子娇俏可爱,粉嫩的娇唇微微嘟着,显得娇嗔可人。嘴唇微启,迷迷糊糊的嘤咛了一声,便又翻了个侧身,沉沉的睡了过去。

乔志恒这才回过神来,有些诧异刚才为什么会如此细致的打量着她,随即表情有些不自在的从床上下来。就在他起身准备去浴室冲澡的时候,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雪白的床单上的那一抹红晕上,他不禁一愣,脚下的步子也随即顿住,但也只是一瞬,便又继续朝着浴室走去。可是走了两步他又折了回来,很不耐烦的伸手拉了拉床上的薄被,随意的盖在了白优璇的玉体上。

床上的白优璇皱了皱眉,似乎有感觉似的,迷迷糊糊之中随手扯了扯被子拉在身上,换了个舒服的动作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她像个小猫一样在床上蜷缩着呼呼大睡,乔志恒的唇不由得微微一勾,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淡笑,便转身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随着浴室的门关上,从里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哗哗声。

等乔志恒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随意的裹了一条浴巾,古铜色的肌肤上还有几滴水滴顺着肌理的线条缓缓的向下滑落,更是平添了几分性感的狂野。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乔志恒皱了皱眉,朝着大床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冲着电话快步走去,刻意压低声音,“卫东,这么晚了什么事?”

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乔志恒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双眸有些锁紧,“好,我知道了!二十分钟以后我会赶到!”

挂了电话,乔志恒便开始穿衣服,不一会儿功夫便穿戴的整整齐齐,此时的衣冠楚楚和之前的兽欲行为简直是判若两人。

离开房间的时候,他不禁又朝着大床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刚才的电话似乎对白优璇没有任何的影响,她依旧还在沉沉的睡着。

太阳慢慢的升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欣欣向荣,充满了生机和希望。可是对于白优璇来说又是怎样的一天呢?

一缕晨曦透过窗帘的一角洒落进了装潢奢华的房间里,房间里的种种摆设都彰显了它的奢靡之气。

豪华的大床上还有一个娇倩的身影躺在上面,床上的人儿似乎感受到了室外的光明和骚动,身子不由得动了动,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房间里陌生又奢侈的一切,与她这二十年来所生活的环境截然不同,不禁一惊,慌忙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的盖着的丝被也随即滑落下来,露出她那白皙裸露的肌肤,白优璇一愣,慌忙又向上拉了拉被子。昨天的种种开始浮现在脑海里……

原来那不是一场噩梦,一切都是真的,爸爸真的欠了人家一百万的赌债,妈妈也是真的生病住院危在旦夕,她也果真为了钱出卖了自己!但是她似乎还是不太敢相信,瑟缩着伸出右手,纤细的手指似乎还在微微的颤抖着,但是她还是狠了狠心,咬了咬嘴唇,伸手对着自己的右脸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脸颊随即发红。

好痛!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让妈妈知道自己是靠出卖自己来赚钱的,她会不会很伤心呢?白优璇的脑海里浮现出妈妈那张带着慈爱笑容的脸,不禁心里阵阵自责,可是随即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妈妈昏迷在医院的病床上时的那张惨白的脸,她又觉得为了妈妈,即使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虽然妈妈的医药费是有着落了,可是爸爸欠下的那一百万的赌债呢?她又该那什么来还?

就在她脑海里一团乱麻怎么都理不顺的时候,一个邪魅的声音随即在房间里响起,“这么恋着我的床?难道还意犹未尽?”

白优璇听到这个声音,猛地抬头看去,这才发现乔志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卧室的门口,他的嘴唇微微勾起,透着邪魅之气,如星的黑眸充斥着对她的嘲讽。

努了努嘴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我……我没有衣服……”

“……”乔志恒一愣。

看到乔志恒没有说话,白优璇又朝他仔细的打量着,他伟岸的身材,浑身散发出的优越的气质,衣冠楚楚的站在门口,不禁猜测道,“你没在这里过夜?”

听到白优璇这么说,乔志恒的红唇邪魅的一扬,“哪里听说过打完针后会把注射器带在身上的?”白优璇被乔志恒的话堵得哑口无言,他这是什么意思?她不过是随口问了他一句,他却说出了这么一句怪话。

看到一脸发愣的白优璇,似乎对他刚才的话没有听明白,乔志恒也没有打算多做解释,转身便走出了卧室。

看着他的背影眼看着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白优璇急的大喊,“喂!我没有衣服,你可不可以……”

“客房服务!”乔志恒极不耐烦的声音从外间传来。

客房服务?白优璇随即明白过来,于是急忙伸手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

来到客厅里的乔志恒,一脸的疲倦之色,把身上的西装脱掉,随手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想让自己放松一下。

他的身子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眼睛微微的眯着,一夜未眠的他想要让自己能够尽快的调整好状态。一会儿和美国方面还有一个电话会议要开,他必须要以最好的状态面对。

即便是他一夜没有合眼,脸上显露出倦色,但是浑身上下依旧散发着帅气迷人的气息。就连他现在微微眯着眼的动作,让人看了都忍不住遐想万分。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